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是四个女儿的麻麻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番外——李世真的毕业礼(上)

老师在上

番外

李世真的毕业礼

走路的时候永远不好好看路,总是要徐伊景冷着脸命令她“不许再看我了,看路”,却总是会因此不小心撞到电线杆的,是李世真;

冬天的一双手冰冷,总是揣在大衣口袋里,走路的时候不看两边,有时候走得快了,就会把李世真一个人落在后面,发现以后就回头,对李世真伸手说,“再不抓着我的手,我就真的走开了”的,是徐伊景;

喜欢做家务,收拾家里,做各种各样的料理的,是李世真;

对食物虽然挑剔,然而却总是对李世真做的菜照单全收,什么都能够吃干净,却总是不肯夸李世真一句,只是说,食物不能浪费的,是徐伊景。

在一起了这些年,彼此对对方的习惯脾性性格都越来越了解,对方越来越像是自己的一面镜子,清晰深刻地印刻出自己的样子,同时让自己的样子越来越往对方的方向转变。

当然,也是看着对方,渐渐从神坛来到人间,沾满人间烟火气息,在红尘里打滚,转了转,片叶不沾身,滴溜溜的眼睛,镶嵌着星海,酿造着香气,模糊了光晕,再变成那句再熟悉不过的,李世真,不要再这样热烈得看着我了。

一开始的时候李世真会不好意思,听到这句话就乖乖的扭过头,到了后面李世真就无所畏惧了,因为她慢慢发现徐伊景就是一个纸老虎。她从顺从到反抗到说“我就喜欢看我对象,你有本事你也这样看你对象试试”再到回怼“怎么,是怕我的目光太热烈把你这座冰山融化掉吗,放心我会很小心,不会弄疼你的”再到“你是我的,我就愿意看,你管不着哼”,这中间就是堪堪四年的时光。

四年,李世真从大一新生,到大四学姐,徐伊景从副教授到正教授,再到即将升为经济管理学院副院长。

四年可真是改变了不少。

她们的相处像是情侣,像是师生,像是朋友,像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惺惺相惜相濡以沫又吵吵闹闹蜜里调油的恋人。李世真有时候觉得徐伊景老练老城老道成熟完美闪闪发光,有时候又觉得徐伊景倔脾气老顽固老花眼不讲道理。就像现在,此时此刻,徐伊景明明已经醒了,却还是假装睡着,背对着李世真,一言不发。

她不知道,自己假装睡着的时候,用手挠自己脸的时候,手就会放回原处,真的睡着的时候却不会。

这是李世真很多次观察徐伊景得出的结论。很多时候,徐伊景心里有事,有气,有不高兴,有不满意都是不会直接说的,她会怼到你怀疑人生之后片叶不沾地转身而去,然后在心里琢磨要怎么哄你。而高冷如徐伊景其实并不怎么会哄人,于是她第二天就会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于是她会在心里琢磨一个完美的曲折的迂回的和好计划,在这个计划实施之前她都会冷着一张冰山脸让你以为你们两个和好无望后会无期,在早上起床的时候通过装睡掩藏自己,直到李世真走了才起床。而往往都是李世真自己绷不住,她总是会因为觉得吵架的时候憋着气不说的徐伊景太可爱了而忍不住破功,笑着扑进还在认真装睡的徐伊景怀里闹她,叫她老师。有一次徐伊景受不了李世真的闹腾,就问她,干嘛总是这么喜欢笑,干嘛总是在闹了不愉快以后就喜欢叫老师,好像她在欺负她似的。李世真就把头埋在徐伊景怀里,勾着徐伊景的脖子,沉着声音说,没办法呀,谁让我这么喜欢老师呢。

所以,是喜欢老师,还是喜欢我?

李世真又忍不住笑了。

这个人,居然会连自己老师的身份的醋也吃,居然会因为觉得自己喜欢老师这个身份胜过她自己而生气。

然后她就看着徐伊景的眼睛,徐伊景眼角的泪痣,收起所有的笑意和戏谑,认认真真一字一句地说,喜欢老师,因为你是老师,如果你不是老师,是街上扫地的工人,是偶像剧的演员,或者是什么都不要紧,只要是你,我都会遇到你,都会喜欢你。

徐伊景有些忍不住想笑,然而还是用她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克制住了笑意,只是淡淡地看了李世真一眼,然后侧过脸。李世真趁机蹬鼻子上脸,凑过去亲徐伊景。徐伊景没有明确表示反对,李世真便收到了暗示,趁机一把把徐伊景扑倒在床上。徐伊景闷哼,说,李世真同学,现在是早上八点,咱们要去学校了。

我第一节没有课,你早上也没有会。你的课都是第三节,方便你吃糖醋排骨,我早就在教务处打听好了。

知道的这么清楚,有什么企图?

企图,就是你啊。

李世真……

就十分钟,十分钟好不好。李世真凑到徐伊景耳边,声音又低又软。她咬着她的耳朵说,就十分钟,好不好。老师。

徐伊景就不再说话了。

而这次徐伊景的装睡不一样。这次的吵架也和往常不一样。

而为什么吵架,其实是一个必然。

就像一个逻辑推理题,充分条件必要条件都有了,再画上一个箭头,就会产生必定的结论。

李世真大四了,所谓大四,就意味着要离开校园象牙塔,对自己的人生做出至关重要的选择。按照李世真的想法,是想要尽快工作,因为她想要快些多赚点钱,好把徐伊景包养起来。徐伊景对此不置可否,只说李世真倒是很有志气。而就在李世真每天乐此不疲地投递简历的时候,天上掉了一个馅饼,刚好掉到了李世真头上

作为顶级优良学府,s大和美国的k大是合作互助兄弟学校,s大和k大一直在搞人才互助培养计划,每年,s大和k大都会从本校有保研资格的学生中挑选出十个人到对方学校进行交流学习,

作为一个大一就高数满分,从来都是一等奖学金获得者,大学期间做科研拿奖到手软,绩点和社会实践都是满分的人,李世真毫不意外地成为了候选人。

崔书润告诉她这个消息的时候甚至明说了,李世真现在应该考虑的,只是去美国应该带什么行李。只要她点头,这十个名额里肯定有李世真的份。

出于对崔书润的尊重,李世真并没有当面拒绝崔书润,只是客气地说自己会考虑。她甚至也没有告诉徐伊景,因为她觉得这件事情无关紧要,这根本不会对她有任何影响。去美国读书,意味着至少一年的时间要合徐伊景分开,拜托,离开徐伊景一天她都要死要活的,何况是一年?

出于对自己生命安全的考虑,李世真觉得,学习机会虽然好,可是还是自己的小命重要。要好好活着,就得坚持五大受损一个对策——寸步不离徐伊景。

谁让徐伊景是她的天她的地 她的空气她的丹芭碧呢?

没出息,但是没办法。

所以,几乎是从崔书润的办公室一出来,李世真就把去k大留学的事情抛在了脑后,继续开开心心地投简历面试,每天回家的时候一脸兴奋地告诉徐伊景,今天自己在人才市场又投了多少公司多少hr对她表示了兴趣,又见识了多少极品面试对象。徐伊景话总是不多的,她最常做的事情就是聆听,听李世真讲得口沫横飞,听李世真讲得花枝乱颤,然后再在各种微妙的关键节点,加入一两句神来之笔的点评,一句话盘活所有琐碎的讲述,让李世真笑得前仰后合,而徐伊景正襟危坐看着李世真,仿佛全然不知道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反而笑得颠鸾倒凤的李世真自己像个傻子本傻。

而最近几天,李世真察觉到,徐伊景的话越发的少,她似乎是在等着李世真说些别的什么,因此在听她说话的时候显得更加的仔细,而每当李世真说出那些鸡毛蒜皮的时候,她的眼底就会流过一抹失望。然而徐伊景是不会自己主动告诉李世真她想要听什么的,李世真只能自己猜。她反反复复回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徐伊景此刻又想听什么,却总是摸不着头脑。被徐伊景隐约的期许所击中脑袋的李世真百思不得其解,只有在这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狠心一跺脚一个豁出去,抱着徐伊景说,那个,老徐啊。

怎么了,世真?

要要要要不今今天晚上你你你你做攻?

自诩自己为年下第一攻的李世真,做到这一步,可以说是用爱发电,感动姬圈,够得上是年度十佳情人了。

徐伊景却只是看了李世真一眼,然后深深看着她的眼睛,然后只说了句,今天世真找工作累了吧,晚安。

然后关灯,睡觉,闭上眼睛,一言不发。动作连贯连续,一点不像一个上年纪的人。

李世真木了,李世真愣了,李世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做得不对了。

不过李世真这人有个特点,就是该认真的时候认真,该丧气的时候丧气。她虽然因为徐伊景隐约情绪上的起伏而有所顾虑,然而这并不影响李世真继续做一个元气满满和丧气满满交叠宛如一个月来了三十天大姨妈的大学毕业生。在忙找工作到昏头转向的时期,李世真竟然接到了孙玛丽约出来见面的电话。

作为著名金汤匙,孙玛丽当然是不需要体会毕业找工作这种事情的,人家半年前就开始提前毕业旅行,冰岛玩去了。孙玛丽回国之后,刚好赶上李世真开始疯狂四处赶面试,因此一直也没见到。因此,对孙玛丽的见面要求,李世真也没怎么介意,只当做是姐妹们的聚会好happy。见到孙玛丽,李世真还揶揄,哟,知道的这是咱们玛丽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个超模呢。

孙玛丽却没理会李世真的揶揄,只是颇为玩味地看着李世真,然后啧啧了半天。

李世真被孙玛丽看得有些发虚,忍不住问,孙玛丽,这么肉麻兮兮看着我干嘛,要把我吃了啊。

我在想啊,这么好看的咱们李世真,下次再见得什么时候啊,孙玛丽叹口气,随后便一脸八卦地问李世真,诶,我还真以为你为爱不悔,为了你们徐伊景,只要是离徐伊景方圆八百米之外的地方你都不会去呢,这次下了这么大个决定,看来你是真的长大了,了不起,了不起啊。

你在说什么啊孙玛丽?李世真一头雾水。

喂,到了现在,你跟我还装什么蒜你,孙玛丽一脸不屑地看了看李世真,你要去美国的事情,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好吧。

美国?什么美国?你说我要去美国??李世真惊得一下子从座位上弹了起来。

你不知道?不是你自己同意的吗?孙玛丽也迷糊了。

你是在哪里看到的这个消息?

我爸在教务处的熟人啊,我爸去给我搞成绩的时候,我爸还拿你教育我,说我跟你关系这么好,你可以保送去美国,我却还要我爸爸亲自出面给我摆平专业课不及格的事……诶李世真,李世真你去哪儿?

孙玛丽再次没说完,就只看到李世真光速飞奔离开了餐厅。

孙玛丽以前听过一首歌,叫龙卷风,她觉得特别适合李世真。

真像一阵风,吹完她就走,这样的节奏,谁都无可奈何。

谁能奈何?大概也有风雨不动安如山的徐伊景能够奈何。

可真是天生一对。

孙玛丽愤愤不平地想,哀叹着自己被李世真放了鸽子这个事情,又要了一份黑森林。

李世真回到家里的时候,徐伊景正端坐在客厅的大沙发上,惯常地挺直了脊梁,环抱着双臂的坐姿,似乎正在等李世真。李世真深呼吸两下,尽量平息自己的心跳,走到徐伊景对面坐下,她有些发抖。

她已经给崔书润打了电话,崔书润如同她自己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那样吃惊。只是崔书润说,难道不是李世真自己同意的吗?毕竟这件事情,是伊景转达的啊,所有的手续也是在伊景的监督和催促下办理的,我们都以为,她代表的就是你的意思。

是啊,整个学院,整个学校,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李世真最听徐伊景的话,李世真完全从属于徐伊景,李世真根本离不开徐伊景。所以徐伊景做的一切,谁也不会想,谁也不会怀疑,这不是李世真的意思。甚至就算一开始不是李世真的意思,最后也会因为这是徐伊景要求的,而成为李世真的意思。

就像大三那年的科创项目,李世真本来更加想要做一个创新型项目,而徐伊景认为为了稳妥,也为了李世真当时关键的国家奖学金评定,她应该选择大项目,同更加专业的实验室合作。因此,李世真放弃了那个民间自发科研,而投入了徐伊景给她联系的实验室。结果当然是好的,李世真参加的项目拿了学术交流节一等奖,并顺利拿到了国家奖学金。然而,她偶尔也会想,假如自己参加了那个自发的科研项目,结果会怎样?

结果当然没有意义,李世真也不会让自己沉溺在如果里。然而此刻她坐在徐伊景面前,却又开始忍不住想如果。

老师。她哑着嗓子,却没说话就开始哽咽。她红着眼眶,委屈巴巴地看着徐伊景,徐伊景看了她一眼。

老师,为什么替我做决定,我……

就快去美国了,可以准备收拾行李了。徐伊景的声音很平静,李世真听不出来是悲是喜。李世真颤着声音,又叫了一句老师。徐伊景看了李世真一眼,没有再说话。

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李世真艰难地问。

那么,你又为什么瞒着我,为什么不告诉我,你有了去k大保送交流的资格?

我……李世真不知道怎么解释,她该说她忘了,还是该说她觉得这不重要?或者一开始她就是害怕,她怕徐伊景会让她去k大。因为她知道按照徐伊景的脾气,她一定会让李世真做更有利于她的将来的选择,绝对不会让她因为不想离开徐伊景方圆八百米以内这种傻乎乎的理由而放弃k大这么好的学习机会。

只是,徐伊景就这么舍得离开她吗?徐伊景就不会舍不得,不会难过,不会心痛,不会也像是自己一样,片刻也不想离开自己爱的人嘛?

李世真委屈极了。

然后她看到徐伊景放了个什么东西在桌子上。

是飞机票。


评论(2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