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10

老师在上
10
喜欢你啊,就是超喜欢你的那种喜欢你
电视剧里,两个互相喜欢的人醒过来之后的画面都是很美好的。晨光熹微,浮生不歇。他们从安稳的沉睡中醒来,看到自己喜欢的人的脸,相视一笑。
而李世真觉得,怎么到了自己这里,画风就走偏了这么多。
她醒来的时候,伴随着自己的大腿强烈的疼痛。上次和徐伊景一起醒过来,是在徐伊景的办公室,那时候,自己的手疼肚子疼,而这次,自己是赤裸裸的大腿疼。她忍不住想动一下,然后,安放在自己的大腿上的徐伊景的脑袋,跟着也动了一动。李世真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屏声静气,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吵醒了徐伊景。
徐伊景侧了侧头,然后又沉沉睡了过去。
李世真等了一会儿,见徐伊景没有动静,终于还是悄悄地慢慢地凑过去,看徐伊景的睡脸。她上次就已经观察过徐伊景大概409次,可是这次看徐伊景,她仍旧如同第一次看一样,充满了新鲜和欢喜。她喜欢徐伊景耳鬓的绒毛,喜欢徐伊景眼角的泪痣,喜欢徐伊景在梦中微微蹙着的眉头——不,这个她不喜欢,于是她情不自禁伸出手,在徐伊景的眉毛上抚了抚。她想抹平徐伊景所有的不喜欢不开心不如意,她想徐伊景在梦里也有甜甜的笑容。
手还没伸出去,徐伊景就蓦地睁开了眼睛。
李世真一下子住了,她的手前进也不是,后退也不是,她在心里默默想了一下对策,突然手指着远方说,看,飞机!
徐伊景眼皮子都没抬。
就那么看着李世真。
世真,你想做什么?
我,我看你眉头皱着,想,想把你的眉毛捋平。
眉毛是这样就可以捋平的?徐伊景的视线波澜不惊,李世真自动过滤了目光中自带的“你怕不是个傻子”的含义。
嗯,可以的,我在书上看到过。你要不,试试?
话一说出口,李世真就在骂自己真的是个傻子。
可是徐伊景却皱着眉头,一边满脸的不情愿,满脸的不相信,满脸的“我大概是疯了”,一边把头凑过去,将额头贴上了李时珍的手心。
你看,这不就平了吗?李世真满眼含笑。
徐伊景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
徐伊景大概是自己也察觉到自己这样的举动很蠢,很不符合自己高冷高数老师的人设,于是眼睛转了几转,一骨碌爬起来,老当益壮的走到往厨房走去了。李世真看着她的背影,心里突然涌进来了无穷无尽的幸福。她不知道该怎么命名这种情绪,她只是开心。
她想要站起来,往徐伊景的方向走去,可是她浑然忘记了自己的腿被徐伊景压了一整夜。刚刚想动,她就一个失神,直接整个人360度无缝隙贴在了地上,全程无缝衔接。
听到声音,徐伊景马上折回来,看到趴在地上动都不能动的李世真,徐伊景试探性的问了句,世真,你还好吗?李世真觉得自己丢脸丢到外太平洋,一点都不想徐伊景看到此刻她摔得五内俱焚的样子,只有不住的点头。
然后她感觉到,徐伊景的手握住了她的双臂,试着往上拉了拉,见拉不动,徐伊景干脆伸出手,把李世真直接抱了起来。
她就那么不经意地跌到徐伊景的怀里。
世真,还好吗?徐伊景却全然没有察觉到,她此刻的动作对于李世真是多么的有吸引力,只是在李世真耳边问着,你还好吗。
李世真当然不好。
她的脸红的都快爆炸了。
她支支吾吾着点头,想要挣脱开,又贪恋此刻徐伊景百年难得一见的拥抱。她干脆不管不顾放飞自我,趁机也抱住了徐伊景。
老师。
嗯?
我很好,因为有老师,我很好。
徐伊景一点都不明显的僵硬了一下。
然后,她也犹豫地,迟疑的,不确定的,抱住了李世真。
谢谢你抱着我,所以,我也应该抱着你,徐伊景一边抱着李世真,一边像是自言自语的说着。
而李世真不管不顾,只是就那么抱着徐伊景。
老师。
嗯?
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这种话,不要随时挂在嘴边,这样会显得喜欢很廉价。
徐伊景说着放开了李世真,埋着头,转身朝厨房走去。李世真哦了一声,正想也跟着过去给徐伊景打下手,厨房里突然传来轰隆一声,李世真大步跑过去,就看到一口锅盖在地上,而徐伊景竟然颇有些手足无措的站着。
她脸红了。
李世真感觉自己憋笑憋的快内出血,她只有慌不迭走过去,帮徐伊景收拾。徐伊景回过神来,也蹲下来收拾东西,李世真趁机抓住了徐伊景的手。
徐伊景的手,干净修长,她很喜欢。
她看着徐伊景,她仿佛从来没有这么看过徐伊景,她觉得她总是看不够徐伊景,不管是冷冷的徐伊景,还是照顾她的徐伊景,还是现在有些害羞却拼命想把害羞的情绪藏起来的徐伊景。她觉得她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有这样多不同的面,而她每一面都喜欢,每一面都想看。她就是这样放任自己肆无忌惮的喜欢了徐伊景。
我也是第一次喜欢一个人,我也会紧张,怕自己做的不够好,所以,老师不要担心,我们一起加油,就像,就像,唔,一道很难的高数题,我们一起来做,一起寻找解决办法,一定可以很漂亮的把它做出来的。
徐伊景一动不动的看着她。
可是,就凭你的水平,是不足以帮助我做连我都做不出来的高数题的。更何况,我也不需要人帮助。
李世真承认,喜欢徐伊景这件事情,的确是比她想象的还要难一些。你必须有很强韧的心脏,你必须很懂的自我安慰,你必须很懂的察言观色,你必须很能够听得懂潜台词。
就比如说吧,为了表示自己很喜欢高数课以及对于学习的热爱,李世真很自觉的就在徐伊景的高数课上坐到了无人敢于涉足的第一排,拿着笔记本和书,边上课边认真密密麻麻记录笔记。徐伊景讲课的时候非常好看,自然大气,潇洒随意,再难的题目也能够举重若轻的将它阐释出来,并且一道题能够用至少三种方法解答。李世真承认,就算她不喜欢徐伊景,她也会因为徐伊景的课而爱上高数。
正在李世真沉醉学习无心自拔的时候,没上两次课,徐伊景就把她叫到了办公室。
你以后不要再坐在第一排了。
啊?为什么?
你看我的眼神,徐伊景斟酌了一下用词,太热烈了,别的同学看到,怕是会觉得你不是在上高数课,是在等着商场打折的中年妇女。
可是,第一,第一排除了李世真根本没有别的人坐,也就不可能有人看到李世真看徐伊景的眼神。开玩笑,徐伊景的课的第一排,是得多不要脸不要命才敢坐,甚至,连李世真本人都因为最近几次接连坐了第一排而在年级上小小地出了一把名,人们说起她的时候都说“就是那个敢于坐徐伊景的第一排的奇女子”。
第二,李世真敢用命保证,她看徐伊景的眼神是绝对正常的,如果说但凡有那么一丝狂热,那也是出于对学习的热爱。
我……李世真想要为自己辩解,而徐伊景只是靠在办公椅的椅背上,怀抱着双臂,静静看着她。
好吧好吧,我不坐就是了。
从第二次课开始,李世真就自觉地躲到了最后一排角落,周围的人都用“战士你果然阵亡了但是你依然是真的勇士”的眼神看着传说中的李世真。李世真郁闷了一秒,就抖擞精神,依然神采奕奕的专注看着讲课的徐伊景。反正学习嘛!哪里不是学习的天地哪里不是学习的乐园,学习让她快乐,学习让她沉迷!
这回,才上了一次课,徐伊景就冷着脸让她以后不许再坐在最后一排了。
你坐在最后一排,我根本看不到你,我怎么知道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学习。
我当然有啊!李世真觉得自己仿佛不能够再叫做李世真,而应该改名叫做李窦娥,她翻着自己写的密密麻麻的笔记本。努力想要证明自己有在认真上课。可是徐伊景压根不看。
必须我亲自确认的东西,才值得相信,笔记这种东西,后面再补就行了。
行行行,社会你景姐,李世真怂,李世真怕,李世真听话。
又再一次上课的时候,李世真坐在了正对着徐伊景的中间第四排座位。因为位置很好,那一排坐满了人,李世真旁边刚好坐了个她在艺术团认识的朋友,两个人在上课的时候说了几句闲话,下课了,对方也邀请李世真一起吃午饭,而李世真当然不能去,她还得去徐伊景办公室吃糖醋排骨,于是找了个借口拒绝了她,两个人又在教室门口说了会儿话。就在说话的这个当口,徐伊景抱着教材,冷着脸从大门口走了过去。
这姑奶奶又怎么了?李世真被徐伊景临走的时候的那记眼刀吓得浑身一哆嗦,等她低眉顺眼地赶到办公室的时候后,徐伊景一个人坐着,没有糖醋,没有排骨,只有足够冰冻整个挪威地区产的三文鱼的冰冻视线。
以后,中间的座位,也不要坐了。
徐伊景冷冷的说。
李世真这次直接连为什么都不问了。她含着眼泪,说了一句,好。
可是老师,第一排最后一排跟中间都不能坐,那我以后到底该如何存在呢?
以后我的高数课,你不用来上了。
李世真一个啊字还没说出口,徐伊景就拿话堵住了她的嘴。
以后,你直接到这个办公室来上课。
李世真这才终于懂得了徐伊景的套路。偏偏她套路了这么久,居然还能够面不改色心不跳,用面瘫脸完美的掩饰自己的套路。李世真贼嘻嘻地偷笑了两下,凑到徐伊景面前,笑出了一口大白牙。
老师。
嗯?
其实不让我坐第一排,是因为老师自己会一直看着我是不是?我都发现了,我坐第一排那两次,老师把同一道题讲了两次,第二次还讲错了。
徐伊景的眼珠转了一下,嘴角有些抽搐。
不让我坐在最后一排,是因为老师不喜欢看不到我,不让我坐在中间一排,是因为老师不喜欢我跟太多人坐在一起。所以,老师只有把我藏起来,是不是?
徐伊景抿了抿嘴角,以光速偷瞄了李世真一眼,然后淡定地站起来。
说这么多,不饿吗,去外面吃饭吧。
李世真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徐伊景,徐伊景就保持着僵硬的拿外套的姿势,任由李世真抱着自己。
吃醋的老师好可爱,不管什么样的老师,都好可爱。李世真把头靠在徐伊景的背上,任由自己像一只撒娇的小猫一样蹭了蹭。
我是老师的,是老师一个人的,所以,不用担心,不用紧张,不用明明介意还装作不介意。老师需要我做什么,就告诉我,只要我做得到,我都会为老师做的。
现在,就有个需要你做的事情?
什么,老师说吧。
快放开我,我的腰快断了。
徐伊景的声音,听来几分隐忍,几分痛楚,李世真慌不迭放开徐伊景,一脸愧疚的说,对不起老师,我忘了您上了年纪。
一转眼,期末快要到了。李世真花了大力气复习,因为自己,也因为徐伊景,她迫切需要一个好成绩,证明徐伊景看自己的眼光是对的。徐伊景的女朋友,当然必须要跟徐伊景一样优秀。徐伊景的办公室,毫无疑问的成了她最好的复习场所,常常徐伊景在电脑前办公,李世真就坐在一边算题,遇到不会的再去问徐伊景。事实证明,学霸真的不愧是学霸,不仅是高数,李世真所学的会计学基础经济学基础甚至大学语文和英语,徐伊景都如同砍瓜切菜一样信手拈来。
考试前一天,孙玛丽实在忍受不了李世真长年扔她在一边不顾道义的行为,忍不住来办公室找李世真,要她的高数笔记。李世真把笔记给了她以后,回头看到徐伊景又是一脸的不高兴。
老师,怎么啦?
笔记这种东西,怎么能随便借人呢?它有你的心血,有你的价值,有你的付出,并且,徐伊景顿了顿,那还是有了我的讲解的笔记,除了你,谁都没有。万一有借无还会有什么后果,你考虑过没有?
李世真忍不住笑了,每当这种时候,她就觉得徐伊景特别像一个小孩子,她凑到徐伊景旁边,小声说,那不是别人,那是玛丽,我最好的朋友,何况,玛丽借我的笔记,也就是她自己一个人用,不会有事的。
徐伊景哼了一声,不置可否。
我明天就要开始考试了,老师能不能也借给我一个东西呢?
你要什么?
李世真指了指自己的嘴唇。
借我一个吻好不好,我保证,一定有借有还,老师借给我一个,我可以还老师无数个,这波您不会亏的。
徐伊景看了看她。
世真这到底是跟谁学的,怎么变的脸皮这么厚了呢?
好的坏的,都是跟老师学的,我脸皮厚,那也是老师教的好。
李世真毫不退让,说的很有底气。然后她就看到徐伊景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拉开自己办公桌的抽屉,拿出了一个透明的盒子。
吻就算了,这个可以借给你。徐伊景将它递给李世真,李世真看到,这个精美的盒子里,装的竟然是一枚100日元硬币。
这个,是我小时候得了第一次一百分以后,我爸爸给我的纪念品。他说,要永远记得这份努力后赢得自尊和骄傲的心情,并且要继续这样努力下去,要永远受人尊重,要永远过的骄傲且有目的。现在,我把它借给你。
那这岂不是学霸的护身符,我岂不是赚翻了?李世真将硬币捧在手心,看了又看,笑得美滋滋。
你不知道,其实赚了的人,是我。
李世真仰头,看到徐伊景的脸。她冲李世真笑了笑。
考试,要加油。
考试周过的飞快,等李世真醒悟过来的时候,她才发觉一件事情。
她跟徐伊景,马上就要分开了。
可恶的寒假要开始了。

评论(45)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