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年日常——密码

徐伊景因为星状肿瘤而离开之后,李世真闭门谢客,约摸半年多没有出来见任何人。到了最后,还是金作家敲开了她的家门。
金作家也老了,手里拿着一大堆资料,没走几步就有点气喘吁吁。李世真却下意识没有接过她手里的东西,仿佛已经预感到她不会喜欢。
世真,我也不愿意,可是,这些东西,你必须清理了。
金作家坐下来,就带着半是无奈半是请求的口吻,将手里厚厚的文件递给了李世真。李世真本能地后退,金作家就直接把每一份文件摊开。
里面都是徐伊景签好字的财产转移文件。
这是代表名下所有的动产不动产,以及在银行的理财跟债券,不动产还好,可是有很多理财最近陆续到期,代表设立的奖学金基金也很久没人管理,后续资金堪忧。如果不是没有办法,我不会来打扰你的。金作家说着,担心又愧疚地看了李世真一眼,李世真沉默无语,只是看着桌子上摊开的文件上,徐伊景龙飞凤舞的签名。
这个人的字跟她的人一样,充满攻击性。她伸出手轻抚字迹,仿佛还能感受到当初徐伊景签字的力度。
你也看到了,代表所有的财产都以赠送的形式给了你。所以,这些东西怎么动,怎么办,都要让你决定。金作家一口气说完,不敢再看李世真的眼睛。她拿起一份文件,试探性地问,那么世真,我们从这栋别墅开始?
作家,李世真的手还在继续抚摸徐伊景的签字,她的声音有些沙哑,然后涩着嗓子,一滴眼泪滚了下去。她慌不迭擦干,那滴眼泪已经跟徐伊景的字迹融合,模糊了她的名字。
你说,她在签这些名字的时候,是什么心情呢?都已经知道自己命不久矣,还要留这些东西来把人拴住。其实这些东西有什么重要,她只是知道这是她一生的心血,我一定会好好照顾经营,因此也会好好活下去,不会动了要跟着她走的念头。你说这人,都最后关头了,还是这么懂得人心跟套路,这么会计算,你说这个人,她是不是很讨厌?
李世真笑着抬起头,眼泪却不知疲倦似的不断涌出来。她总以为她已经不会哭,眼泪已经哭干了。可是却总是能够奇迹般地每每在想到徐伊景的时候,又生出许多泪来。
世真。金作家无奈地握住李世真的手,她什么也说不出来。
好了作家,我们开始吧。李世真用手背擦干眼泪,再做了个深呼吸。
她此前做过无数次清算,而这次清算徐伊景个人的财富,让她的心生出许多别样的感觉。因为每一样资产都有她的参与。这栋楼是当年徐伊景离开日本后自己创建公司的时候所在的写字楼,徐伊景回韩国后就买了下来。那栋别墅是有年她们去海滩度假,李世真说喜欢这片海,徐伊景就买了做两个人度假用……它们属于徐伊景,也属于她,属于时间,属于过去。
原来她留给她那么多。满满的,漫长的一生。也许几个世纪轮回,才能够换来有这么一个人,又温柔又冷漠,又贴心又毒舌,又疼你,又喜欢怼你。把你宠得全世界第一骄傲,然后再一声不吭,一个人,死了。
回忆一下子温暖,现实一下子残缺。深深浅浅的交叠里,李世真捂着嘴巴,又是笑,又是哭。
她们清算到快半夜,终于清理完成。李世真在文件堆里发现一张卡,卡号尾号是9149,她的生日。而这张卡不在资产清算目录里,她也不记得徐伊景有这么一张卡。
李世真对这张卡产生了极大的好奇,第二天,她就带着卡到了银行。密码先输了自己的生日,不对,又试了徐伊景生日,也不对。还差一次机会,卡就会被密码锁定。李世真不敢再试,决定回家。
虽然她可以拿着授权书公证书去银行重置密码,可是她不想。她就是想知道,徐伊景会给这个卡设置什么密码。
她很久没有去徐伊景的书房了。那个书房里徐伊景的气息太浓厚,她不想打扰。那天,李世真在书房翻箱倒柜,翻看徐伊景的资料,想着有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线索。徐伊景看书很多,办公的资料也多,翻起来很是不容易。李世真找了半天,才终于找到一个黑色的笔记本。
厚,且方正。
里面大概是徐伊景随手记录的一些东西,第一页写着,广场舞,小苹果。动作要领拆分。
李世真想起来,这是那时候自己跟玛丽一起跳广场舞,徐伊景嘴上没说什么,其实自己一直在家练小苹果。
徐伊景甚至自己画了小苹果的动作加动作要领。
李世真忍不住笑了。她想。这个傻瓜。
一整个本子,都零零碎碎写着她们日子的点滴。像是今天李世真做的哪个菜好吃,像是今天跟李世真又去了哪里,跟李世真又闹了什么别扭。像是徐伊景平时累了的时候随手的记录,都是零碎三言两语。然而,掀起的却是李世真回忆的滔天巨浪。
记性越来越不好,不管忘了什么,都不要忘记世真。记住,这是世真。
笔记本最后一页,写着这么一句话。
然后一笔一画地,认真地,画着李世真的侧脸。从眼神到皱纹,一笔一画,都是李世真。
她想起徐伊景在因为肿瘤压迫血管而导致记忆模糊混沌不清的时候,,总是记不得她就是李世真。总是会拉着她,一脸严肃地说,走我们去找世真。
原来是这样啊。
她仿佛看到一个徐伊景,眯着眼睛,趴在桌子上,一笔一画认真描绘她的脸,再一遍遍告诉自己,不要忘记世真。
然后又在李世真走进来让她吃药的时候,冷着脸说,我很好,世真不要担心。
你用文件跟记录的方式来记得我,所以也用这样的方式,来让我记得你吗,徐伊景?
你可真是,太坏了。

李世真在笔记本的最后,看到一组数字。她骂自己,怎么会这么蠢。居然这么简单都想不到。第二天到银行一试,果然。
这张卡,每个月会从徐伊景的另一个关联账户划进来490万元用作股票定投,专门买一家叫做海岸建设的公司的股票。而这个海岸建设,是李世真退休前,她的公司最大的竞争对手。李世真曾经说过,有生之年,最大的愿望就是把海岸建设吞并。
而购买海岸建设的股票。就是从她退休那一年开始的。
如今,李世真已经坐拥海岸建设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成了海岸建设的大股东。
在她自己都不知道的时候。
就凭这张她从不知道的,密码是161121的卡。
那是她们两个第一次见面的日子。

评论(55)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