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一千个夏天(崔书润x徐伊景)

一千个夏天
1
夏天是什么感觉?
如果让崔书润来形容,她会找到一大堆关于夏天的名著。说夏天是浅薄的风,或者夏天是流动的火。当然,就算仅仅只是随口一说,崔书润说出来也是带着极为雅致的香味的,像是无处不在的栀子花香,散落在空气里,飘零在风月中。也像是此刻,她带着无框的金丝边眼镜,穿着一身休闲却合身的西装套装,站在s高中高二三班的教室门口的时候,就算空气粘稠而紧密,仿佛动一动也会生出无端端的闷热和汗水,然而崔书润在那里一站,就给整个走廊带来了不谢的穿堂风。没有方向,自自然然,就那样随意的吹来。
她看了看高二三班的门口,写着高二三班的牌子,淡淡笑了笑。
走了好久,终于走到这里了呢。
崔书润这么想着,轻轻的,推开了教室的大门。
这堂课是班会课,此刻,里面吵吵闹闹,仿佛是大型庙会现场。从第一排到最后一排,唯一整齐的动作,就是没有一个人在学习。有人在看视频,有人在唱歌,还有人三三俩俩聚在一起,竟然在玩狼人杀。她们每一个人都专注在自己做的事情上,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崔书润已经走进了教室里。
她轻轻敲了敲讲台,声音很快就被淹没。
前面几排倒是有几个学生懒懒的侧过头看了她一眼,眼神却是恹恹的,提不起半点兴趣。
崔书润倒是好脾气,她站着,静静看了会儿台下的喧闹,确信没有一个人搭理自己之后,崔书润转身到黑板前,伸出手,用力在黑板上拉了一条长长的线。手和黑板的摩擦,发出剧烈的响声,让人闻之发麻。原本玩的沸反盈天的教室,终于都安静下来,大家捂着自己的耳朵,纷纷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在发麻。
各位同学,大家好。崔书润笑着,再次走到讲台之前,仿佛刚才那个划拉黑板制造噪音的人并不是自己。
我叫做崔书润,你们此前的班主任朴老师因故请假,所以现在开始,我将是你们的代理办主任和语文老师。从现在开始到期末的这段时间,请大家多多指教。
所有人都愣了。
s高中是一所鱼龙混杂的高中,名义上来说,s高历史悠久,声名远播,历史上也曾经是一个人才辈出的地方。然而近几年,学校领导换了几届,招生思路也不断变化,学校领导打着广开门路,大招贤能的名号,降低了招生门槛,这也就意味着,从前是天之骄子代名词的s高,变成了有钱就能进的s高。学生进来以后,根据花钱多少,中考成绩,分成一等二等三等四等班,拿成绩挣面子,那是一等二等的事,给学校赚钱,那是三等四等的事。
而高二三班,则是在四等之外的特等班。
也就是说,这里汇聚了无数无法完全用成绩和钱来衡量的人。
三班是s高建校几百年来的一个传奇班集体,纹理分科之后不到三个月时间,三班的班主任已经换了三波,每一任班主任来到这里,都是尽兴而来,铩羽而归。三班第一个班主任金德曼曾经也是s高威名赫赫的名师名班,手下带出了无数名垂史册的尖子学生,被誉为教育界的东方不败。而东方不败来到三班之后,后果却是被气到高血压复发,不到一个月就被送到icu。从此,三班声名大振。
一个连金德曼都铩羽而归的班级,到底是是怎样的卧虎藏龙。
所以,此刻,崔书润站在这里,面对下面四十五个人精,几乎所有人都替崔书润捏着一把汗。
崔书润耳边仿佛还回荡着今天出门前爸爸对自己的叮嘱。
如果你的学生是坏人,那你就变的比她们还要坏!
她笑了笑。
现在,我们先来点名,大家互相了解一下。崔书润拿起了点名簿,按照名字的首字母拼音一个个跟着往下念。果然,这个班藏龙卧虎,好几个名字,即使只有一个人出现,也足以让班主任头大如斗,更何况,现在不知道是老天的捉弄,还是缘分的巧合,她们竟然汇聚一堂,坐在台下,用仿佛看着动物园里的树獭的眼神看着崔书润。
那表情,仿佛在看一个注定会死的人。
崔书润全然不介意,只是继续她的点名。她做事情的时候总是很专注的,这是她的一个特点。名字一个个往下念,稀稀拉拉有气无力的回应也在继续,一直到最后一个名字。
徐伊景。
没有人回答。
徐伊景。
一片死寂。
崔书润抬起头,看了看台下,所有的人都保持着某种神秘的缄默,这个名字似乎是一个符咒,一旦提起就会遭受某种厄运。她们的表情讳莫如深,崔书润不知道,这个名字到底是意味着一个高二学生,还是代表着s高伏地魔。
有谁知道徐伊景同学在哪里吗?
没有人回答。
崔书润又笑了。
说知道的,我可以给她一个月不上早自习的特权。
老师,我,我知道。台下一双手,犹豫了一下终于弱弱的举了起来,崔书润冲她点点头,示意这位叫做宋伊景的同学站起来。
徐伊景她,她去给家里收债去了。宋伊景快速说完,又贼嘻嘻地四周打量了一下,不放心似的跟崔书润又确定了一次,老师,是真的可以一个月不上早自习吗?
嗯,是。崔书润笑着点点头,无视了宋伊景欢呼雀跃的偷笑,目光停留在点名簿上徐伊景的名字上。
擒贼先擒王,看来,这位徐伊景同学,就是那个王了吧。
崔书润很快就再次用两大包零食大礼盒收买了宋伊景,从她那里打听到了很多有关于徐伊景的情况。徐伊景平时就不怎么上课,她家里据说有黑道背景,平时总是逃课帮家里做事。可是就算徐伊景一年也不在课堂上出现一次,徐伊景的成绩依旧是毫无悬念的年级第一,特别是数学。据说,徐伊景有一次在考试的过程中做了一半就走了,因为她发现考题本身就是错的。出题的老师不服气,找徐伊景辩论,结果徐伊景三言两语就指出了题目中的逻辑错误,把老师怼得哑口无言。从此,那名数学老师淡出出题届,再也不出考试题。成绩彪悍之外,徐伊景打架的能力也是一流,高一刚进学校,四等班的班头看上了徐伊景的美貌,有意收她做班头夫人,于是气势汹汹的带了一大帮自己的小喽啰在徐伊景的放学路上等徐伊景,可怜班头本来只是想给自己的表白增添点气势,可是,一堆人刚面对徐伊景排成一排,那句排练许久的大嫂好还没来得及叫出口,就被徐伊景当成找上门来算账的仇家,一腿一个,一片人眨眼之间就倒了。此战之后,徐伊景扬名立万,在s高横着走路也没人敢管。
是吗,没有人敢管徐伊景同学么?崔书润听完,若有所思地喝了口茶。
是啊,崔老师,我看您文文弱弱的,千万不要想不开去惹这个姐姐,不会有好下场的。宋伊景一边吭哧吭哧塞着吃的,一边抬头看着崔书润。崔书润却只是笑。
我却觉得,叫伊景的同学都应该很可爱呢,就像宋同学你这样。
是吗啊吗,我也觉得我挺可爱的,宋伊景听了之后嘿嘿笑起来,仿佛一个没心没肺的二百五。
可是老师,您千万不能因为她跟我有同样的名字就掉以轻心啊,宋伊景收起笑容,一脸严肃的警告崔书润,您可不知道,当初金德曼老师就是被徐伊景给直接送到医院的,金德曼倒下之后,徐伊景还去医院看了她,结果,金德曼本来只是高血压,她去了之后,金德曼才进的icu,可可怕了。
说完,宋伊景似乎是害怕自己的语气不够强硬,不足以让崔书润相信自己,又跟着加了一句,真的,特别可怕,您可别不相信我。
我当然相信宋伊景同学。崔书润笑了笑。
可是,我也同样相信我自己。
城进街是本市有名的红灯区,这里鱼龙混杂,生活着各式各样的底层人物。这里每天都有坑蒙拐骗的事情发生,也每时每刻都在上演着奇迹。套用一句话,如果你爱他,就送她去城进街,如果你恨他,你也送她去城进街。
此时此刻,崔书润就站在城进街的街口,她打听到,徐伊景今天会在这里收债。
城进街里面复杂,出入口却只有一个,崔书润也不着急,兀自抱了本书站在街口,街上流动的霓虹和街口昏暗的灯光,马路边的小摊贩餐车上散发着的热腾腾的食物的香气,仿佛都被崔书润的书隔绝在她的世界之外。她看的很认真,甚至时不时拿出笔在书上勾画。她看的是战争与和平,这已经是她不知道第几次看了,此刻抱着这本书,她却只觉得有趣。
她跟徐伊景之间,大概最合适的形容词,就是战争与和平。
站了不多一会儿,崔书润就听到一阵打斗的喧闹声,她看了看表,心想,时间应该差不多了,于是她拿出书签放在自己刚才看的那一页,把书装进包里装好,再寻着声音过去。城进街里面有许多条分叉的小巷子,崔书润直奔着最黑最暗路灯坏了的那个去,果不其然,还没走进,她就听到了一拳一拳,拳拳到肉的打斗声。
招式并不花哨,也不复杂,走的就是实战打人风,目的就是赶快把人打趴下。才十六岁的少女,在昏暗的小巷子里,独自面对五个彪形大汉,颀长的身影却显得更加游刃有余,手一勾一推,腿再跟着一踢,直接就放倒一个,再跟着往上一踩,顿时就能够让对方失去意识。可惜的是在人数上落了下风,在她去踩那一脚的时候,另外有一个人不知道从那里摸出来一块石头,对准她的脑袋就要砸下去。
小心后面!崔书润终于出声,打斗中的少女却捕捉到了这一闪即过的提醒,飘飘然躲过了后面的那一击,再跟着一个手刀,手起刀落,又解决了一个。少女淡淡看了崔书润一眼,崔书润却指了指她的身后,示意敌人还没解决完。少女眼睛里,终于闪过了一丝的不解和怀疑,然而她来不及多看,另外两个人已经又扑了过来。
崔书润终于忍无可忍。
突然之间,警铃声大作,打成一团的几个人闻声立刻停了下来。少女看着崔书润,崔书润无辜地拿着手机摇了摇头。
没办法,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崔书润如是说。
还清醒的那几个人都连滚带爬的跑了,跑之前还不忘留下几句警告,像是下次就没这么便宜了之类的没什么用的屁话。而十六岁的少女自始至终沉默不语,只是看着崔书润。
直到他们都跑得很远,徐伊景才走到崔书润面前,微微皱了皱眉头。
现在可以把你手机里的警铃声关掉了,很吵。徐伊景冷冷的说道。
呀,被发现了啊,果然是徐伊景同学,就是聪明。崔书润吐了吐舌头,笑了出来,拿出手机,关掉了正在播放的警铃声。
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了么?徐伊景在刚的打斗中虽然处于上风,可是也吃了些亏,她嘴角破了,此刻在隐约流着血。崔书润摸出一块手帕递给徐伊景,徐伊景却只是看着她,并不接受。崔书润也不管徐伊景的冷漠,只是就那么举着手帕。
你要是不接着,我就不告诉你了。崔书润笑着说。
徐伊景看了她一眼,转身就走。
好了好了,徐同学你厉害。崔书润无奈的追过去,硬是把手帕塞到了徐伊景的上衣兜里。
我叫做崔书润,是你新来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崔书润无奈的笑着,对徐伊景伸出了自己的手。
初次见面,请多指教。
那年夏天正要开始,和所有记忆中的惊天动地一样,它刚开始的时候,并没有显露出任何一点点,自己会成为记忆里最鲜明的那段记忆的痕迹。
只是一天,夏夜正浓,夜色正深,霓虹正远。
26岁的崔书润对16岁的徐伊景伸出手,说,初次见面,请多指教,我是你的班主任,崔书润。

评论(19)

热度(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