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番外——你说说你对我来说到底是什么

老师在上
番外
你说说你对我来说到底是什么
请问您是找徐老师吗?那个女孩子注意到了李世真的异样,依旧客客气气地问,而李世真恍惚从自己的沉思中醒悟过来,意识到自己正在徐伊景的办公室门口,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个微妙的尴尬的情况,甚至不知道此刻办公室里徐伊景到底在不在。她只有低头说了声抱歉我走错了办公室,然后就转身大踏步走了。
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轮廓。然而她其实又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发现什么都不明白。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朝着一条名为徐伊景的终点线狂奔的马拉松选手,每一次她觉得终点就在前方,她以为她真的就要懂得徐伊景,就要知道徐伊景的心了,然而她用尽全力狂奔过去,却看到那条线仍然在天边,她只能够依稀看到它所在的位置,却仍旧不知道它到底在哪里。
好学生李世真,从大一以来第一次逃了课。而且逃的还是高数课。
她哪儿也没去,不想打工,不想说话,一个人坐在学校图书馆的一个僻静角落里。等到她终于平复了心情,觉得自己无论如何都应该问问徐伊景到底发生了什么,那个人到底是谁的时候,她拿出自己因为进了水所以总是动不动就自动关机的手机,一开机,就看到孙玛丽发来了无数条夺命追魂短信。
你在哪里,这堂课要点名。
快来啊!点到你了!我说你拉肚子!
你到底在干什么,临时要随堂测验诶!!
你们家徐伊景是不是疯啦,不仅要随堂测验,还说测验结果会纳入期末成绩百分之五十考量,哪有人这样的啊!你快来!
好了你不用来了,测验结束了。
李世真,李世真?你到底怎么了,你跟徐伊景吵架了吗?
李世真苦笑了一下。
好了,这下自己这个学期不用努力了。辛辛苦苦半个学期的认真,因为徐伊景一句话就轻易碎裂了。自己要努力这么多,要得到这么多,是这么的辛苦。日日夜夜的辛勤,日日夜夜的付出,才好不容易,有了这么一点点引以为傲的成绩。然而徐伊景要拿走,只需要一句话而已。
可是她又能怎么办,她明知道徐伊景是冷漠的,高傲的,俯瞰众生的,高高在上的,可是她仍旧飞蛾扑火一样,执拗着只知道朝着徐伊景前进。她明明知道徐伊景那么危险,可是,见识过了徐伊景,她又哪里还舍得把目光放在别的地方。
自始至终,她都想朝着她前进。粉身碎骨怕什么呢,她只是怕会没有徐伊景罢了。
李世真笑自己没出息,一边笑着,她一边不由自主拿起手机,给徐伊景打了个电话。
电话刚一接通,徐伊景就接了起来。她不是个会没事玩手机的人,所以这只能够解释徐伊景正在等待着谁的电话。徐伊景电话那边的声音显得很沉静,像是风穿过密密的森林。她省略了开头无关紧要的问好,问李世真,你在哪里。
李世真如鲠在喉,说,我在图书馆。
原来,你逃掉高数课,是为了学习啊。
徐伊景淡淡地说。
我…………不是……我……李世真努力地措辞,想让自己显得更大气一些,把自己只是因为看到徐伊景办公室有一个别的女孩子就在意到连课都上不进去这件事说的更成熟一些。她从来都不愿意在徐伊景面前表现得像个小孩子,她总是想要在徐伊景面前的自己成熟听话懂事。然而事实就是她做了这么一件让人一言难尽的事情。
你解释,我在听。
我今天中午,去了老师的办公室。
嗯。
我看到了一个女孩子,在老师办公室吃糖醋排骨。
你说,你看到了谁?
一个我不认识的人,在老师的办公室。
所以,这就是你逃课的理由?
我……我……
只是因为有一个人在我的办公室,所以你就大受打击,受打击到连课都不上了?徐伊景的声音越来越冷,所以你这个学期,认真上课,拼命打工赚社会实践学分,你那么努力,却仅仅因为看到一个人在我办公室,就连问我一声的时间都没有,就忙着沉溺在伤感里,连课都上不下去?我真是从来不知道,你这么懂事。
不,老师,我不是……李世真的眼泪在眼眶里转了又转,像是满腹的心事,一团乱麻,不知道从何说起。她该怎么说,她本来就因为徐伊景的冷淡而难受,她本来就在患得患失,生怕自己失去徐伊景的喜欢,她认为办公室和午饭是属于徐伊景和自己的唯一,她无法容忍有任何的其他人也拥有和自己同样的权利。她知道这样的话听起来太孩子气,她不愿意在徐伊景已经生了自己气的情况下,又加深对自己是一个不懂事的小孩子的认知。她不愿意。
对不起老师。李世真终于软了下来,她低低的说了句对不起,合着眼泪一起滚下来,落在话筒里,淌出一滴生涩的回音。
李世真,我希望你记住,你的努力不是因为我,你的消沉也不是因为我,任何人,做任何事,都应当是为了自己。不管你做什么,说什么,都要有能够承担因此带来的任何后果的决心和能力。哭着把责任放在别人身上,说着这一切都有原因,归根结底,都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如果说,今天我成为了你消沉逃避的理由,那么我宁愿你不要跟我在一起。
老师,你,你说什么,你,你,你……李世真像是一个绝望的人,原本只是站在沼泽的边缘,以为自己很快就能够逃离这个困境,却在挣扎的过程中发现自己越陷越深,眼看着自己被泥沼吞没。
老师你说什么……
我说,如果我成为了你消沉的理由和借口,那么我宁愿你不要跟我在一起。徐伊景的声音依旧是冷淡的,在李世真进过水的手机听筒里,她甚至听不出她的情感有任何起伏,夹杂着微微的电流声,她仿佛离了她几万光年那么远。
老师,你,你要跟我……
李世真。徐伊景的语气,这时候终于闪过了似有若无的一点点软。她叫她,李世真。
强大起来,不要为了任何人,不要让任何人成为你的阻碍。做你自己的李世真,不要做任何人的李世真。
可是,我就是想做老师一个人的李世真啊。李世真哽咽着,终究把这句话给咽了下去。她红着眼眶点头,感觉眼泪无声无息从脸上滑落。她像在放风筝的孤独的人,她本来以为全世界都离开也不要紧,她还有她的风筝,而现在风太大,风筝的线要断了。
李世真的宿舍已经空了小半个学期,所幸她当时搬走的时候为了防止突击检查,还留了一些生活用品在宿舍里,虽然蒙了灰,可是清扫一下还是能用。她觉得这个时候自己不能够回去面对徐伊景。她觉得自己太失败,再没有面目和勇气站在徐伊景面前。多可笑,多可惜,她努力了那么久,竟然就像是没有根基的积木,只是一霎那,就碎裂的彻底。
而徐伊景却告诉她,不要为了任何人而感觉到失败,不要为任何人沮丧。
可是,如果她一开始的奔跑就是为了徐伊景,她成功和失败的标准就都是徐伊景,那么,她又怎么做到不因为徐伊景的一句话而悲伤沮丧失望。
李世真还太小了,只有二十岁。她想不明白。所以她就干脆不想。她想,反正高数也挂科了,就彻底放纵一下吧。也不知道是不是心情太糟糕,还是那天图书馆冷气开太大,李世真回到宿舍当天晚上就得了重感冒,于是她不管不顾,让自己在宿舍昏睡了快三天。她忘了给手机充电,也不让孙玛丽告诉任何人自己在宿舍。她觉得自己需要好好整理一下思绪。孙玛丽第一次看到李世真这样,又是心疼又是担心,李世真说什么她都说好。因此,李世真进大学以来,倒是难得地轻松了好几天。
直到那天,孙玛丽咋咋唬唬地叫着李世真的名字冲进宿舍,她直接爬上了李世真的床,摇醒了还在昏睡的李世真。李世真还在迷迷糊糊,就听到孙玛丽超大分贝的尖叫。
李世真,你的科创拿奖了,国家二等奖!
什,什么,你说什么?李世真昏睡了几天的脑子有些混沌,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孙玛丽在说什么。孙玛丽兴奋地将手机给她看,那是教务处网站上贴出来的一则告示。
是一份获奖名单,李世真主导的科创项目赫然在列。在全校参加的学生中,李世真领导的小组是仅有的三组获奖的,并且,她才大二。
李世真这才醒悟过来,她记得那天她去完善了申报手续,可是按照流程来说,还需要找一个负责教授签字做挂名指导老师,并且科创论文还需要最后一轮的修改。然而,这两天完全没有人找她说这件事情。
那么,是谁做完了这些工作?
李世真一骨碌爬下床,给自己的手机充上了电,一打开手机,就是铺天盖地的短信。
当然,有一大堆人,有科创小组的人,有同班同学,有学校社团的合作伙伴,却唯独没有徐伊景。
建宇的短信最多,一开始找她问她人在哪里,找教授签字的事情怎么样了。而后,建宇的短信仿佛发现了新大陆,他说,不愧是李世真同学,真是厉害。
我,厉害?
李世真怀疑着给建宇打了个电话,还来不及解释自己这两天的缺席,就听到建宇美滋滋地说,李世真同学,我真想不到,你能够请来徐伊景给我们签字,徐老师还细心修改了我们的论文,你不知道,评审看到是徐老师推荐的科创项目的时候那一脸的惊奇,徐教授进学校这么多年,这还是第一次亲自指导学生的科创呢。
你说,是徐老师?
是啊,徐老师,建宇这才察觉到一些不对劲,怎么了,你不知道这件事?可是徐老师说,是你拜托的,还说,这两天你身体不大好,所有的事情都由她负责,替我们省了不少的事情呢。
不不,是我拜托的,我发烧太久,记忆有些模糊了。
总之,这次真的太谢谢你了。
应该谢谢徐老师才对。李世真淡淡地笑了一下,挂了电话。
所以,是徐伊景?
李世真拿着手机,犹豫许久,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给徐伊景打个电话,表示一下感谢。可是她拿捏不准,这个时候到底该用什么身份和姿态来跟徐伊景道谢。是恋人,还是学生,还是一个蒙受了恩惠的感恩的路人?那天徐伊景并没有说要分手,一切都还没有说死。如果说真的分手了,那么,徐伊景应该不会再做这么多了吧?
李世真犹豫许久,终究还是选择了短信。
她说,老师,谢谢你。
意料之内的,徐伊景没有回。
李世真抱着手机,等了许久的回复,直到天都黑了,她好不容易点燃的希望,也跟着沉了下来。等到她察觉到时间的时候,已经到了晚上,她突然想起来,自己甚至都没有跟便利店老板请假,不知道便利店那边怎么样了。于是,她抓起了外套就往便利店跑去。
便利店离学校有一段路程,李世真紧赶慢赶,还是比正常上班时间晚了点。在便利店门口,她遇到了便利店店长,李世真忙不迭地想要向店长道歉,店长看到她却一脸惊讶地说,世真啊,你怎么来了,你不是生病了吗?
店长,您怎么知道我生病了?
你的姐姐不是替你请假了,还主动来替你上班吗?
我,姐姐?李世真一脸的狐疑,她在哪里来了个姐姐?
就在理货间呢,你去看。
便利店很小,理货间也很狭窄,里面因为空气不流通并且没有光源,所以常年阴暗一片。李世真轻手轻脚走过去,轻轻推开了门。随着门缝的打开,她看到了正皱着眉头,在一大堆罐头纸巾洗发水箱子背后,拿着进货单,眯着眼睛,借着理货间昏暗的灯光,在仔细清点货物的徐伊景。
她带着便利店的帽子,穿着便利店的衣服,拿着笔记的样子,却仿佛正在计算一道世界上最难的高数题,不管她在哪里,总是那么一丝不苟,总是那么的挺拔,像是一棵总是挺拔在茫茫沙漠中的白杨。而她听到响声回头,正对上了李世真亮晶晶的目光,手中的记录停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却像是一个被撞破了的小孩子,是面无表情的害羞。
老师,你……
我闲着没事,反正你不舒服不想上班,看你好像很在乎这份工作的样子,就来舒展一下筋骨。徐伊景别过头,这是第一次,徐伊景没有坦然地迎上李世真饱含深情的目光。她在下意识的躲避。
而李世真终究再也忍不住,顺手带上了门,不管不顾,向徐伊景扑过去。
她好像已经有一辈子那样久的时间没有抱过徐伊景,徐伊景被她带的一个趔趄,差点栽倒在货物间密密麻麻的箱子丛林里。李世真又不争气地哭了,眼泪温热地流下来,融化在脖颈之间,像是在大海深处不安涌动的暖流,带走了一切冰冷,让生命得以延续。
老师,老师……李世真呜呜地叫着她,她想说太多太多,而她终究还是只能够叫出来一句,老师。
好了,不要哭了,原来做便利店店员这么有趣,怪不得你这么想做这份工作。
不,不是的,老师……李世真忍不住眼泪,她当然知道便利店店员是多么无趣的一件事情,还总是要搬各种货,徐伊景一把年纪了,还做这种体力活,白天还要上课,她怎么受得了,她怎么做的来。高高在上的徐伊景,怎么能够做这样的事情,怎么能够因为她做这样的事情。
老师,你是骗子。
我骗了你什么?
你说不要因为任何人而找堕落的借口,可是你明明就在为了我而委屈,不是吗。
谁说我是为了你,谁说我委屈。徐伊景说着,还是软软地抱住了李世真,她笑着说,我都说了,我是为了要舒展筋骨。
那你替我做的科创呢,你替我改的论文签的字呢?
那个项目本身就很好,挂个你们的指导老师的名字对我也有好处。
有什么好处,唯一的好处就是我可以因此拿奖学金。
对啊,这就是好处啊。
徐伊景将李世真推开,灯光虽然那么暗,然而徐伊景的眼睛里却仿佛住着一片只为了李世真一个人而亮起来的星空。她笑着说,你是我的,你拿到的奖学金,也是我的,不是么?
曲曲折折,弯弯绕绕,在弯曲的小路上走了许久,以为再也找不到出路,然而却在一个你自己都想不到的时候,意外看到了北极星。那是她笑的亮晶晶地对你说,你是我的。
世真啊,徐伊景伸出手,替李世真擦去她留下的眼泪,我想要你知道,你可以努力,你也可以失败,你可以做一切你想做的事情,你可以去成长成所有你想要成长的样子。而不管你成长成什么样子,不管你成功还是失败,不管你爬得多高,或是摔得有多惨烈,我总会接住你,我总会是你的依靠。

所以,放手去做吧,放手去成长吧。你跑的多远都好,我总会在的。
后续
老师,那天你办公室那个人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哪儿的学生,听说我喜欢吃糖醋排骨,就趁我不在的时候跑去食堂打了跑到我办公室,想要我给她论文做指导老师。
那你……?
我把她踢给崔书润了。崔书润这个人你也知道,对弄虚作假套近乎最反感。
那这次那个人的项目?
崔书润直接没上报,学校这关都没过。
那,那天,你为什么对建宇也叫你老师这件事这么介意?
我没有介意。
你哪里没有,你就是有。
我没有介意。
越说没有越是有。
我说了没有。大家都是学生,叫老师很正常,很正确。
我知道了,是因为他叫你老师,我也叫你老师,所以你觉得这样不特别,对不对?
我没有这么说。
可是你有这么觉得。
你要这么认为是你的事情,跟我无关。
那我以后不叫老师了。我要叫你……我要叫你……
李世真侧过身子,歪着头,看着徐伊景,笑的很甜。
我要叫你伊景。
她说着,拿出了放在身后的一个盒子。
生日快乐,我的伊景。
徐伊景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条手链。
链子的内侧,刻着她们俩的名字缩写。
我在开学的时候看到的,当时我就觉得,这条链子特别配你。
所以,你才不管多累都要去打工?
是啊,我总不能花你的钱来给你买礼物,那还有什么意思。李世真笑眯眯地拿起手链,冲徐伊景比划。她说,来,带上试试。
徐伊景伸出手,李世真细心地替她带上,带完以后,徐伊景握住了她的手。
一个人的一双手,有多大,能够握住多少东西。
握不住全世界,握不住流动的时间,握不住飞逝而过的光阴。
然而,却至少能够握住,就在你眼前的这一个,你深深爱着,并且,也同样爱着你的人。
你对我来说,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评论(58)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