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因你长夜永未央——3

因你长夜永未央
3
李世真生日当天,她还是照常去学校,放学之后回到家里,一向低调的徐家已经被鬼斧神工地装饰一新,客厅搭上了一个堪称专业级别的舞台,大大的宅子被装饰地仿佛一个崭新的顶级会所。她知道,这都是徐伊景安排的。在徐伊景的老派思维里,大概觉得年轻人都会喜欢热热闹闹地过生日。如果徐伊景知道,李世真心心念念,想的就是要在自己生日的时候把徐伊景扑倒,让她老树开花,烈士暮年地焕发她的第二春,不知道徐伊景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其实按照李世真的本意,她根本不想这么铺张办什么生日会,可是在经过了综合考虑之后,她认为还是需要这么一个契机。人多才乱,乱了才有机会。
她的计划说来复杂,但是也简单。众所周知,徐伊景是一个很讲究很有品味的人,业余的爱好,除了打枪就是喝红酒。对不同的红酒,徐伊景有不同的喝法,并且还闷骚地配了不同的杯子,因为她说过,不同的酒有不同的挂杯度和不同的口感,与之匹配的杯子才能够最好地留住红酒的香味,让它在和杯壁的碰撞中散发出应该有的韵味。而徐伊景同时也是个对饮食非常小心细致的人,对送到嘴边的东西,她一向都是万二分的小心翼翼,哪怕是在自己家里。所以,怎么把混合了李世真精心准备的药的酒送到徐伊景嘴里,就成了李世真最大的问题。
因此,李世真在当天所有的酒里,都下了药。
哪怕徐伊景再小心细致一万倍,也不会在李世真的生日宴会上对酒有太多挑剔。而这只是李世真计划的第一步。因为光喝下那个药是没用的,它无色无味,连个调味品都不算。李世真会在徐伊景专用的酒杯内壁再撒上一层细细的粉末,混在酒里的药和涂在杯子上的粉末一相逢,才能胜过金风玉露。
当然,这也不足以产生李世真想要的效果,这顶多会让徐伊景头晕目眩,让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因为喝了酒而产生晕眩。徐伊景在这种场合肯定不可能走,她会到自己的书房稍作休息,喝一杯冰美式或者解酒药再出来。而李世真会在徐伊景的房间里点燃熏香,这才是最后也是最关键的一步。
当然,李世真会提前藏在徐伊景的书房等着徐伊景,只要徐伊景药效一上来,李世真就会首当其冲出现,成为徐伊景最渴望的“醒酒药”。至于宾客,她会让理事出面,就说徐伊景年纪大了不胜酒力,孝顺的李世真要去照顾自己的姑妈,所以无法再奉陪,大家开心一场,好聚好散。
这个计划完美无缺,算无遗策,连李世真自己都对这个计划感到啧啧称奇,惊叹自己怎么会这么聪明,想到这么完美的计划。不过也难怪,毕竟是徐伊景一手带大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天天看徐伊景在办公室运筹帷幄,李世真早就知道猪滋味了。呸呸呸,什么猪,徐伊景才不是猪。
徐伊景啊,徐伊景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穿花棉袄的哈士奇。
李世真一边想着,一边美滋滋地笑了起来,仿佛一个完美的从漫画里走出来的怀春少女。
世真,这么开心,不会是知道了代表给你准备的礼物吧?金作家从李世真身边经过,看到李世真傻笑,忍不住也笑着跟李世真打招呼。
礼物?她给了我什么礼物,又是支票么?李世真也笑了。徐伊景给礼物一向直接,她很少费心思猜李世真想要什么,所以每年的礼物都是给支票,长一岁就多给一千万,从来没有任何一丝丝的不同。可怜李世真,年纪轻轻就成了亿万富翁,然而那些钱,她一次也没有机会用。
你还不知道啊?金作家无助嘴巴笑了起来,刚好此时,全场灯光暂时暗了下去,金作家捂住李世真的嘴巴,故作神秘地往客厅中间搭起来的那个临时舞台看了一眼,李世真一脸疑惑,心想莫不是徐伊景要亲自上台给她唱悲谈?
然后她一回头,李世真整个人呆住了。
灯光流彩,音乐沸腾,从舞台下缓缓升起的,不是现在最当红的组合in school的忙内uoe是谁?
李世真大脑空白了两秒钟,没搞明白uoe跟自己的联系到底在哪儿,然后她忽然想起来了,是上个月,自己整日都在苦思到底该怎么生扑徐伊景,每天都若有所思,无精打采。连徐伊景都绷不住,忍不住问她到底怎么了,当时,电视里刚好在放in school的打歌mv,uoe恰好出现在屏幕里,又唱又跳又抛媚眼。李世真随手一指,装作不好意思地说,自己最近,迷了个爱豆,天天看她的各种视频,晚上没睡好。徐伊景当时只是淡淡地说,年纪轻轻,不要玩物丧志了。
没想到徐伊景居然记在了心里,还让in school来给自己的生日会献唱。
李世真其实不怎么关注娱乐圈,然而她也知道,in school最近红的可怕,特别是人比团红的uoe,能够让uoe出现,不仅仅是用钱就可以解决的。徐伊景背后到底做了什么,李世真不知道,只是她看着唱唱跳跳的uoe,心里不知道怎么,想到了来到这里的第一天,给自己唱悲谈的徐伊景。
徐伊景说话声音很好听,低沉,缓和,像是冰过的水。然而她唱起歌的时候,声音就显得干瘪没有情感,其实说实话,并不是很好听。然而在幼小的李世真心里,徐伊景唱的歌却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她在无数个睡不着的夜里,都会在脑海里自动播放徐伊景那天唱给她的歌,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徐伊景自己都不知道,她曾经在多少个李世真无眠的夜里,给过李世真这个世界上最轻柔的安慰。
uoe的出现让全场出现了一个小高潮,不少来到现场的李世真同学都兴奋地拍照,咔嚓咔嚓闪个不停。uoe退场后,灯光并没有亮起来,从台后缓步走过来的,不是徐伊景又是谁。
徐伊景一向不喜欢抛头露面,这些年公司的活动她都很少公开发言。然而此刻,她站在台中央,穿着一身暗红色的西装套服,目光沉静而温柔,拿着话筒,只是一眼,一眼就是万年。
欢迎大家,我是李世真的姑妈,徐伊景。
这是徐伊景第一次自己公开承认自己的姑妈身份,李世真站在台下,温柔地看着她。
很感谢大家,来到世真的十八岁生日会。十八岁,是一个开始,也是一个结束,今天开始,世真就不再是一个小孩子,她进入成年人的社会,要学着承担,学着负担,学会接受,学会谅解,学会忍耐所有她原本不能够忍耐的事情。成长是残忍的,然而也是美好的,我希望今夜会是一个美好的开始,因为世真,是上天给过我的,最好的馈赠之一。现在请让我们举杯,祝世真生日快乐。
徐伊景说着,举起了她手中的酒杯,冲着台下的李世真淡然一笑。李世真也笑着看着她,在众人的祝福和举杯中,她看着徐伊景将手中的红酒一饮而尽。
她怀揣着不可告人的隐秘的兴奋,等待着真正属于她的成长的时刻来临。她在人来人往之中看着徐伊景,她在掐着时间。
药效很快的。
她是如此的兴奋而期待,以至于她都忽略了徐伊景刚刚说的话。
学会忍耐所有她原本不能够忍耐的事情。
世真是上天给过徐伊景的,最好的馈赠之一。
三分钟时间一到,刚走下舞台的徐伊景就扶住了自己的额头。李世真立刻走上去扶住徐伊景,关切地问,怎么了。徐伊景微微皱着眉头,只说自己没事,大概是酒喝急了,要去休息一会儿。李世真坚持送徐伊景到了书房门口,将门关上。然后她忽然想起,还有一个东西没拿。
她跟徐伊景的第一次,当然必须完美。她当然要准备好手指套。
而她竟然将它放在了自己房间里。
这也不能怪李世真,毕竟她回家就换了礼服,这礼服什么都好,就是没有口袋。
反正药效要发挥出来也要一段时间,李世真一路巧笑倩兮向所有人打招呼,一边快步回到自己房间。找到她要的东西后要关门的时候,她忽然看到徐伊景的床头多了一个什么东西。
徐伊景的房间一向整洁,所有的东西都必须安稳地放在该放的地方,这么多年,李世真从没见徐伊景床头出现过什么别的东西。那里一向空旷无物。
出于好奇,李世真走了过去。
那是一个老式的诺基亚翻盖手机,正在充电。这手机看起来,仿佛比李世真还要老。李世真想不通,徐伊景为什么会突然要给这么一个看起来甚至不能够打电话的手机充电。她下意识地打开手机,幸好,那个年代的手机并没有开机密码。一打开,她就看到手机停留在一个短信界面。
我们从此,就不要再见面了,伊景。
那条短信是这么说的。
而发送短信的人,叫做都桃姬。
李世真仿佛遭到了电击,她整个人都傻掉了。所有的回忆,电光火石,在一霎那之间串联起来。第一次见到徐伊景的时候,徐伊景看到她的眼神。她对徐伊景产生好感的那颗痣,那颗遗传自自己母亲的痣。徐伊景微微闭着眼睛,对她说,有时候不告别比较好。徐伊景在她身边轻声说,可是我想救的人,已经不在了。徐伊景说,有些你不能忍耐的事情,也要学着忍耐。
所以,一切的一切,原来,是这样吗?
李世真知道自己不可以,然而她没办法控制自己。她捂住自己的嘴巴,翻看完了诺基亚里所有的短信。老式的诺基亚,短信只能够存储五百条,而里面,也就满满当当地塞着五百条。从第一条开始,她仿佛跟着她们回到了二十年以前。在那个时候,一个叫做都桃姬的人,和一个叫做徐伊景的人,她们都还是少年,她们,在热烈地相爱着。
都桃姬说,喂,这学校保护费都让你收完了,我可怎么办?
徐伊景说,那你再从我这儿收一次不就好了。
都桃姬说,算你识相。
徐伊景说,可惜,有的人打架永远打不过我,这辈子也收不回去。
都桃姬说,喂,你是不是想死。
徐伊景说,那要看你舍不舍得。
都桃姬说,放假了,好无聊,好想你。
徐伊景说,现在下楼,我在这里。
都桃姬说,喂!
徐伊景说,不要总是叫喂,显得很没有礼貌。
都桃姬说,那叫你什么,叫小景景吗?
徐伊景说,那你还是叫喂吧。
都桃姬说,不,我就要叫小景景,小景景,小景景!
都桃姬说,景景,不要不理我嘛,你啊一声啊。
徐伊景说,啊。
……
五百条,不多,不少,整整五百条。她在这里,看到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徐伊景。她不再是一座冰冷的山峰,她是暖的,她是热的,她有她的少年脾气,她有她的热烈追寻,她仿佛是一个李世真完全不认识的徐伊景,在二十年前的时空里,像是现在的李世真爱着她一样,爱着二十年前的都桃姬。到了后来,短信的时间间隔越来越长,她们发的东西 越来越少。倒数第二条短信和倒数第一条之间,隔了差不多半个多月。
倒数第二条短信里,徐伊景问,那么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呢。
半个月之后,都桃姬说,那,我们就不要再见面了,伊景。
徐伊景没有再回复她。
事实的真相到底是如何,李世真无法去思考,无法去承受。她只是觉得头疼,天旋地转,身体仿佛不再是她自己的。她有些支撑不住,软软地倒在了地毯上。她什么也没办法思考,什么也没办法想。她只是看着诺基亚的屏幕黑了又亮,亮了又黑。
而她的世界,从此以后,却都不会再亮了。
李世真没有去书房,她在徐伊景的床边,依旧抱着自己蜷缩成一团,就那么坐了一整夜。
第二天,李世真终于回过神来下楼,而她刚到书房门口,就看到uoe从书房走了出来,一边走一边在整理自己的裙子一边在唱歌。李世真隐约听到,她唱的是“那一夜,你没有拒绝我。那一夜,我伤害了你”。

看到李世真下楼,uoe还冲她笑了笑。那笑容是标准化的甜美,工业化的动人。在她抬头的时候,李世真看到了她衬衣领口下若隐若现的红印。
直到这时李世真才发现,其实uoe和自己长的有一些相像。
然而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去管了。
她拿着手机,一步一步,仿佛走了一辈子,在推开书房的门的时候,她觉得这扇门比想象的重了一千倍一万倍。然而她必须打开,必须进去,必须去探寻一个结果,一个事实,一个她早就该明白的真相。
徐伊景仿佛什么也没发生过,她甚至衣服都没有皱,端端坐在书桌前,似乎在等待李世真。
李世真将手机放在了徐伊景桌前。
她的手在发抖。
而徐伊景看着她。
你,和都桃姬,李世真的嘴唇有些干裂,她的声音是沙哑的。
你和都桃姬,和我的……妈妈,到底,都发生过些什么?
你收养我,是不是,都是因为,我是都桃姬的女儿?
一个谎言破碎了,一千片一万片的镜子,惨白地裂在自己的面前,明知道那是伤害,依旧要赤脚走过去,踩着过去的尸骨,成就今天,再也回不去的彼岸。

评论(86)

热度(1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