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久别重逢(徐伊景x宋伊景)

五月份挖的小代表x怂一斤的水仙坑了,存个档,留着填
1,你的名字
宋伊景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身无长物的人。身世,相貌,家庭,关心跟期待。她什么也没有,除了她自己,还有宋伊景这个名字。因此,比起别的东西,她更加在乎自己的名字。她觉得名字像是一种暗号,一种契约,一旦某个人对你叫了她的名字,就是你跟她之间形成了某种特别的约定,是她在芸芸众生中找到了你,发现了你,她所有的话都是对你说的,为你做的,是特别的默契。
因此,升上高中的第一天,她突然听见身后有人叫伊景的时候,宋伊景是吃惊的。她不认为这所高中会有人认识她。
因此当她迟疑着回头,却看到一张自己完全陌生的脸,对方却昂着头,看向她身后。她顺着那个视线看去,在自己前方,是一个颀长的身影,长长的头发随意披着,在学校的制服里穿了一件红黑格子衬衫,一条纯黑色的牛仔裤,一双黑色的匡威。表情微微有些不耐烦,仿佛是被打扰了某种安宁。正不屑地看着那个叫出伊景这两个字的人。
伊景伊景,好伊景,再借我点钱吧,伊景姐姐。那个人一脸谄媚地往那个女孩子跑过去,女孩不耐烦地翻了他一个白眼,抬起腿就走。男生也不生气,依然屁颠屁颠跟在她身后。
宋伊景以前就听说过,国立城进高中是一所龙蛇混杂的学校,这里既有安心学习的尖子生,又有混迹街头的流氓地痞,甚至有人在学校放高利贷,跟东京的黑道有联系。升学率跟犯罪率一样高的吓人。宋伊景是拿到全区第二名的成绩进城进高中的,而她也只能进城进,因为只有城进提供了贫困生奖学金,可能免掉她的学费。进来之前,宋依秀反复提醒她,一定要洁身自好,不要跟不三不四陌生人交往,低调学习,低调做人。
没想到刚来学校就撞见了有人借钱。
宋伊景笑了笑。
不过有什么关系,她反正也不在乎。
宋伊景就读的班级是资优班,几乎都是各个区的前十名聚集在这里。开学不到一周,宋伊景就被城进繁重的课业给压得快喘不过气。城进的习惯是提前一学期发放下学期教材,方便学生自习,提高教学进度。资优班的学生,当然不可能这点自学能力都没有。因此原本老实跟着老师教学进度的宋伊景突然发现自己的同桌已经在做下学期教材的习题的时候,忍不住心里一惊。她告诉自己也必须加快进度,否则就会被甩在背后。因此,放学之后,宋伊景会主动留在学校自习室,看到十点半再回去。
她住的地方反正也没办法看书。
这天,宋伊景如常一般,放学后在外面吃了面包,跑了跑步,做了伸展运动后来到自习室自己的座位,却看到自己的笔记下面,压了一张纸条。
字迹歪歪扭扭,写的不成笔法,只是别扭又期待地诉说着对伊景的喜欢。说第一次看到她,她就像自己的阳光。说如果她不来阳台见她,自己就会一直等待下去,云云。
宋伊景本来不打算搭理,可是看到最后那句如果她不来就会一直等下去,心里抽了一下。
她想到那个车站,想到终于没有等到妈妈的自己。
收拾收拾东西,宋伊景决定空出半小时时间。
城进的天台非常大而宽广,此刻入夜,周围一片寂静,还有远处传来的点点熹微的光亮。教学楼沉默着矗立在远方,仿佛不动声色的张扬。宋伊景打开天台的门,轻轻问了句,您好,有人吗?然后身后的门突然被关了,宋伊景吓了一跳,从四面八方跳下来好多个人,他们手上拿着棒球棒,一脸笑嘻嘻地看着她。
传说中的徐伊景,原来这么好骗啊?
宋伊景很想说,你们抓错人了,我是宋伊景。可是越来越近的圈子仿佛形成一股隐秘的气流,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不知道自己陷入怎样的麻烦,只是倔强地觉得,自己不能够认输。
开口就是输,求救就是输,她不能也不会认输。
宋伊景咬紧了嘴唇。
徐伊景,只要你答应放给我们的钱一笔勾销,不再逼迫我们还债,我们就放你走,怎么样?钱跟命,什么更重要,还需要我说吗?带头的人贼眉鼠眼地看着宋伊景,把棒球棒在自己手上得意地扬了扬。
宋伊景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从包围圈外面传来一个声音。
那还用说吗,当然是钱重要。
所有人哗啦啦一下看过去。宋伊景在缝隙里,看到开学第一天,她看到的那个女孩。
此刻她手里拿着一把小而精致的刀,刀反射着冷冷的光照在她脸上,而宋伊景居然分不出,到底是刀的光冷,还是她的脸色更冷。
何况,如果让自己的命攥在你们这样敲诈也会搞错人的蠢货手里,这种命,不要也罢。女孩的声音,清冷中带着不屑,冷冷看着这个包围圈,那神情本身就是莫大的嘲讽。
你,你是……带头的人声音都在微微发抖。
日韩金融,徐伊景。她的声音,像手术刀一般平稳而冷静。
这是宋伊景第一次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也叫作伊景。

评论(1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