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7


老师在上
7
旋转跳跃闭着眼我只看得见你
李世真其实有偷偷想过,徐伊景会不会有一天光芒万丈地来到她的世界里,霸气冲天的对他说,你是我的,你逃不掉。这个世界再大,我也有办法找到你。当然,这只是李世真玛丽苏小说看多了的后遗症。事实上,此刻她坐在徐伊景的捷豹里,看着徐伊景开车,徐伊景开车的时候非常专注和认真,根本似乎完全已经把李世真给当作了空气。然而,这种忽略很刻意,因为徐伊景的眼神里明显是有着质问的。只是徐伊景不说。然而,徐伊景不说,李世真就不知道了吗。
那当然不可能。
所以李世真犹豫再三,想了又想,觉得伸头也是一刀缩头还是一刀那么不如直截了当伸头出去迎接这痛快淋漓的一刀。至少以后自己回忆起来还能够当自己是个烈士。于是,她非常英勇无畏的问徐伊景,徐老师,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大概是见惯了李世真怂的样子,此刻看到李世真猛然出击,徐伊景居然没有马上接招。她依然专注地开着车,仿佛李世真和刚刚的那句话都是空气。李世真好不容易积累的勇气,就被徐伊景的冷漠无视大法打得无所遁形。她想起来自己以前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总是能够看到一句无招胜有招,她当时年纪小,还不懂这句话到底意味着什么。
而现在,她懂了。
她正在犹豫自己是不是应该再次鼓起勇气问徐伊景一次,可是技能冷却也是需要时间的,勇气这种东西,梁静茹本人都不可能说有就有,更何况是一贯以怂闻名于世的李世真呢。于是她犹豫了,沉默了,不说了,最怕空气突然安静了。
然后车停了。
下车。徐伊景冷着脸丢出两个字。从见面到现在,徐伊景一共对他说了四个字,分别是上车和下车。李世真感觉自己收到莫大的侮辱,她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没叫,自己居然就乖乖的跟着走了,并且还来到了这个,卧槽这是个什么地方?
眼前是一栋金碧辉煌的建筑,在阳光下入泡沫一般散发着七彩的光芒。而这种光芒,通常也意味着“我很贵,穷逼走开离我远点”。
资深穷逼李世真,看到这栋楼,忍不住紧张了起来。
她快速下车,徐伊景把车钥匙交给了门童。李世真慌不迭迈着小碎步追上了徐伊景,小声的问,那个,老师啊,我们来这里,干嘛啊?
还需要问吗?徐伊景白了她一眼。
当然是吃饭。
然后徐伊景大踏步走进了餐厅。
李世真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有眼睛以闭心一横,也跟着去了。
反正徐伊景总不可能让我给钱。她大无畏的这么想着。
徐伊景明显是这里的常客,走进餐厅,就熟门熟路走进了最里面的包间。虽然是大白天,可是这里遮光性非常好,里面亮着一盏暗暗的橘色灯光,混合着暧昧不明的光芒,调和出一股暗淡的暖色调。
徐伊景走过去坐下,李世真自觉的想做到徐伊景对面,可是徐伊景却拍了拍自己身边的座位,什么也没说,只是看着李世真。李世真心中愁肠百结了一会儿,在徐伊景很可能不付钱就丢下自己走了的恐惧下,她还是坐过去了。
侍者走过来点菜,徐伊景头都没抬,只说按照老规矩来,侍者就低眉顺眼的退开了,走的时候,侍者还顺手关上了门。于是,一下子,李世真就和徐伊景身处在一个昏暗的,封闭的,狭小的空间里。徐伊景身上终年不散的淡淡的青草味道,铺天盖地的把李世真包裹住。李世真莫名地感觉到心虚,别过头,不敢看徐伊景。
她怕她自己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出来。
说吧。
徐伊景怀抱着双臂,冷冷的看着李世真。
我,我说什么啊……
高数课,你多久没来上过了?
也就是半个月而已吗,李世真小声的嘀咕,然而这声嘀咕也被徐伊景敏锐的捕捉到了。徐伊景看了李世真一眼,冷笑了一下。
逃课的学生我见多了,像你这样,大一进来就开始肆无忌惮明目张胆的逃课的,我还真是第一次见,你年纪轻轻,志向却远大,这是奔着名垂校史去的吧。
啊,为什么?
成为我们s大逃课记录最多的保持者啊。
李世真其实很想说,我不是我没有,我只是逃了你的高数课而已,别的老师的课我都认真上了的。可是,她想象了一下自己说出这句话的后果,终究还是没敢说出去。
怎么,无言以对了?合着九年义务教育和三年高考,就锤炼出了你死不认账的能力?徐伊景分毫不让,咄咄逼人,李世真退无可退,只有无力的辩解,我不是故意的,我确实是社团活动有事情?
就是那个艺术团?徐伊景话语中的嘲笑更甚。一堆闲的发慌的大学生,操着自己半生不熟的业务技能,凑在一起吹拉弹唱,比起艺术团,倒是更像马戏团。这也值得你逃掉影响你五个学分的高数课?徐伊景的语气倒是没什么,一直都是冷冷的,淡淡的,略带嘲讽的,只是,徐伊景眼神里对李世真藏不住的失望,让李世真如芒在背。她不想看到徐伊景对她失望的眼神。她想一直都看到那天,完成报告后徐伊景对她轻微的赞许跟鼓励。哪怕只是极少的,哪怕只是一闪而过。她也愿意为了这一点一闪而过和似有若无拼尽全力。
唯独,不想看见徐伊景对她失望。
对不起老师,我错了。李世真埋下了头。
徐伊景幽幽地喝了口水。
说吧,那天整理完报告,你后来又回去了一次,听见我跟崔书润说了什么?
我……!李世真一下子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想不到,徐伊景竟然会知道这件事。不管她听到了什么,不管她是不是有意,偷听到别人谈话这件事本身的确道德有亏,她本来想就这么烂在肚子里一辈子也不说,包括孙玛丽。
可是徐伊景竟然知道了。
我,我只听见了崔老师说,让你不要像毁掉姜慧秀一样毁掉我……李世真说着,又埋下了头。她这次是真的心虚,不敢看徐伊景的眼睛。徐伊景的眼神太清澈了,什么都看得清清楚楚,她害怕自己那点小心思也同样被看穿,那样李世真真的是要羞得自绝于天下了。
抬起头来。
徐伊景却仿佛哪怕不跟她对视也有看穿她的小心机的能力。她的语气前所未有的冷,不容置疑。李世真心里咯噔一声,最终还是缓缓的,犹豫的,缠缠绵绵的,把头抬起来了。
正对上徐伊景深沉如海的目光。
你是就因此害怕了,所以连课都不上了,怕我毁了你?
不,不是的,不是,我,我只是……李世真百口莫辩,她该怎么说,说我不是害怕你,我是喜欢你,我是喜欢你喜欢的要死要活,因为害怕我太喜欢你会发疯,所以我才躲着你?
真话假话一样让人崩溃。
所以她索性什么都不说了。
我从小就是世人眼中的怪物。徐伊景眨了眨眼睛,笑了起来。
所有人都害怕我,他们觉得,怎么这个人一点也不活泼,怎么这个人,做什么都做得好,性格又孤僻,谁也不搭理。他们无法理解我,所以就说,我是怪物。我一直,没有朋友。不过,我也并不在乎,庸庸碌碌的关心和纷纷扰扰的世俗,从来就不是我想要的。这么多年,我一直一个人独来独往。
姜慧秀,是我第一年教的学生。她很聪明,这一点,你们很像。在我第一堂课的测试上,惠秀是唯一一个解答完全部题目的人。她在高中的时候就已经把高数第一年的课程自习完了。
那时候,我正在做一个科研报告,需要大量的计算跟理论支撑,我第一年上课又没有社交圈子,当然是我自己来。惠秀知道以后,主动自愿来帮我。她跟我一起完成了科研报告的框架。在我要深入细化的时候,惠秀却病了。
她一直有,星状肿瘤癌。所以,才会这么拼命,这么珍惜时间。跟我一起没日没夜的研究,加速了她病情的恶化。而我,不知道。
崔书润,是她当时的班导,惠秀同样也是她喜爱的学生。惠秀离开的时候,崔书润把一切怪在我的身上。如果不是我急功近利,如果不是我逼迫惠秀,那么,惠秀的病情也许不会发作地这么快,也许她还可以多活几年。
徐伊景说完,嘴角的笑容消失了。她面无表情地又喝了口水。她没有再说一句话。
李世真觉得胸口仿佛塞了团巨大的棉花,所有的情绪就那么哽咽在喉头,咽不下,出不去。她下意识地,颤抖着,握住了徐伊景的手。

徐伊景的手很冷,她忍不住握得又紧了几分。
这不是老师的错。她不知道为什么,眼眶红了。
这不是您的错,您不要介意。我也不是害怕您,我一点也不害怕您。我,我是……
我是喜欢你。
她看着徐伊景,终于,轻轻地说了出来。
日日夜夜,辗转反侧,所有的纠结跟懦弱。
原来都抵不过,你爱的人,一刹那的脆弱跟疲惫。
就算全世界都与你为敌,我都想你知道,至少你还有我会陪着你。
而徐伊景垂眸看着她。

评论(51)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