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因你长夜永未央

因你长夜永未央
1
大部分人的生日,都渴望着蛋糕礼物。
然而李世真的十八岁的生日,却跟别人不大一样。这一天,她不仅不收礼物,反而要把自己作为礼物送出去。
甚至她早就打定主意,为了得到她想要的,不光送出去自己,哪怕送出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她也在所不惜。

那句徐伊景总是挂在嘴边的话怎么说的来着,“要正视自己的欲望,要懂得付出和收获的度。没有付出却什么都想要,那是小孩子才做的事情。”

所以,她决定听徐伊景的话,牺牲奉献,燃烧自己,但为君故,万死不辞。

虽然她现在有的一切都是徐伊景给的。
李世真从十四岁开始就明白地知道自己的欲望。从十四岁开始,她的生日就没有许过别的愿望。
而经过了一年又一年的祈祷和突然无用的等待后,李世真突然悟了。既然她想要的不会主动到她怀里来,那么为什么不干脆一点,她走到她想要的身边去。
为此,她暗中筹划,默默忍耐,给自己定下了十八岁的这一个期限。
这一天,终于要到了。
李世真有些心烦意乱,心浮气躁。她到底还小,遇到重大的事情就会耐不住性子。徐伊景以前常说她这样不好,成大事的人,就是要沉得下性子,心里有再多的计划也不能表露出来,否则,就会被你的对手抓住弱点,将你打倒。
而李世真是不在乎被徐伊景抓住弱点的。因为她知道自己也同样是徐伊景的弱点。

我是你的弱点,而你是我的弱点。彼此牵制,相生相克。一看就是完美的一对。


李世真一直对生日的感情都很微妙,因为六岁那年生日,她母亲病故,因此她来到孤儿院。而七岁那年,她在一票孤儿之中被徐伊景选中来到徐伊景家里,成了徐伊景对外宣称的侄女。

两次生日,一次毁灭,一次重生。

她到现在都还记得,她被徐伊景选中的那天发生的一切。那天李世真有些感冒,料峭春寒的春日里,孤儿院的桃花正酝酿着绽放,空气里浮动着暗香。

李世真一个人坐在孤儿院的秋千上,表情倦怠冷漠地看着孩子们在会客室门口排队,为了争取一个收养的机会而争得头破血流。
她早就已经看透也看腻了孤儿院的孩子们为了争取收养机会而上演的戏码。她曾经也是哪些表演者之一,而今天的李世真累了,她不想再去演一个完美无缺的孩子。
那天的收养者似乎有些不一样,孩子们聚在会客室的门口,一个挨着一个进去,出来的时候,却每一个人脸上都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饶是淡漠如李世真也好奇,门背后的人到底是不是长着八只手的怪物。最终,没有一个人得到这次的收养者的喜欢。最后走出会客室的叫做颂美的孩子刚走出来就嚎啕大哭。而颂美是李世真在孤儿院唯一的朋友。
李世真顾不得自己还在头晕,冲到会客室门口把颂美扶起来。颂美却只是哭,李世真没办法让她起身。在颂美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李世真的视线里出现了好几双腿,踩着高跟鞋,穿着一看就质地不凡的大衣,李世真仰起头,看到了好几个人的脸。
她那时候还小,还任性,还冲动。大概是病痛让她失去了一贯的伪装,她跳起来,抓着其中一个戴眼镜的女人的衣服嗷嗷叫唤,质问她们都做了什么,让他们对颂美道歉。戴眼镜的女人一脸无辜地看着她,说小朋友,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我们什么都没对你的朋友做。而李世真不依不饶,血红着眼睛,非要讨一个说法。
在僵持的时候,李世真第一次看到了徐伊景。
她从从容容,从会客室出来,面无表情地看着李世真对戴眼镜的女人的撕扯。她明明什么也没说,只是看了李世真一眼,眼神里湖光山色,秋水连天,仿佛藏着料峭了一个冬天的寒冷。李世真结结实实打了个冷颤,手不自觉就放开了。

那就是徐伊景,一个眼神就足以让她缴械投降的徐伊景。
代表。戴眼镜的女人恭恭敬敬地叫了她一声,徐伊景垂下眼眸,看着李世真。李世真不敢看她,她感觉到莫名的心虚。
不知道是不是李世真的错觉,眼前这个女人的眼神虽然冷,可是在看着她的时候,却像是在寒流下不经意地流过了一股热气,它们隐藏着重重的寒冷之后,是千万年才有一次的心动。

李世真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并不是很懂这样的情绪意味着什么,然而,也是孩子才有最本能的直觉,能够察觉到这细微的情感波动。
你叫什么名字?
李世真。
大概是李世真说话的声音太小,徐伊景听不清楚,于是她蹲了下来,深沉如海的视线,就那么落在了李世真的身上。李世真无处可躲,只有怯生生地接住了她的目光。
你叫做李世真是吗?
李世真点头。
从现在开始,我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记住,因为我不会说第二遍。她看着李世真,仿佛面对的并不是一个才七岁的孩子,而是一个年龄相当的大人。不知道为什么,这样的感觉,让李世真十分受用。
如果你想要保护你的朋友,就要有足够的能力和担当,这个能力并不是特指你可以为他做什么,而是首先,你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小孩子无理地叫嚣吵闹,大人看你可怜,为了让你闭嘴,也许会给你块糖吃,而这并不意味着你对了,相反,这很悲哀。你的朋友哭,一开始是因为我没有选择她,而现在开始,她还会继续哭,因为我不光没有选择她,并且,我还选择了你。
徐伊景说完就站了起来,站起来的时候,她顺便自然而然地牵了李世真的手。李世真懵懵懂懂,一下子回头看颂美,一下子仰头看徐伊景。从那以后 她都再也没有胆子那样看徐伊景,从她的角度,她看到徐伊景雕刻一样的下巴,她若隐若现长长的睫毛,和她脸颊上的那颗痣。她不自觉地就开始喜欢那颗痣,因为她自己也有。遗传自她的母亲,她们家族的特征。就是左脸颊上的这颗痣。
这颗痣一下子拉近了李世真和徐伊景的距离,她莫名对这个冰块脸有了好感。
而这个好感,在徐伊景在众人的视线中淡然地拉着她的手,带她坐上她一看就很贵的车离开孤儿院的时候到达了顶峰。李世真一直都在渴望着能够离开这个地方,而如今,她终于做到了。唯一不好的是她在人群中看到的颂美,颂美含着眼泪,委屈地像被丢掉的玩具。李世真觉得愧疚,她甚至没来得及跟颂美说告别。于是她抬头哀求地看徐伊景,而徐伊景微闭着眼睛,淡淡地说,不是每一次离开都需要告别,有时候,不告别比告别更好。
李世真那时候还小,并不懂徐伊景到底在说什么,她只是隐约觉得很有道理,她应该听徐伊景的话。徐伊景说的做的都是对的。
所以她从来没问徐伊景为什么选择她。她知道徐伊景做的对。

李世真七岁,徐伊景二十七岁。她大她一整个青春,长她整整二十年的生命。她们此前错过的人生,从这一年开始密密交集,互相缠绕,密不可分,越陷越深。
到徐家的第一个晚上,李世真失眠了。作为一个个孤儿,昨天还睡在孤儿院硬邦邦的上下铺,今天就睡在厚厚的软软的大床,这种转变本身就让人心神激荡,何况她还有满腹的紧张期待不安。思来想去,李世真觉得,自己好歹还是个孩子,应当是有特权的,她决定行使特权,任性一回,于是她悄悄打开门,想要去徐伊景的房间,死皮赖脸地跟着徐伊景睡。
可是她一打开门,就看到徐伊景正若有所思地站在她的门口。李世真突然的开门,似乎打乱了她的思路,一大一小,面面相觑。
终究还是徐伊景淡定自若,她问李世真,吃宵夜么?
李世真摇摇头。
徐伊景转身就要走。
在她转身的霎那,李世真软软地抓住了她。
我,我,我害怕……
如果害怕,就打败它,而不是被它打倒。
我知道,可是我,我还是害怕……
徐伊景冷着脸看了看她抓着她的睡衣袖子的手,又看了看李世真泫然欲泣的脸。李世真小时候长得非常可爱,满满的婴儿肥,脸饱满地就像是刚摘下来的进口打蜡大苹果,她一旦拿出哭唧唧的脸,没人受得了她的委曲求全,她也因此逃脱过孤儿院很多次的体罚。
徐伊景叹了口气,将李世真抱了起来,安稳地放在床上,替李世真盖好被子。后来李世真才知道,这大概就是徐伊景哄孩子的极限。

然而当时的李世真不知道。

她只是贪恋徐伊景的温暖,想要徐伊景多陪他一会儿。于是她不管不顾地继续拉着徐伊景的袖子,哪怕徐伊景皱着眉头死死盯着她,她也绝对不放开。
一次性想要太多东西的话,也许最后什么都得不到。徐伊景如是说。
李世真却摇头,扑扇着大眼睛看着徐伊景。
我,我睡不着的时候,我们老师,都会给我唱歌的。
徐伊景的冰山脸有些地动山摇。
直到现在,李世真回想起徐伊景当时的表情都会想笑。也只有七岁的李世真才有勇气,会要求徐伊景为自己唱歌。而徐伊景大概也只有对着七岁的李世真,才会皱着眉头,一脸无奈地给她唱歌。唱的好像还是当时很著名的电视剧的主题曲,名字叫悲谈。
除了徐伊景,谁会给一个孩子唱一首叫悲谈的歌做催眠曲。
然而就是这首歌,就是徐伊景几不可闻的没有半点情感起伏的歌声,就此陪着李世真走过了她的年少,她的青春,流动在她的血液里,将徐伊景三个字随着音符,一点点刻进她的骨里肉里,再没有任何人可以取代。
从十四岁开始,李世真就知道,她爱徐伊景。不是随口说说,不是对于一个长辈的仰慕,不是这些所有的其他的情感。
她爱她,就是一个人爱着另外一个人,爱慕她的灵魂,渴望她的身体,想要她的一切,要朝朝暮暮的陪伴,要天天年年的永恒。
她爱她,从十四岁,或者从她第一次见到她开始。
她为此一直计划着要将自己献给她。
就在她,十八岁生日的这一天。

而这一天,就要来了。

评论(53)

热度(135)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