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磕西皮的!!!!!!!!!!我是被逼的!!!!

我说今天天气很好你说是的

我说今天天气很好你说是的

1.

吴宣仪知道,她最后一次看着这个地方的时候,很快就会到来。

所有的光荣,所有的过去,所有的奋斗,所有的一切,都会在今年的夏天画上休止符。

她今年大四,在学生会来说已经是超级大前辈。更何况,她还是大二就开始担任学生会长,并从此再也没有从这个位置上下来过的人。说她是学生会的传奇也不为过,因为她是第一个从文艺部这样边缘化的,没什么实际权力的部门来到权力的中心,并且在学生会大力改革,让原本在所有人眼中刻板单调的学生会,变成了从上到下洋溢着粉红色甜美气息,如果不是专门去说,大概会认为这是什么新兴的高级club的存在。

当然,club并不是贬义,而是她让学生会从高高在上回到最初,成为了真正的“为学生服务的协会”。

在迎新的时候,穿着校服,顶着大太阳站在学校门口,笑容满面地怼每一个前来报到的学生说“欢迎来到你的新家”并且给被热晕的学弟学妹们递上矿泉水和湿纸巾的是她,在校运动会上亲自站在800米终点给每一个跑到终点快要晕菜的人送上温暖的微笑和葡萄糖的是她,在每一年的学校艺术节上,负责好自己的节目不算,还要抽空去给学弟学妹们指导,经常帮助别人到凌晨一两点的还是她,知道学弟学妹对学校食堂的类似于“月饼炒粽子”这样的奇葩菜品不满意,因此亲自起草了建议书递给学校党委的还是她,前提是,从来没人见过她在学校食堂吃饭。作为一名活在校园传说中的白富美,吴宣仪从来没在学校宿舍住过,她们家给她在创大旁边的小区买了一套房子给她住,据说还给她配了专门的厨子和打扫卫生的阿姨。

从她开始,创大学生会从上而下洋溢着甜美清新,人人都如同复制粘贴一样黏上了吴宣仪的招牌式笑容,不多不少八颗牙齿。这届学生会也被评为创大最受欢迎校园组织,要知道在以前,学生会只能够在我最想吐槽的学生组织里分一杯羹。

总之,在创大你可以骂校长不好,骂学校傻逼,骂你的年级主任,骂一切你看到的生物。但是你如果骂吴宣仪,那你一定会收到十倍百倍的反弹,让你从此在创大成为过街老鼠,人人都讨厌。

女生都梦想自己能够成为吴宣仪,像她一样的甜美可人,人见人爱,男生都渴望能够拥有吴宣仪,拥有她的美丽富有,完美无缺。

然而没有人知道,吴宣仪心里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2.

今年是吴宣仪最后一次以学姐的身份迎接新生了,在穿上印着创大logo的文化衫的时候,吴宣仪本人都有些恍惚,怎么这么快就过去了四年。她还记得自己第一天到创大报到的时候,穿着一条背带裤,一件白t恤,手里拿着一杯奶茶,一边漫不经心地走在创大出名的绿茵道上,一边看着四周的景色。日子像是甜筒一样甜蜜又短暂,没有多久就匆匆逝去,世人只知道甜筒清凉好吃,却不知道甜筒融化的时候,会在手上留下一手的黏腻。

再甜再高端的甜筒,都是一样。

这种恍惚的状态一直伴随着吴宣仪,当然,她不会将这种恍惚表现出来,因为迎新这一套她实在是做的太过于熟稔,所以她不需要真的百分之百投入,她只需要穿上世人眼中的吴宣仪的外壳,挂上别人期许的完美无缺的笑容就好了。

“同学你好,这是我们学校的所有资料,天气很热对不对?这里有冰镇矿泉水可以拿去喝哦。”吴宣仪笑容满面,不辞辛劳地亲自为每一位来报到的新生递上学院简介和矿泉水。时不时会有脸红脖子粗的男生红着脸在接过她手里的东西的时候飞快说一声“学姐你好漂亮”就飞速跑开,而吴宣仪也会报以标准的羞怯。这种场面每次迎新都会有一次,而她的羞怯和得体应对得恰如其分,不会让男生觉得自己拼命的表白扑了空,也不会让旁观的八卦群众扫了兴,更不会显得自己宛如一个没有见过男生表白听过别人夸奖的傻白甜。那笑容里也有拒绝的意味,在说着“谢谢你的肯定,可是也仅此而已。”

快要到下午三点,吴宣仪也觉得有点太过于热了。她用手给自己扇着凉风,一边闷闷地嘟着嘴巴吹气。旁边的学生会干事看到了,马上凑过去说“学姐你太辛苦了,这里就留给我们好了,快点回去休息吧。”吴宣仪想这里大概也的确是不需要人,新生已经报到得差不多了,于是点点头,附上一个超级灿烂的笑容说“那就辛苦你们,容许我偷懒一下咯。”其实学生会唯一一个从布置会场开始就参加还一直顶着大太阳到最后的人也只有吴宣仪罢了,只不过,在吴宣仪离开的时候,她还是敏锐地感觉到了在她身后,像是一根细细的连着线的针一般阴恻恻的目光。

那目光看着吴宣仪,仿佛在控诉她的离开,嘲笑她的假仁假义,故作姿态。

吴宣仪一向不喜欢撑伞,为了躲太阳,她没有选择走学校大门口通往宿舍楼的大路,那条路上原本漂亮的梧桐去年被学校做了保护性砍伐,现在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树干。她走的是另外一条小路,那条路比较偏僻,一边是三教背后,一边是茂密的树林,小路稀疏地穿梭在其中,走起来还有凉风阵阵,特别凉快。

吴宣仪很喜欢这条路,因为走的人少,所以她总是一个人走在这里,她总觉得,只有在这里,她才是真正的吴宣仪,不用做谁的谁,也不用为了谁努力。

她一个人慢慢走,慢慢走,就好像时间都可以停驻,这是她为了自己画出来的另一个时空,不需要为了谁改变,也不需要为了未来而焦虑。

然而今天,吴宣仪却听到了某种不一样的,平时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声音。

像是树叶在悉悉索索地摩擦,沙沙沙,沙沙沙,阵阵作响,从心上不着痕迹地划过去,再留下一道淡淡的回音。吴宣仪停下脚步四处看了看,发现声音就是从自己面前的楼梯口里面传来的。她一向喜欢猫,也总是会为流浪猫喂食,所以她一下子就想到,这是里面有一只流浪猫被卡住了。她探头探脑地看过去,却没想到,在她面前出现的竟然是这样一番场景。

一个穿着黑色铆钉马甲,烫着一头烟灰色头发的女生,手里叼着一根烟,一只腿架在一个废弃的板凳上,怀抱着双臂,背对着她站着。而女生的面前,是一个被揍得鼻青脸肿的男生,他倒在地上,双手撑着自己的身体,正吓得鼻涕横流地往后退。吴宣仪刚刚听到的动静,就是男生发出来的。

她从没听说过创大有校园暴力事件,作为学生会主席,这点把控能力她还是有。所以,她不敢确定面前这个女生到底是从哪里来,又要做什么。她和这个男的到底是不是创大的学生,如果他们是,吴宣仪该怎么办,如果不是,吴宣仪又该怎么办。

正在做着考虑,吴宣仪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多年工作的习惯让她从来都不静音,而这一刻,吴宣仪在学校文艺汇演上亲自演唱的《我又初恋了》的声音竟然像是地狱来的催命符。吴宣仪慌忙把电话按掉,第一个反应就是拔腿就跑,可是就是这么一个短短的瞬间,那个烟灰色头发女生已经站在了吴宣仪面前。

“我是吴宣仪,也许你不认识我,但是我是创大的学生会主席,今天是为了参加学生会会议经过这里,所以如果我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过久,就会引起怀疑。同样的,作为学生会主席,我只会管束和保护创大的学生,所以,如果你们不是创大的学生,那么,你们的恩怨也就和我无关,我无意过问,无权管束。”

电光火石间,吴宣仪常年参加学生会会议练就的一身官腔无师自通如有神助地发挥了作用,在吴宣仪本人都没意识到的情况下,她火速地说出了这么一大段话。虽然话一说出口,吴宣仪就在懊悔这段话没什么屁用,可是,这已经是在当时的情况下,她能够做出的最好的保护自己的选择。

烟灰色头发的女生画着好看而妖冶的小烟熏妆,大红色的口红触目惊心,掩映着高高的鼻梁投射下的阴影之下,更显得红得耀眼而纯粹。她面不改色地听吴宣仪说完这段话,似笑非笑地看了看吴宣仪,把手里的烟头按熄,然后怀抱着双臂,不说话也不让开,就那么看着吴宣仪。

见惯了各种场合的吴宣仪,分明地感到,此刻在对方的眼睛里,自己就是一个活脱脱的玩偶。

“今天的事情,我不会多说一个字。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没有人比学生会的人更清楚了。”吴宣仪一计不成又生一计,立刻换上卡姿兰大眼睛,水汪汪地看着面前的人,楚楚可怜,十分的动人。

保持这样的姿态过了有约莫一个世纪那么长的十秒钟之后,烟灰头发笑了。

很奇怪,她不笑的时候,看起来自有一些清冷孤高,然而笑起来,却又顿时纯真无比,笑和不笑看起来仿佛是两个人似的。

“我在来创大之前听说,创大学生会的人都十分没有官架子,非常为学生办事,是难得一见的学生会组织,学生会会长吴宣仪,更是人美心甜,为学生请命,人漂亮又有正义感。”烟灰头发保持着那个似笑非笑的神情,一字一顿地慢慢地说着,一边说,她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吴宣仪,明明她的个头比吴宣仪矮了一截,却无端端让吴宣仪生出了一种自己在被她审视的感觉。

“是啊,所以,我是为创大学生谋福利,然而真正的创大学生,我想并不会在这个时刻,出现在这里,做着这些不能见光的事情吧。”吴宣仪同样冷着声音。

烟灰头发听了,笑得更加明显,笑意像是投进湖里的石子,一圈圈荡开又回散,成了吴宣仪后来无数次回想起她们的初遇的时候,永远也逃不开的梦靥。

“是啊,你说的对。”女生笑着退到一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吴宣仪自己也没想到,这事竟然这么轻松就可以化解。于是她用眼神确认了一下,女生的神情依然是笑笑的,吴宣仪顿了顿,抬起头,昂首阔步地从女生面前走过了。

她本来以为从她身边走的时候,她会对她说诸如“我们会再次见面的”之类的话。然而她没有。她只是任由她从她身边走过,像是她不存在似的。

同样也是要很多年以后吴宣仪才明白,她敢放她走,不是因为她不在乎她,而是因为她早就笃定了,她走的多远,她也能够把她找回来。

这个真理是在一次又一次的事实中不断验证的。而它第一次得到证明,就是吴宣仪在学生会新人入会的大会上体验到的。

新人入会仪式是一个十分传统和仪式化的东西,从四面八方汇聚到创大,又经过了层层选拔进入学生会的年轻人们总是会对这里怀揣着无数的向往,期待着未来的四年自己可以在这里呼风唤雨,成为口口相传的传奇,成为下一个吴宣仪。而吴宣仪本人此刻端坐在主席台上方,各位学生会指导老师背后,把自己的脸隐没在光影交界处,心思不由自主地飘荡开外。

然后,她的思绪被一个声音拉了回来。

“我叫孟美岐,经管学院大一新生,文艺部新干事。我来到学生会,是为了一个人。”

吴宣仪循着声音看过去,看到在自己正前方,排成几排站好的学生会新人面前正站着一个女生,她的烟灰色头发变成了一头耀眼的金黄色,好看的烟熏妆一如初见,淡然从容的笑容仍未改变。她自信满满又云淡风轻,目光和慌乱的吴宣仪交接。

而就在这交接的刹那,她笑着说“我来到学生会,是为了一个人。”


妈妈啊,吴宣仪好攻,我好喜欢啊😭

人生赢家大魔王

真的很想给令后写同人了
可是
我没时间😭😭😭

愿用十篇同人换一句走心评论😩

找到了我心中最适合越涵的BGM

一个谜
我不喜欢杨超越也不喜欢陈意涵
或者这俩我都是无感
然而
我好喜欢磕她俩的cp
大概我就是喜欢有钱总裁x贫穷小白兔的人设吧

金宥真!你算什么男人!你有本事就干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