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4

4.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存在天使那她一定叫做崔书润

李世真想不明白,为什么同样都是读大学,有的人读得洒脱随性,自在欢脱,仿佛在青青草原上策马纵横的小燕子,像是孙玛丽,进了大学没多久,情书已经收到一堆,每天除了必须要去的专业课以外,逃掉了一切能够逃的选修课,到处吃到处玩儿,看看综艺撩撩帅哥,悠闲地像是在被容嬷嬷捶肩膀的皇后娘娘。

而她,就成了苦命的明月彩霞小凳子小桌子,干的都是替人跑腿的粗活儿。

为什么呢,金汤匙就可以这样任性,土汤匙就注定没有人权吗?

李世真走在路上,忍不住想要咆哮。

可是她握紧拳头,张开双臂,逆着风和阳光,想要发出她的第一声嘶吼的时候,正好遇到了下课,教学楼里鱼贯溜出一堆涌向食堂的学生,李世真连忙假装自己在伸懒腰,再顺势打了个哈欠。哈欠打得太用力,她眼泪都被带出来了。

当然,伪装自己一个不成熟不成功的发泄是容易的,可是伪装出一份能够满足徐伊景要求的调查报告,就难了。

李世真已经发动了她就像那些花儿一样散落天涯的高中同学,让他们帮助自己在各个学校进行调查,可是这种调查一来太过于私密许多人都开不了口,二来调查也需要时间,李世真也不是那种厚着脸皮拜托了别人就可以厚颜无耻一直索要别人结果的性格,本身麻烦别人这个行为就已经让她非常不好意思了。所以,此刻李世真两手空空,脑海里不自觉地一直在播放一首bgm

“我该如何存在。”

李世真就这样失魂落魄走在学校的路上,距离徐伊景给她布置的死亡截稿时间只剩下最后一天了,第二天中午,她就必须把徐伊景需要的报告交给徐伊景。而徐伊景对她的要求是样本基数必须要大,调查数据必须充足。她此刻,上哪里去变一个硕大的样本基数出来?

李世真同学,生病了吗?

李世真正兀自走着,突然听到了一句问候。

这个熟悉的声音对于此刻的她来说,不啻于天籁。

她激动着回头,看到了年级辅导员崔书润,正抱着一摞厚厚的文件,站在自己身后。

每个学校都有传说的,也每个学校都要好的传说和坏的传说。坏的传说容易成为口口相传的噩梦,塑造出一个人人敬畏的恶魔,像是徐伊景。好的传说则会变成一道光,点亮你的生命,让你在黑暗中有地方可以仰望。像是崔书润。

如果要一条条把崔书润的title列出来,那么大概可以从学校大门口一直写到崔书润的办公室。人人都知道崔书润家里背景雄厚,是传承了三代的财阀家族,崔书润是家里最小的孩子,自幼就在英国深造,在修完了文学博士学位回国后,就来到大学担任老师,同时兼任辅导员。崔书润人美心善,仿佛是上帝最完美的杰作,对待同事同学,都如同春天般的温暖,对待工作,是秋风扫落叶般果决,可以说,这个世界上甚至可能有人不喜欢钱,但是绝对不可能有人不喜欢崔书润。

这是李世真还没进大学的时候就听说了的,而进了大学,她在得知自己的辅导员是崔书润之后,就暗自把这作为了自己二十年来的噩运结束的征兆,崔书润,意味着新生,崔书润,就是活着的天使,崔书润,就是李世真的梦中情人。

啊不对,李世真最好的辅导员。

崔老师。李世真强行挤出一个笑容,她知道崔书润绝对不会放着这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不管。果然,崔书润向她走了几步,站在她面前停下,笑着问,李世真同学遇到什么烦心的事情了吗,要告诉我哦。

没事的,崔老师。李世真再次挤出了一个难看2.0版本的笑容,不过她想,幸好自己长得好看,就算是挤出这么难看的笑容,应该也是无损自己的美貌和在崔书润心里的形象的。

李世真同学,不要笑了。崔书润看到了李世真手里抱着的之前做的调查报告的样本,你是在做什么调查吗?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吗?

老师……李世真哭丧着脸,终于不再强行笑了,她抽抽噎噎梨花带雨我见犹怜地把手里的资料递给崔书润看,然后一半是陈述一半是夸张地把徐伊景对她的折磨陈述了一番,任谁听了都只会感叹徐伊景是个吃人不吐骨头吃兔不退兔毛吃真不留情分的恶魔,竟然会让一个刚进学校的学生做这样的事情。李世真甚至边说边脑补了一个新闻标题:震惊!名校女大学生竟被自己的教授指使,去做这样的事情!

果然,她一边梨花带雨地说着,一边偷偷看崔书润翻看自己的报告的时候的表情,崔书润的眉头微微皱着,似乎也被徐伊景的混账行为气到了。

我觉得李世真同学的这份报告没有什么问题,不知道是不是徐老师和你有什么误会。这样,我带你去徐老师办公室再问问看有没有别的解决办法,要在明天之前推翻,的确是太困难了点。你不要担心,老师会替你想办法的。

老师……李世真腿一软,差点就要给崔书润跪下来,给她唱一首《天使》。崔书润笑着看了看李世真,冲她点头一笑说,走吧,咱们现在就去。

如果说此前李世真对于人格魅力这个词的了解还是肤浅片面的话,那么经过了跟崔书润的这一段快二十分钟的单独行走,她就对这个词有非常深刻的体会了。按理说,崔书润那样好的出身,那么优秀的一个人,应该或多或少会带着一些傲气的,更何况她还是李世真的老师。可是,在整个交谈中,李世真觉得崔书润就像是自己的一个久未谋面的朋友,她像是三月的春风吹开了李世真的心门,又温柔又惬意。李世真甚至隐约希望永远不要走到徐伊景的办公室,这样她就有借口永远跟着崔书润。

可是,门开了,冷气吹来了,徐伊景的冰山脸出现了,李世真梦醒了。

敲开办公室门的时候,徐伊景正坐在电脑面前专心地写着什么,她甚至没抬头,只是在认真地工作着。崔书润倒是也不介意徐伊景的怠慢,见她在忙,就带李世真到沙发上坐下。李世真不经意地看向徐伊景的方向,电脑的光在徐伊景的脸上轻盈地跳跃,勾勒出徐伊景脸的轮廓,她的眼神认真而专注,仿佛那个电脑就是她的全世界。李世真从没见过徐伊景这样专心工作的样子,于是她忍不住多看了两眼。平心而论,她从见到徐伊景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长得很好看,可是此刻的徐伊景又比平时更多了些好看,是那种认真的女人特有的魅力。

这个30岁的女人,真是要人命啊。李世真想。

然后又在心里吐槽自己,什么话,什么叫做30岁的女人要人命,难道徐伊景40岁了就不要人命了吗?

当然是要的,不管徐伊景多少岁,都会要人命,而且其中必定会有自己。

在胡思乱想的当口,李世真突然感觉到有人的眼神锁定了她。她顺着那道目光看过去,就看到徐伊景的目光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从电脑面前飘过来,正直直落在自己身上。李世真下意识咽了咽,努力冲徐伊景狗腿地笑了下,电脑背后的徐伊景却只是冷笑了一下,然后把电脑关上了。

也不知道是什么风,竟然把我们崔辅导员吹来了。

徐老师,我只是有些关于李世真同学的事情想跟你谈谈。崔书润扶了扶眼镜,似乎没有察觉到徐伊景话中的敌意。

我记得,崔老师负责的是学生的德育操行,什么时候,学生的高数成绩也需要崔老师关心了?

我负责的是学生的全面健康发展,看到她们被太不近人情的作业搞得心力憔悴,当然要关心一下。

所以,作业太难就要找老师哭诉,所以,正常布置作业也不行?徐伊景两手怀抱胸前,笑得冷冽又无情。

如果是正常布置的作业当然没有问题,可是你给李世真留的,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大一学生就可以完成的。

谁说她是普通的大一学生?徐伊景笑得更加肆无忌惮,李世真是我徐伊景一手调教出来的学生,怎么会是一个普通的大一学生?

那你说,有什么办法可以让她完成你布置的这个,就算再多叫十几个人也不可能完成的作业?崔书润也是好脾气,徐伊景这样嚣张,她都依旧云淡风轻,眼镜片背后藏着深不见底的光。

当然有办法了,徐伊景的眼神,此刻终于再次直直地落在了李世真的身上,李世真同学,可以向我求救,让我帮助她啊。

崔书润愣了。

李世真也愣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响起来了。

李世真尴尬地想跳个广场舞冷静一下。

一个人,可以轻如鸿毛,可以重如泰山。

一个人,可以优秀,可以卑微,可以普通。

可是一个人,怎么能够咄咄逼人,把好好的良家妇女逼的差点上梁山,再一脸理所当然又无辜地告诉这个差点跳下悬崖的妇女,你当然可以不跳悬崖,你还可以坐我开的直升飞机啊!

谁会想到要去找那个逼自己入绝境的人求救?

梁静茹本人也没办法给出这样的勇气!

还是崔书润见多识广,非常镇定,她扶了扶眼镜,看了看身边的李世真。

那么李世真同学,愿意采用这个办法,向徐老师求救,来完成这个,徐老师亲自给你布置的作业吗?

李世真在一秒钟之内看了看徐伊景,又看了看崔书润。

再用一秒钟的时间,又看了看崔书润,再看了看徐伊景。

然后她颤颤巍巍站起来。

她一向都是一个懂得因势利导因地制宜的人,她一向都很懂得要保护自己的最大利益,她一向都是个聪明人。

所以她的答案当然是。

看我可真是太笨了,怎么居然没有想到这么简单的办法,怎么没有早点想到跟我们徐老师求救呢!我蠢得害得崔老师都替我担心了,实在是我不应该,在这里我向两位老师道歉,本来该我一个人完成的作业,让两位老师都担心了,既然徐老师愿意帮助我,我当然要厚颜无耻地接受徐老师的帮助,毕竟,这也是一个很难得的成长机会嘛,是不是!

然后李世真尬笑了三秒钟。

一直怀抱着双臂做冷眼旁观状的徐伊景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崔书润则是已经捂住嘴巴噗嗤笑出了声。她拿起自己的东西,把李世真拉到一边,小声说,这样,我在开学的时候公布的那个号码是工作用的,很多时候那个号码都占线,我怕你打不通,我再给你我的私人电话,如果徐老师再做什么让你为难的事情,一定不要客气,第一时间找我,知道吗?

说完,崔书润还冲李世真眨了眨眼睛,一脸的“这是我们的秘密拉钩上吊不许变哦”的表情,李世真的心被这个30岁的女人给一层层加热,一层层剥落开,里面仿佛都藏着崔书润的笑容。她神魂颠倒地点点头,拿出自己的手机给崔书润,崔书润快速拨了几个键后递给李世真,然后冲徐伊景客气笑了笑,踩着自己的小高跟,蹭蹭蹭地离开了。

在李世真还在伸长脖子看崔书润的背影的时候,徐伊景冷冰冰的声音,又一次把李世真拉回了现实。

李世真同学,还不快去准备点吃的,毕竟今天晚上,我们两个要在我的办公室加班了。

李世真先是下意识哦了一声,习惯性拔开腿要走的时候,她突然天打五雷轰一样醒悟过来一件事情。

等等,等等。

这是不是意味着,意味着她今天晚上,要跟徐伊景两个人,一起在办公室里,准备调查报告?

办公室  禁断  师生  年下 play 高校女教师.avi 互攻才是王道等等关键词雨后春笋一般,涌上了李世真的心间,李世真的喉头,李世真的眉梢。

她扭曲着一张脸回头,看到了斜斜倚靠在办公桌上,正怀抱着双臂,笑意盈盈地看着她的徐伊景。


评论(44)

热度(120)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