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12

老师在上
12 

比我自己想象的还要喜欢你可怎么办
古人说过,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以前李世真总是觉得这句话太夸张。然而真的到了自己才知道,那哪里才只有三秋,分明就是三十个三百个秋的平方跟立方。她盼星星盼月亮,用无数个期盼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的心情等了又等,才终于等到了回校的时候。为了给徐伊景惊喜,她甚至比原定计划提早了一天到学校,这边还在给徐伊景发消息,说明天就能见面啦,那边已经火速到宿舍放下了行李,马不停蹄奔往徐伊景的家。她带着从家乡带过去的特产,是自己做的米酒,李世真从小就很喜欢喝。
气吞山河屯云破月地赶到徐伊景家,李世真在门口站定了,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拿出小镜子整理了半天头发,正要敲门居然自己就开了。

站在门后,穿着家居服,头发松松地扎了个马尾,半边身子依靠着门,怀抱着双臂一脸淡定自若“我就静静看你表演的表情”看着她的人,不是徐伊景是谁?
李世真太过于惊讶,以至于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应该说什么才好。徐伊景嘴角带着浅浅的笑容,笑的非常海纳百川意味深长。李世真愣了半晌,呆若木鸡的提起自己手里的米酒罐子,冲徐伊景笑了笑说,老师您好,我是来给您送米酒的。你吃饭了吗?
这是第一次,徐伊景在李世真面前笑出了声。
李世真也猛然意识到自己这个举动多蠢,她挠挠自己的脑袋,冲徐伊景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徐伊景让开一条缝,李世真会心一笑,麻溜的自己跑了进去,闪电般放好东西,然后一个虎扑,十分生猛地抱住了刚关好门转身的徐伊景。
大概是穿着家居服的关系,徐伊景抱起来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她带着红尘的烟火气,带着慵懒舒适的香味,带着名叫徐伊景的气息。

经过一个寒假,李世真原本对于见面是期待忐忑齐飞的,她害怕见到徐伊景以后,她们之间的感觉会有所变化,虽然她自己知道这样的担心十分无中生有,然而她就是会忍不住这样想。而此时此地,她在徐伊景的家里抱住徐伊景,把头再次埋在徐伊景的肩膀里,她再次感觉到自己活了过来,担心紧张焦虑,都变成了此时此刻对徐伊景满满的喜欢。
老师。
嗯。
很想你。
徐伊景没有说话,只是伸出手,也轻轻抱住了李世真。
现在不是见到了吗。
可是还是很想你。
徐伊景愣了愣,在几秒钟的消化之后,李世真感觉到,徐伊景犹豫着,僵硬的,拍了拍李世真的背。
李世真一下子笑趴了。
怎么徐伊景也会做这种哄小孩的事情啊。
她笑的前仰后合,在快笑疯过去之前,她看到了徐伊景冷漠如刀的脸。她慌不迭站好,背着手站在徐伊景面前,低下头承认错误。
老师我错了,对不起。
徐伊景没有接话。
老师您可以惩罚我。
徐伊景抬了抬眼皮。
老师您要我干什么都行。
是么。徐伊景的嘴角微微动了动。
嗯嗯嗯,是是是。
那么,李世真同学,就把你带来的那些米酒都喝掉吧。
李世真石化了。
那是整整两坛。一坛可是整整两斤的分量。
李世真快哭了。哭唧唧看着徐伊景,老师可不可以换一个。
可以啊。
是什么?
你走到我家门外,帮我把门关上就好了。
李世真条件反射想冲出去,然后一秒钟反应过来,又哭唧唧地滚回来,拉着徐伊景袖子说,老师,我不走,我喝就是了。
徐伊景笑了笑。
可是这不公平啊,老师是怎么知道我提前回来的,我为了瞒着你花了多大的力气啊。李世真边做菜边不满意的嘀咕。
李世真同学,你知不知道,手机是有定位功能的?这样的常识,还需要我教你吗?
在厨房外面看报纸的徐伊景居然恰好听到了李世真微弱如同蚊子叫的嘀咕。李世真哦了一声,心里继续吐槽,老年人还会上网啊,我还以为你的智能机也只是用来打电话呢。果然眼睛不好的人耳朵就不错,上天是公平的。
我不是因为视力不好所以听力才好的,李世真同学,不要想在心里这样吐槽。徐伊景继续一边翻报纸一边说,我之所以知道你在想什么,只是因为我拥有超出大多数人的判断力跟推理能力而已。
李世真怂,李世真服,李世真闭嘴。
李世真不算一个酒品不好的人,在她的记忆里,她喝醉了一般都是倒头大睡,不问世事。可是那天晚上,李世真喝醉了却明显的太过于high,虽然具体干了什么,她并不清楚,只是在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她仿佛经过十级地震一般惊讶的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床上,穿着浴袍,而徐伊景也躺在自己旁边,睡的一脸疲惫。李世真惶恐的看看徐伊景,再惶恐的看看自己,然后她又惶恐的看看徐伊景,再惶恐的看看自己,她不知道自己此刻,到底是该尖叫还是该大笑。
在李世真犹豫不决的时候,徐伊景软软的翻了个身,李世真吓得一哆嗦,惶恐的扯过了被子,这么一拉,徐伊景的被子就被拉了些过来,她的腿从睡袍下摆自然而然地漏出来,在床上服服帖帖的摆放着,她刚好侧过身正对着李世真,长长的睫毛,左脸颊上李世真喜欢的痣,还有睡得有些弯曲因而显得更加松软的头发。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传递着一个信息。
李世真,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
此刻正在经历着天人交战。
她下意识咽了咽,做贼似的左右看了看,然后犹豫着,颤抖着,伸出自己的魔爪,向徐伊景的脸摸去。
然后徐伊景睁开了眼睛。
李世真赶紧把手缩回来,用力撩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假装刚才自己只是在伸懒腰。徐伊景看了她一眼。
你昨天吐了一身,我给你换的衣服。收拾完了你,我太累了,没来得及去客房睡就在这儿睡着了。不要想太多。
啊,嗯,是,我没有想太多,嗯,对没错。
李世真慌不迭点头。
诶可是,可是,老师,那样,您就给我,换衣服了?
李世真蓦地反应了过来。
徐伊景边揉着自己的脖子边点头。
李世真下意识捂住了胸口。
她又惊又喜,又酸又甜。又羞又怒,又怒又想捂着脸嘿嘿嘿。
对了,徐伊景想了想,又探回了半边身子。
李世真同学,喝醉的样子很可爱,观察你,的确很有趣。
所以一切都是为了要观察我才故意让我喝酒?李世真目瞪口呆,看着徐伊景消失在门口。
她忍无可忍,只有在心底绝望的嘶吼。这个套路比法令纹深的人!
徐伊景是大坏蛋!
好像也没那么坏。
徐伊景,是老坏蛋!
虽然生着气,可是李世真还是气呼呼的趁着徐伊景早上洗澡放松的时间把早饭做好了。徐伊景湿漉漉的带着一身水气走出浴室,看到餐桌上摆着的三明治,忍不住说,都这么久了,李世真同学还是只会做三明治。
都这么久了,我还只喜欢你一个人呢。李世真不服气的顶嘴。
徐伊景看了李世真一眼。那眼神仿佛是一个批复——准奏。此刻,湿漉漉的徐伊景带着湿漉漉的气息,湿漉漉的气息让徐伊景看起来有种湿漉漉的诱惑,这种湿漉漉的诱惑让李世真非常想做一些湿漉漉的事情,然后她湿漉漉地想起来某件事,立刻跳到徐伊景面前,昂首挺胸问,老师,我的愿望呢?
还没看到年级排名,连这点时间都等不了么?徐伊景给了她一个白眼。
可是就算不看排名,我的成绩肯定也很好,何况,老师难道还没看到排名吗,我不信。
徐伊景看了看李世真。
愿望一直挂在嘴边就会显得浮躁,真心想要的东西,就要耐得住寂寞和等待,否则就算得到了,也会显得廉价。徐伊景一本正经。
老师,你该不会是没有想好最亮的灯光是什么,所以在找借口吧?
李世真看到,徐伊景的身子,轻微的抖了抖。
这么简单的事情,怎么会做不到呢,世真未免太小看我了。
那你说,最亮的灯光是什么,您现在就说,不给我也行,您告诉我。
李世真不依不饶。
世真呐。
嗯?
今天上午9点有开学大会,校长会亲自念年级排名并且要学生上台接受颁奖,你要是迟到或者不出现的话,猜猜会有什么结果?徐伊景看了看自己的手表,指了指表盘,现在,可是已经快要八点了。我这里开车去学校,是要一个小时时间的。
李世真一声尖叫。
直到到了学校,李世真才不得不惊叹,徐伊景原来是一个如此擅长飙车的老司机,她一路不断加速加速踩油门,在无数个生死瞬间巧妙的躲避过前方车辆,并不断在各个车辆之间寻找缝隙见缝插针不断超车,以飞跃地平线的速度一路狂奔到学校礼堂。因为去的匆忙,李世真和徐伊景来到大会会场的时候,会议已经开始了,那一刻,刚好是全场肃静,等待校长讲话的时候。然后所有人都看到,会场原本关的严严实实I的大门被推开,生锈而厚重的铁门贴着门缝,发出刺耳的吱吱呀呀的声音,徐伊景和李世真两个人,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中公然迟到,出现在了开学大会会场。
李世真刚想埋着头赶紧走开,徐伊景轻轻勾了勾她的手指。李世真看着她,她的眼神仿佛在说,别怕。
于是李世真再次昂首挺胸。
是啊,有什么好怕的,反正有徐伊景在。
小插曲以及漫长的讲话之后,终于开始颁奖,李世真毫无悬念的夺得了年级第一名,在上台接受奖状的时候,她忍不住兴奋的看向徐伊景,坐在教授区的徐伊景神色淡淡的,只是,李世真看到徐伊景在鼓掌结束后,对她点了点头。
那不就是最大的鼓励了么。 

她也看着徐伊景笑了笑得灿烂如花开。
李世真刚要走出礼堂准备去找徐伊景,就被孙玛丽一个勾脖给勾走了,李世真来不及问玛丽要干嘛,玛丽就把李世真给拐到了礼堂背后一个人迹罕至的小巷子里,玛丽十分严肃的看着李世真,直到李世真开始心虚。
孙玛丽,你干嘛,难不成贪图美色,终于按捺不住了?
姐姐我又不是徐伊景,才不会喜欢你这种……孙玛丽上下打量了一下李世真说,前凸后翘胸又大的。
李世真用鼻子结实地哼了一声。
别闹了,有正经事儿。孙玛丽四下看了看,压低了声音问李世真,你跟徐老师的事儿,现在学院都传开了,大家都在说,你成绩这么好,就是因为你被徐老师包养了,她提前泄漏了提给你,不然,就凭这次高数,你不可能考那么高分的。你要知道,高数,你们年纪平均分才54,出题的人,就是徐伊景。听说,学校成立了审查小组,在查这件事,你跟徐伊景,最近最好低调一点。
李世真感觉自己脑门儿哄的一声。


评论(36)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