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9


第八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6d837b

第七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562f62

第六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491fc2

第五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44c3dd

第四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289b2f

第三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247e6a

第二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242dee

第一集

http://damowangmengtuji.lofter.com/post/1eb67873_f210604

说了不会坑,就是不会坑

重新开始吧各位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
9
世真小姐,可以进去吗?在李世真门口的朴建宇看起来非常有礼貌,而李世真没有让开,只是站在门口。
朴建宇先生,我们还有什么值得聊的吗?
不要这样嘛,朴建宇温厚地笑起来,毕竟我们当年,也是差点就在一起的关系,是不是?
李世真眉头一皱。
跟朴建宇的那一段,是她最不愿意回忆的过去。虽然说,她当时做这一切的时候都是心甘情愿。
为了徐伊景,就算对象再恶心一百倍,她大概也会笑着赴汤蹈火。
只是因为她年少的,单纯的喜欢。
三年前,在百货公司前的巷子,她和徐伊景面对面,徐伊景的呼吸,徐伊景的脸,徐伊景的睫毛,徐伊景的眼神,落在她的身上,融进她的血里,散成了空气里飘荡的花香,把那一天的一切,都刻上了几乎不真实的光芒。她看着徐伊景,她从未这样有力而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心在跳动着。她说她喜欢她,认认真真,字字句句,浓浓烈烈。
前辈,我喜欢您。
徐伊景的眼光垂下来,李世真本来是和徐伊景一样高的,然而今天她穿了一双平底运动鞋,徐伊景穿的却是细高跟,因此徐伊景比她高出了微妙的半个头。此刻她的眼神落下来,像是初夏的第一缕微风,飘飘荡荡,飘渺如云烟。
你说,你喜欢我?
是的,前辈。
是什么样的喜欢呢?
嗯?
喜欢,难道不是一种很模糊的情感么?徐伊景说着,甚至笑了笑。喜欢某种食物,喜欢阴天雨天,喜欢一个人生活,喜欢路边看到的小猫小狗,这都可以说成是喜欢。而今天心情好,喜欢晴天,明天心情不好,就可能喜欢雨天。喜欢这件事本身,就充满太多变量,非常不可靠。然而喜欢真的是这么简单的事情么,你今天说,你喜欢我,然后呢?说完了以后,你想要得到什么呢?你又可以做什么呢?一句喜欢,说说而已,我也可以说我喜欢世真,说完了,就结束了,是这样吗?
我……李世真从来没想过,原来一个简单的我喜欢你背后,还可以牵扯出这么多东西来,她只是觉得她很喜欢徐伊景,只是觉得在这样的地方很适合表白,她也根本没有想说出来这句话以后她要得到什么。“我喜欢你”是一个简单的主谓宾结构,我是主语,喜欢表达想法,而你是表达喜欢的对象。如果真的硬要解释,那么说了我喜欢你,就是代表我想要得到你。得到徐伊景?她从没想过。她只是想要站在离徐伊景很远的地方仰望她,如此而已。
李世真小姐,见李世真很久没说话,徐伊景伸出手,替李世真拂去了她的鬓角不知道什么时候沾上的一块碎屑。
喜欢,其实是很严肃的事情,如果没有想好,这样的话,最好还是不要说。今天我听到的,我会当做没有听到,喜欢,是你做的,而不是你说的。
是,前辈。李世真心虚地低下头,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徐伊景总是会觉得底气不足,她总是害怕自己的喜欢配不上徐伊景,总是觉得现在的自己,就连说出喜欢这句话本身都仿佛是一种亵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就说出来这句话,如果时间再回去五分钟,她是不敢也不会说出这句话的。可是已经说了,能怎么办。
那之后像徐伊景说的那样,用行动来证明,她真的喜欢她。她可以为了她,做到 一切以前她认为自己做不到的事情。
我对您的喜欢,并不是喜欢天气,或者喜欢这个世界上已经存在的任何东西。您就是您,您和任何其他的东西或者人都是不一样的,我会证明,我会让您明白,对您的喜欢,不是说说而已,我会成为您最好的帮助,您的镜子,替您映射一切您想要的东西。
李世真小姐,那么,从今天开始,你就会生活在地狱的。
我不害怕。
只是不害怕而已吗?
不,是为了您,就算明知道是地狱,也会笑着走过去,哪怕前方是业火,我也会笑着踩过去。
李世真说完,终于有勇气抬头看着徐伊景,她的目光清澈纯粹,是一个少年初次爱一个人的坚定。她真的觉得她什么都不害怕,只要是为了徐伊景,跟全世界作对又算什么。她会得到什么下场,她会有什么后果,她会如何结束这潦草的一生,她全然没有考虑,她只是在这一刻有决绝的孤勇,像一个没有过去或者未来的人终究在茫茫的世界找到了存在的意义。她看着她,像看着自己的信仰,她笑起来,繁华的四月也因此失去了颜色。
而这一次,是徐伊景移开了眼睛。
晚宴很快就到了,李世真穿着徐伊景为她亲自挑选的礼服从车里出来的时候,顿时吸引了红毯上所有人的注意。她的粉丝举着写着她名字的灯牌,在粉丝区大声尖叫,李世真不是很习惯穿高跟鞋,从车里迈出来的时候双腿有些微微发抖,然而她挺直了自己的脊梁,深吸一口气,终于盎然挺拔地走上了红毯,抬着手,对着摄像机,对着相机,对着所有的人,挥手微笑。
她觉得从这一刻开始,她就不再是原本的李世真,她是一个演员,在镜头面前扮演着另外一个李世真。这个李世真,对着镜头不会慌张,面对人群不会紧张,她在镜头和人群面前,永远笑容得体,端庄大方,就是人们所能够想象到的那样的最完美的流水线爱豆,从此,不会再有任何一点点的稚嫩出现。
她走到签名墙,拿起签名笔,签下名字,转身,摆着各种姿势,对着镜头微笑,连微笑的弧度和眼神她都在家里对着镜子反复练习过很多次,直到连自己都认为完美无缺。然后她在招手的间隙,看到了站在工作人员背后的一个身影,正端着一杯红酒,浅浅看着她。
她对着那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点头,似乎是对着他笑了,又似乎没有,她只不过是在看着镜头。
签完名,李世真提着裙子下台,她的裙摆还是有些长,在下台阶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旁边立刻有人出来扶着她,她抬头,装作第一次见面而慌张的样子,对着朴建宇连声说谢谢。朴建宇客气地点点头,放开李世真,绅士地推到一边,李世真顺势挽住了朴建宇的胳膊,同时,悄悄把刚刚从朴建宇的袖子上扯下的袖口放进了手包里。
那天晚上的晚会乏善可陈,不过就是对yj过去一年业绩的歌颂,特别是对徐伊景个人奖项和能力的一次大总结。如果不是已经知道这是yj的年度晚会,几乎要以为这是徐伊景一个人的个人表彰大会了。徐伊景穿着得体的黑色礼服长裙,头发随意披着,坐在座位第一排,每当念一次她的名字,灯光就会打到她的脸上一次,而她只是在每一次叫到她的名字的时候略微含着笑点头,对身边的人虚情假意的恭喜说着谢谢。李世真端着酒杯,时不时看徐伊景一眼,然后她发现,朴建宇也在每一次灯光亮起的时候看着徐伊景,眼神若有所失。
怎么,朴先生对自己的当家花旦,有什么意见么?李世真举起酒杯,主动和朴建宇碰了一下,朴建宇苦笑着举起杯子,一口把酒喝干。
那个人,岂止是我的当家花旦而已。
这么说来,那些八卦都是真的咯?
八卦是真的还是假的,重要吗?嘴都是长在别人身上,谁能够管得住呢,朴建宇笑了笑,比如今天,假如我和李世真小姐多说几句话,等会儿再送你回家,那么就会有人说,我和你之间发生了什么,我和你之间有故事,有八卦,我送你回家是真的,而我跟你之间有故事,有八卦,就是真的了吗?
那么也要看朴先生,想不想这个成真了。李世真冲朴建宇笑了一下,灿烂若桃李。朴建宇脸色变了变,沉默着又要了一杯酒。
看来,你似乎很仰慕伊景。看到李世真总是时不时看着徐伊景,朴建宇忍不住问。
哪个进入娱乐圈的人,会不想要成为徐伊景呢?李世真笑着反问,朴建宇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是啊,谁都想成为徐伊景。
而我真的好奇的是,拥有一切的徐伊景,还会想要拥有什么,她的心里,是不是也有渴望而无法成为的人。朴建宇先生好奇吗,关于徐伊景的秘密?还是说,你就是徐伊景的秘密?
我……?朴建宇哑然失笑,如果我是徐伊景的秘密,那也许今天,坐在我身边的人,就不是李世真小姐了。
不如我们打个赌吧,朴建宇先生,李世真凑到朴建宇耳边,现场音乐声很大,她不得不凑的很近,在外人看来,她几乎是贴到了朴建宇身上。
不管你和徐伊景之间的八卦是什么,过去是怎样,以后坐在你身边的人,都会是我,你信不信?
朴建宇听完,忍不住笑出了声,而李世真得意洋洋地看着他,就像是任何一个妄图攀附豪门,从此飞上枝头的小明星。
晚会结束的第二天,李世真就给朴建宇打了电话,她说自己在包里看到了一个西装袖扣,觉得那应该属于朴建宇,想给朴建宇送去。朴建宇在晚会上喝多了,此刻还没有去公司,正在家里躺尸,接到李世真的电话,他轻浮地笑了笑,淡淡的说了句好。
这些年,这样的上赶着倒贴他的女明星,他已经见的太多了。
而唯一一个拒绝他的人,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徐伊景。
而那个拒绝了他的徐伊景,此时此刻,正在给即将出门的李世真打电话。
前辈,我就要去朴建宇家里,给他送袖扣了。
嗯。
前辈……
嗯?
在跟他说话的时候,看到他看着前辈的眼神,我觉得朴建宇也像我一样对前辈有很深厚的感情。
所以呢?
所以,你们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这个世界上,根本没有什么误会,有的只是不够努力的借口。徐伊景的声音听来冷淡,她似乎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有所牵扯,只是叮嘱李世真要小心。
其实没什么可小心的,李世真笑了笑,看到他看着前辈的眼神,想着他也许也怀着同我对前辈一样的感情,不知不觉就会同情朴建宇,所以跟他相处其实并不困难,只要把他想象成前辈就好了。
不,你跟他不一样。
因为他是前辈放弃的人,而我是前辈还需要的人,是吗?
不是说了吗,要成为我的镜子,这个世界上,能够成为我的镜子的人,只有你一个人。
前辈……一股热流涌动在李世真的胸口,她想要再说些什么,然而又觉得,什么都不用说,有这一句话就足够了。
朴建宇喜欢吉他和音乐,你就从这两个话题开始,应该可以吸引他的兴趣。他最喜欢的 乐队是披头士,过去的时候,可以带上两张披头士的绝版专辑,赵理事已经在给你送过去的路上了。
嗯,是。
要小心,不要弄碎了自己。
嗯,我会的。
世真。
嗯?
徐伊景愣了一下,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叫李世真的名字。她没有说,其实在晚会上,她也有时不时看着李世真那边,只是她那里的灯光总是暗暗的,她又特别擅长伪装,所以没有任何人知道,她也同样看着他们的耳语。她不知道怎么说此时此刻的心情,就像她其实并不知道她那天对李世真的回答到底是正确还是错误。她搞不懂喜欢这件事情,这件事情实在是太烦人,她也不知道怎么告诉李世真,从那天以后,其实她一闭上眼睛就会看得到李世真那天看着她的时候那双亮晶晶的炽热的眼睛。只是她后知后觉,直到现在,她才感觉到,心里的冰山在不安地涌动着,有了融化的迹象。
她的人生第一次一次性涌入这么多她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感情,她第一次发觉,钱和权利或者是演技都无法证明或者拯救什么,她什么也做不到,然而又并非什么都不想做。她一向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此刻有了溃败的迹象,而她还要装作云淡风轻,什么也没有,只是在心里焦灼的打着一场仗,几乎寸草不生,荒原遍野。
等事情结束,我再请你去上次那家餐厅吃饭,如何?
嗯,好。
那,再见。
前辈,再见。
李世真电话刚刚挂断,金作家就走进了徐伊景的办公室。这两年,在圈内最红的导演郑烈尹来到了yj,带着一个叫做white night的剧本,在等徐伊景。
靠着披头士的专辑和李世真对音乐的了解,那天跟朴建宇的见面出乎意料的顺利和融洽,朴建宇甚至主动提出要带李世真去周末举办的一场披头士小型歌迷纪念聚会上去,李世真当然笑着答应。等她回家,已经快要半夜,她准备要睡的时候,收到经纪人的电话,她被选为了郑烈尹的新剧white night的女二号,而女一号,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徐伊景。
李世真的人生,忽然之间顺利得不可思议,她不仅将徐伊景交代给她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好,她甚至拥有了一个光明正大的机会,可以天天看到徐伊景。她并不在乎这部剧成本多少制作怎样卡司多么厉害,她只在乎她跟徐伊景有多少场对手戏,她可以有多少天放任自己肆无忌惮得看着徐伊景。
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李世真的第一反应,就是,我要接,天上下刀子,我也要接。
然而她不知道,就是这个决定,改变了她的整个职业生涯和生命的轨迹。
许多事情都是这样,当他发生,你浑然不觉它的重要或者意义,你认为你只不过是顺着命运的河流,自然而然地前行,前方是滩涂还是激流,你无从知晓,无从预测,而你只不过想着念着彼岸的花,远渡重洋,只是
想看一眼。
只是当你看到的时候,花开或者花谢,就又是另外的一番光景而已。
往事就这样一波波冲击到李世真的心里,她有时都会奇怪,为什么都已经过去了三年,她回忆起来这些事情,却还是这样清晰深刻,仿佛昨天才发生。朴建宇笑了笑,问,确定不让我进来吗?
我想,你并没有进来的意义。李世真冷冷地说。
如果我说,我能够告诉你,三年前徐伊景离开的原因呢?
那也请你先告诉我,我才决定,要不要相信你。
李世真小姐,果真成长了不少,不枉费伊景为了你付出了这么多。朴建宇笑了笑。
三年前她之所以离开,就是因为你。她放弃一切,放弃唾手可得的yj,放弃韩国的地位荣誉,放弃她拥有的所有,两手空空回到日本重新开始,这一切,都是为了你。

评论(25)

热度(103)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