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番外——旅行

老师在上
番外
旅行

徐伊景太瘦了,李世真抱着她的时候,只觉得她前所未有的小,盈盈一握,在自己怀里,仿佛是不存在的某种微小的物体。她害怕徐伊景会突然消失,于是忍不住抱的更紧了一点,再紧了一点。她把头靠在徐伊景的背上,脸埋在徐伊景的衣服里,深深地呼吸着徐伊景的气息。她也不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只是喃喃叫着,老师。老师。
她从一开始就对徐伊景怀着一腔孤勇,一腔热血。此刻她们在李世真的身体里翻滚,像是灯下簌簌飞舞的尘埃。围绕着灯光,奋不顾身,哪怕一辈子也够不到,却也执念至深地留恋盘桓,一步也不肯离开。
世真。
嗯,老师。
要不要进来喝杯水?
李世真反应了几秒钟徐伊景说的喝水是什么意思,她也不确定这个时候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她只有红着脸点头。正好,说了大半夜的话,确实也有点渴。然而她真的走进房间,徐伊景四处翻找,也没有找到可以喝的水。李世真盘腿坐着,看徐伊景四处搜寻的背影,突然明白了点什么。
老师。
嗯?
你,可不可以过来一下。
徐伊景停下手中的动作,身子不易察觉地有些僵硬,李世真拉住徐伊景的袖子,她穿的是简便的浴衣,袖子比平常都要宽大些。她这么一拉,徐伊景的锁骨就隐隐约约漏了出来,徐伊景不得不弯下身子,然后李世真趁机勾住徐伊景的脖子,深深吻了上去。
她吻得很深,却并不用力,只是贪恋徐伊景唇齿间的温暖,翕动着嘴唇,似乎想要索取更多。她细细地吻,就像要探寻徐伊景所有的秘密跟深沉,像吃着果冻那样,一点点吮吸。它柔软而光滑,还伴着甜甜的汁液,她用舌头尝了,的确就是她想象过的味道。她忍不住又往前进了一步,她总觉得她还想要更多的徐伊景。她怎么会这样的要不够徐伊景。
然后徐伊景张开了嘴巴,在李世真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把她扑在了床上。
徐伊景一贯冷冽冷静的气息,此刻有些乱了。她在喘气,李世真感觉得到,她的身体在发热,李世真也感觉得到。而徐伊景却没有进一步,似乎在等待这样的冲动消散。李世真当然不能错过,她此刻顾不得更多的害羞,只想凭着自己本能的冲动,让这一刻久一点,再久一点。
她又软绵绵地叫,老师。
然后伸手去抚摸她的脸。
徐伊景抓住了她的手。
世真。
她目光随着窗外的星光一起,投射在她脸上。却比任何光都要亮。
老师。
你,不会后悔么?
李世真愣了愣。
所以,这么久了,老师一直都不动我,就是害怕我会后悔?
徐伊景似乎并不想承认,然而此刻,她只有缓慢而郑重地点头。
你太年轻,做事冲动,我怕……
徐伊景没有继续说话,因为李世真再也忍不住,挺起身,吻了她。
这一次她的吻,热烈而冲动,似乎是终于可以肆无忌惮表达自己的感情,再也没有顾虑,积压太久的热情,野火燎原一样汹涌。
原来她是在害怕自己会后悔。原来她并不是不够喜欢。
李世真曾经猜测过为什么在一起这么久她们还一直相敬如宾的理由,她猜测了一千种一万种,而现在她知道了真正的理由,这理由让她感动到几乎要哭出来。
老师。
她在密密麻麻的吻里,抽出空附在徐伊景耳边说,我永远不会后悔。我有你,怎么会后悔。
徐伊景捧住李世真的脸,她认真地凝视着她。李世真的眼眶里有浅浅的眼泪,而她的表情却是在笑,坚定而执着,仿佛就算徐伊景是个火坑,她也会毫不犹豫地往下跳。
而徐伊景并不是火坑,徐伊景只是一座因为李世真而融化的冰山。
她看着李世真,直到自己也开始笑。她凑过去,用舌尖舔李世真眼角的泪水。她说。世真是糖做的么,怎么会眼泪也是甜的。
李世真说。因为,那是为了你而流的眼泪啊。
徐伊景跟李世真都是第一次,在情欲之下,两个人都显得有些冲动而笨拙。徐伊景伸手想要解开李世真的裤子,却怎么也解不开。李世真有些害羞,她穿着她的睡裤,还把裤腰带打了个蝴蝶结。而现在,蝴蝶结像是阿瓦达索命咒。李世真自己也慌乱地想要解开,徐伊景却微微皱着眉头,两手抓着线头,一用力,就把它给堪堪撕烂了。李世真也没那个力气去思考自己明天起床怎么办,她只觉得此刻汹涌的热情快要融化了她。她跟徐伊景,第一次毫无任何遮挡地紧紧拥抱在一起,在一个星光遍地,寂静无声的山林里。她渴望可以贴着徐伊景的每一寸皮肤,让她们就这样融化在一起,永永远远也不要分开。
星光碎了,星光裂了,漫天的星星都在摇曳了。她不知道怎么,竟然仿佛看到烟花在爆炸。她抱紧徐伊景光滑的背,徐伊景平时总是偏冷的身体,此刻爬满了细密的汗,李世真一寸寸摸下去,感觉到自己也跟着一寸寸沦陷。她在最快乐的时候,执着地要徐伊景看着自己,两双眸子里,似乎藏了一整个天地。她不知道怎么的,又想要流眼泪,于是她只能一遍遍叫她,老师,老师。
徐伊景抓着她的手,温柔地含在自己嘴巴里,逐一亲吻她的手指。徐伊景也叫她,世真,世真。
大概从此,再没有人,可以这样温柔地呼唤她的名字,却惊天动地,动魄惊心。
她们俩一直折腾到快要凌晨才睡。李世真终究支撑不住,睡得很沉。她模模糊糊地伸手四处摸徐伊景在哪里,每一次徐伊景都会温柔地抓着她得手,说世真,我在。而最后一次她寻找徐伊景,徐伊景却不在了,李世真一个激灵站起身,看到徐伊景穿着睡衣,站在门口,门只开了一条小小的缝,而门外,肉眼可见一大群人。
李世真就在我房间,没有失踪,不用担心。
她听见徐伊景朗声说。
而门口一片的小声的议论。
李世真顿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一个鲤鱼打挺起来,看见自己一丝不挂。她徒劳无功地找来自己的睡衣,嗯,已经被撕烂了,烂得透透的。
徐伊景关上门走过来,看到她醒了,李世真羞了脸,拉着被子盖住自己,说什么也不看徐伊景。徐伊景耐心叫了她几声,见李世真不出来,只有含笑说,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走了,今天还有参观日程呢。
不,不不……李世真无可奈何,抬眼可怜巴巴看着徐伊景,徐伊景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递给她一套衣服。而那套衣服,一看就是徐伊景的。李世真虽然不情愿,可是此时此刻,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有磨磨蹭蹭穿上徐伊景的衬衫西装裤。她们本来身量就差不多,穿的刚刚好。徐伊景打量了李世真一下,眉宇间飘过一丝不豫。李世真正想问怎么了,就看到徐伊景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一个别针,把自己胸口给别住了。
李世真噗嗤笑了出来。徐伊景却怀抱着胳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李世真觉得徐伊景很可爱,扑过去又想吻她一下。徐伊景虽然嘴上说着,再不出去,她们就要来敲门了。却还是温柔地抱住李世真,任由她欢快地亲着自己。
过了好一会儿,李世真终于意犹未尽地放开徐伊景。徐伊景理了理衣服,自然地牵着李世真的手往外走。一推开门,李世真差点晕过去。
所有经管学院的人都穿戴整齐,站在徐伊景房间门口,以孙玛丽为首,大家都是一脸撞破八卦的戏谑。
李世真同学,昨天晚上,怎么突然就失踪了啊,来找徐老师一整夜,不会是为了让徐老师给你辅导高数吧?
孙玛丽边说边笑。其他人捂着嘴巴,也在笑着看李世真。
这个情况。谁都知道,一个大半夜穿着睡衣从房间里失踪,第二天从别人房间里穿着别人的衣服走出来的成年女大学生,究竟意味着什么。
李世真脸红如烙铁,支支吾吾,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气孙玛丽,心里想,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世真是我的爱人,我们俩睡在一起,这没什么不妥。大家集合完毕就去校车吧,今天我们去普胜寺。
徐伊景说完,根本没意识到她丢出去一个深水炸弹,依然自然的把李世真牵着就往外走。所有的猜测戏谑,在徐伊景的坦荡面前都荡然无存。李世真都愣了一下,没跟上徐伊景的步子。徐伊景停下来转过身,看了她一眼,李世真看着那么坚定而淡然的徐伊景,觉得从脚底开始,生出了无穷无尽的勇气。
她欢快的跑过去,抓住了徐伊景的手。
她想,怎么会后悔,怎么可能后悔。
永永远远,都不会后悔。
我爱你啊,徐伊景。
就像你也爱我一样。

评论(66)

热度(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