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5-8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
集合存档用
5

李世真一直都记得,第一次听到朴建宇这个名字的时候

知道自己要演良惠女皇之后,李世真陷入了巨大的惊喜和惶恐之中。有时候的确是这样的,当你渴望一个东西太久,它真的来到你面前时,你反而会觉得不真实,你会有些怀疑,这到底是不是真的,同时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做好了准备,值得拥有这么好的东西。从知道这个消息到进组,李世真都一直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研究剧本,对着镜子一遍遍练习演戏。当然,遇到不知道该怎么演的时候,她就去翻徐伊景的剧,找到徐伊景在类似的场景里的演出,比对着练习自己的表情,直到跟徐伊景一模一样为止。

这样的努力是有效的,至少一直到那场戏为止,李世真都做得很好。很少ng,动作表情标准,虽然导演总说她的眼神里欠缺了什么,可是作为一个新人,能够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李世真也生出了“我果然是天才”的得意和开心。

然后就到了那场戏。

李世真所扮演的良惠女皇的终生宿敌秀屋作为神族幼女,从出生就注定了要进入皇宫,终生不能婚嫁。然而,秀屋和自己青梅竹马的康乐早已经情根深种。为了拆散他们,秀屋的父亲将康乐派上战场。分别前夜,秀屋决心敞开心扉,向康乐表白。而康乐担心自己即将上战场,无法平安回来,狠心拒绝了秀屋。

这场戏可以说是少年秀屋最重要的一场戏,秀屋被拒绝直接导致秀屋性格发生大变,让她从一个明朗无忧的少女成为了后期杀伐果决对任何人不留情面的铁血政客。李世真自己也知道这场戏有多重要,所以在那之前,她跟扮演康乐的演员反复对词,开拍前一个小时就把自己关起来,为了酝酿情绪。

可是一开拍就不对了。

每当李世真含情脉脉看着康乐,告诉他,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你一起见过的花,一起躲过的雨,一起走过的岁月。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也想跟你看更多的花开,看更多的雨落,走过更多的岁月。康乐君,我喜欢你。康乐大受感动,想要吻秀屋,可是就在即将吻上的那一刻,康乐想起自己的宿命,最终还是放开了秀屋。

台词是深情唯美的,可是李世真的嘴里念出来,就像是干巴巴背诵课文,合着她的紧张和别扭,让深情变成了搞笑。

导演一次又一次cut,让李世真甚至怀疑导演是不是结束之后就要去挥刀砍人。从一开始的耐心到后来的暴躁,李世真怀着歉意一次又一次看着导演和对戏演员,一次次说着对不起。一直到ng了90次,导演终于忍无可忍,将手中的话筒狠狠摔到一边,嘴里骂了句什么,李世真没听清楚。副导演连忙上来打圆场,表示大家都累了,不如先休息一会儿,先拍别的镜头,再拍这一场。

李世真心里很不好受。她不断问自己,为什么做不到,为什么一到说那几个字就要害羞。为什么康乐一凑上前来,自己就忍不住想笑,忍不住尴尬,忍不住想别过头。

其实说来说去,大概还是因为自己太害羞吧。

毕竟是个还没谈过恋爱的人啊。

可是不能因为这样就给自己借口啊。

李世真叹了口气,垂头丧气地准备走开。她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一抬头,才看到站在staff身后的徐伊景。因为大家都在忙着准备下一场戏去了所以散开,因此李世真这才看到她,惯性的怀抱着双臂,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不知道已经看了多久。

徐前辈……如果输刚刚的李世真是好沮丧懊恼,现在的李世真就是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下去。她看见了?她看见了多少?她是从什么时候站在那里的?不会把刚刚那些所有的ng都看了吧?不不不,不会的她那么忙,肯定没有来一会儿,她应该快走了吧,应该只是来随便看看吧,快走快走,快走啊!

有生以来第一次,追星少女李世真如此地不希望看见自己的爱豆徐伊景。

可是,大概神在创造世界的时候,就是如此地喜欢事与愿违。当你迫切地想看到自己的爱豆的时候,爱豆就在你的天边,当你不想看到她的时候,她踩着七彩祥云就下凡了,并且来到你面前,对你说,你,跟我过来一下。

过来要过去哪儿啊我不要去啊我还在拍戏啊……李世真在心里嘟嘟囔囔,步子却很诚实地跟着徐伊景走了。

徐伊景的戏份还没开拍,因此剧组还没准备她的休息室,不过徐伊景是谁,跟化妆打声招呼,化妆室就空出来了。徐伊景走过去随意一坐,二郎腿一翘,手臂一抱,眼睛微微一抬,李世真顿时就很有欲望想跪下唱征服。

你刚刚是怎么回事?徐伊景眉头微微皱着,没有给李世真唱征服的机会。

我,我……李世真结结巴巴,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刚刚怪异的行为。

是害羞了吗?徐伊景问。

大姐,你这个问题比刚刚那场戏更让我害羞啊!李世真继续在心里吐槽,然后脑袋很诚实地点了点。

演戏这种事情,就是要你既要成为角色本身,又要继续是你自己,知道角色的欲望,把它当成是你自己的欲望,要带着对角色真实的情感投入,又要随时明白这份投入的来源,你明白吗?

你的意思就是,将真正的情感掺杂进演技里,要有真心,也要有假意,将这份欲望用演技充分地体现出来?

徐伊景淡淡笑了笑。

说得不赖。这样吧,我跟你对一下戏,让你明白到底该怎么做。把剧本给我。

李世真懵懵懂懂地就把剧本递了出去,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徐伊景说的对戏到底意味着什么,等她想明白的时候,徐伊景伊景看完了剧本,她随意将剧本放到一边站了起来,眼睛直直地跟着李世真。

那么,就开始吧。秀屋。

啊,啊?在叫出秀屋两个字的时候,徐伊景的声音都变了。她的声音平时是清冷疏离的,而叫出秀屋两个字的时候,却自带着一股少年的气息,欢快又明朗。徐伊景的眼底含着笑,就像是看着自己爱着的人那样,直直地看着李世真。李世真喉咙有些发干,她不敢去对视徐伊景的视线,却又不得不对视。那眼神里仿佛住着永远不会结束的春天,温柔地像盛夏的夜里从海面上吹来的风。

秀屋今天叫我来,有什么事吗?依然是那么明朗的少年音。

李世真清了清嗓子,眼神看向别处,埋了埋头,然后才郑重抬起头,正正对上徐伊景的视线。

今天叫你来,是有一些话,我想告诉你。

我明天就要上战场了,秀屋你也快进宫了,也许有的话,我们都放在心里比较好,秀屋你觉得呢。语气有些下沉,仿佛知道了秀屋会说什么。有些期待,却又不敢让她真正的说出来。

那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跟你一起见过的花,一起躲过的雨,一起走过的岁月。在未来的岁月里,我也想跟你看更多的花开,看更多的雨落,走过更多的岁月。康乐君,我喜欢你。李世真的声音在微微发抖,她看着徐伊景的视线,目光里有惊喜,有期待,有落寞,有难过,有刹那之间就熄灭的花火。她看到徐伊景的脸在微妙地颤抖,表情变了几变,最终转化为控制不住的狂喜。徐伊景一个步子迈出去,手轻轻捏住了李世真的下巴。

秀屋啊,我也,我也……徐伊景闭上了眼睛,李世真感觉到自己的脸被她的手带着,离她越来越近,她没有闭上眼睛,反而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徐伊景,徐伊景长得真的很好看啊,高高的鼻梁,长而浓密的睫毛。此刻她的眼睛在微微颤抖,睫毛投射下一片细腻的阴影,就像是年少的爱恋一样稀薄而坚定。

你说,这样的爱脆弱么。

也许是脆弱的。可是,爱本身,难道不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坚固的东西么。

这样就可以了。

正当李世真沉浸在初恋的甜蜜和心酸之际,徐伊景放开了她的手,并往后不动声色退了一步,声音也一秒回到她原本的清冷。刚刚的那些悸动和暧昧,无声流转的情意,此刻都烟消云散,仿佛不存在一样。

只有李世真滚烫的脸颊提示着她,那一切都是真的。

记住刚刚的感觉,就这么去演吧。徐伊景对她略略点了点头,就要去打开化妆室的门。

可是前辈,您不是说过让我放弃做演员的梦想吗?为什么还要来帮我?还有,我的出演机会,到底跟您有没有关系?

李世真如梦初醒,这才想起,自己还有紧要的问题没有问。

你毕竟是我们公司的人,在外面丢脸,对公司影响不好,我可不想人家说,我们YJ的人,连戏都不会演。

徐伊景说完,就大踏步走了。

哦……李世真低头,可是,今天明明没有你的戏,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这也是因为,担心公司的后辈么?需要担心到,你亲自来一趟的程度不可么?

有了徐伊景的开光和加持,李世真的这场戏完成地非常之好,受到导演夸奖的李世真做了个决定,要请徐伊景吃饭,表达对徐伊景的感谢。她通过经纪人打听到徐伊景的行程,她那天会在电视台接受一个采访,于是,李世真就等在徐伊景的车旁边,想出其不意给徐伊景一个惊喜,打徐伊景措手不及之际,再顺水推舟提出要带徐伊景吃宵夜的好主意。

李世真,可真是聪明死你了!

李世真一边想,一边发出了自己都没意识到的痴汉笑。

她等了大概一个多小时,徐伊景终于出现在了车库。许久以来,徐伊景都没有要公司配的司机,坚持自己开自己的mini Cooper。李世真还没来得及叫出口,就看到一个男人抢在她面前拦住了徐伊景。李世真生怕那是什么anti粉,连忙冲过去,挡在了两个人之间。

你要干什么,你是谁啊?李世真把徐伊景死死护在自己身后,那男人看了李世真一眼,又看了看徐伊景,终于无奈笑出声来,说,伊景,你什么时候配了个这样的保镖,居然连我都不认识?

建宇,对于你,我还不需要保镖。徐伊景的声音比平时更冷,本来就阴冷的地下车库也因为这句话而仿佛降了好几度温。听到建宇这个名字,李世真觉得有些熟悉,再仔细看了看面前这个人,她终于想起来了这个人是谁。

朴建宇,YJ公司的太子爷。

也是徐伊景出道这么久以来,唯一的一个绯闻男友。

是她们徐伊景粉丝后援会的blacklist上排名第一的人。

没想到,blacklist过了这么久,也依然是blacklist。

此刻李世真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名字,心情有些复杂。

徐伊景将电话接了起来,也没有走远,就当着李世真的面接了。她背着李世真,李世真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听到她的语气依旧是那样的带着淡淡的不耐烦和疏离,说了几个好之后,徐伊景把电话挂断,转身看到李世真时,李世真已经拿起了包,准备要走了。

世真呐,徐伊景看着她手里的包,眉头微微皱了皱,却终究没有说什么。

我送你吧。

不需要了,我的车在下面等。李世真强装出一个微笑。

那我就不送你了,路上小心。

好。

转身之际,李世真突然听到徐伊景说了一句话。

世真呐,我回来,不是为了建宇。我只是想看看,那些灯光,你是不是已经都拥有了,仅此而已。

我当然没有拥有,我最想拥有的灯光,一直都是你,难道你不知道么?

李世真的心,仿佛有一把生了锈的刀,在一刀一刀地割着。这么多年,她以为她已经可以控制,她以为她已经习惯,她以为她已经不在乎。可是只是一句话,就是这么一句话而已,她明白,她终究还是一个输。

大概是因为,这样的爱,这样永远说不出口的,隐忍的爱,谁先开始,谁就永远赢不了吧。

您既然回来了,我会继续把您当做一个尊敬的前辈。此后,我们就是对手了。下一次的BYC大赏,会属于我,只属于我。我希望您看着我爬到最顶峰,像您说过的那样,俯瞰整个世界,代表nim。

说完,李世真就大踏步离开了房间。

因此,她没有看到她的身后,徐伊景的视线一直紧紧地落在她的身上,一秒钟也没有移开过。

BYC大赏之后,李世真的戏约如雪片般飞来,李世真在众多剧本之中,挑选了一个大制作的电影剧本,剧本设定很有趣,讲述一个时间旅行者,从远古时代就一直不老不死,只为了寻找当初枉死的爱人的转世。他来到现代,找到了一个女子,以为那就是自己的爱人,并且为了救她伤害了许多人。而最后他才发现,其实那个他以为是他的爱人的人,是当初害死他爱人的仇人,而他真正的爱人,正是那个为了他的复活大计心甘情愿赴死的人。

人的一生,不就是这样不断错过,不断后悔,又不断寻找么?

李世真没有犹豫,一秒钟就决定接这个剧本。

而在她接下这部剧之后她才知道,在她之后,徐伊景也接下了这部剧。饰演和她对立了数千年的,那个害死了她的人。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

6

李世真其实一直是个很聪明的人,对于很多尴尬的情况都能够机智地化解,特别是成为了女团队长之后,她的情商帮她在综艺节目里挣了不少分数。当然,也有人因此diss她,说她做人圆滑虚假,没有半点真诚,还有人给她取了个黑称叫李很假。

不过李世真想,如果自己真的很假,那么现在,面对眼前这两个人,自己就不会这么手足无措,而是可以淡然地面对他们之间微妙的气场,却一点都不会因此感觉到不自在吧。

朴建宇的嘴角带着笑意,他仿佛完全无视了李世真一般看着徐伊景,徐伊景没有看朴建宇,实际上,在她的眼睛里李世真什么也没看到,仿佛此刻这个到处是暗涌的地下车库根本就不在她的眼里。

那么,徐伊景的眼里和心里是什么呢。

李世真很想知道。想去徐伊景的心里瞧一瞧。

建宇,让开。徐伊景终于开口,她拿出车钥匙,朴建宇一把伸出手想抓住她,徐伊景没有闪躲,只是冷冷地看着朴建宇,直到朴建宇终于在眼刀的扫射下讷讷地放开手。

伊景,我认为我们需要好好谈一谈。

我认为,我们并没有什么需要谈的。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可以跟我的经纪人说,或者在公司的策划会议上说。

我跟你除了工作,难道就不能谈别的了吗?朴建宇有些着急了。

我跟你不谈工作还能谈什么?天气?兴趣?购物?徐伊景的语气越来越冷,她打开车门,径直坐上去,抬眼瞄了李世真一眼,看到李世真还傻傻愣在原地,语气终于有了些不耐烦,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上车?

李世真呆了一下,然后意识到徐伊景口中的那个“你”说的是自己,她心里一甜,连忙蹦蹦跳跳着上车了。

徐伊景的车没有一秒犹豫,喷了朴建宇一脸汽车尾气,绝尘而去。

天已经黑了,路灯的光影不断在徐伊景脸上变幻,她没有什么表情,只是在开着车。李世真感觉有些尴尬,讪笑着打开了音乐电台。好死不死,打开的第一个电台就在放自己组合的歌,并且刚好是自己独唱的部分。李世真脸一红,连忙就要关掉,手忙脚乱的时候,徐伊景伸出一只手拉住了她。

这是李世真第一次触碰到徐伊景的手。

她的手修长而有力,干燥而冰冷。手掌覆盖在自己的手上的时候,皮肤碰触的地方仿佛传来酥酥麻麻的电流。李世真整个人都跟着抖了两抖,她不敢看徐伊景,更不敢把手缩回来。倒是徐伊景非常自然地又把手抽回去,继续面无表情地开车。

怎么,听到自己的歌觉得不好意思?

才不是呢!天知道李世真多自豪自己的歌声。

只不过就是,在这个人面前,做什么都带着一点不自然的羞怯。

你为什么会在车库?

因为我想请前辈吃饭,感谢前辈的帮助。李世真这才想起了自己的目的,她暗自骂自己是个猪脑袋,怎么把关键的事情忘记了。

你在那里等了多久?

没有多久,也就一个多小时而已。李世真嘿嘿笑了笑。

为什么不先告诉我一声?徐伊景的眉毛微微皱了皱。

因为我没有前辈的联系方式啊。李世真不好意思了。她是真的不好意思找人要徐伊景的电话,对于粉丝来说,偶像的联系方式是top中的top的秘密,她不想自己变成什么私生粉。毕竟她们的口号是,爱她,就离她的生活远一点。

徐伊景却一脚刹车,把车停在了路边。

手机给我。徐伊景都没看李世真一眼,只是伸出了自己的手。李世真哦了一声,把手机递出去。徐伊景在键盘上按下一串数字,李世真听到自己的歌在车后座又响了起来,然后又瞬间熄掉,徐伊景把手机又还给自己,重新发动了车子。

现在你有了,以后不要再傻乎乎等一个多小时了。

李世真满怀欣喜地看着自己手机通讯录里那个叫做徐伊景的名字,以及名字后面的一串号码。

这意味着徐伊景自己把号码给了她,这还意味着徐伊景把她们组合的歌,当做了铃声?

中六合彩是什么感觉,以前李世真想都不敢想。

现在她知道了。

她觉得自己可以说是人生赢家,追星典范了。

要吃什么?徐伊景问。

就是那个,啊就是那个,就是就是……李世真的大脑里一片乱糟糟的,幸福来得太突然,猝不及防扰乱了她所有的思绪。她骂自己平时明明不是这样,平时明明都是被人夸奖聪明机智有条理的,怎么就总是在关键时刻掉链子,总是这么不争气,总是这么怂呢?

算了,我带你去吃我平时吃宵夜的地方吧。李世真在懊恼之际,并没有看到徐伊景淡淡地笑了笑。

可是,你们女明星不是不吃宵夜的么?你还在节目里说过,晚上9点以后吃进去的东西都是毒。李世真小声地嘀咕。

你现在也是个女明星了,难道你不知道,女明星说的话都是不能信的?徐伊景的语气十分平淡,仿佛是在说今天天气很晴朗一样,是个很平淡的陈述句。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在自己的脑残粉李世真面前,崩塌掉偶像光环的第一步。

其实,你爱一个人,一开始的时候觉得她是完美的,神圣的,不可侵犯的。

而后来,你越来越发现她的身上有各种各样的缺点,种种让人不满意甚至矛盾的存在。

可是,真正的爱,就是在了解了她的不完美之后,也依然深深地,爱着她的不完美。

正如此刻的李世真,看着徐伊景开车的侧脸,满脑子想的都是,我的偶像真是真实,跟外面的妖艳贱货一点都不一样。

不过,徐伊景毕竟是徐伊景,吃宵夜的地方也跟一般人不一样,那是一家位于南山的高级餐厅,李世真没想到,这样的餐厅也有宵夜。当然,也许本来没有,但是因为对象是徐伊景,所以就有了。

就今天,做我的陪酒常务吧,干杯。徐伊景举起酒杯,冲李世真笑了笑。李世真开心地歪了歪头,干杯之后,一大口就把红酒喝了个底掉。

让你干杯,你真的就干杯了?徐伊景有些不可思议。

啊,不,不是你让我干的吗?

你这样做女明星,可是长久不了的。徐伊景端起酒杯,只是小小抿了一口。

你要洞察别人的欲望,更要洞察自己的欲望,要懂得利用被人的欲望给自己服务,并且把自己保护起来。只有这样,在这个名利场,你才能够走得远,走得好,明白吗?

那是对别人,对你,我不需要。李世真笑得傻呵呵的。

不,正是对我,你才需要这样。徐伊景放下酒杯。

今天,我要对你说一些话,提一个要求。当然,你可以选择无视,不过我想,你并没有拒绝我的理由,对吧,爱景是真。

当徐伊景说出了李世真在徐伊景全球后援会网站上的id的时候,李世真惊得一口酒差点喷了出来。

你,你,你知道我?你知道我是你的……

对啊,我知道。徐伊景点了点头,否则,我怎么会选择你呢?徐伊景的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笑容,她就像是一个从一开始就掌控了全局的棋手,只等着李世真这颗棋子一步步走入自己的棋局之中,再也无法抽身。

我要你,做我的镜子,替我去完成我做不到的事情。那一天,徐伊景这样告诉李世真。

做徐伊景的镜子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这是很久以后的李世真才明白的。这中间经历了多少,忍受了多少,李世真已经不愿意回忆。有时候她甚至想不起来自己最初的样子,只是在回头看的时候,才明白,其实这不过就是自己的命运,是自己的选择。

正如现在的她,她知道在以后的拍戏的时间里看到徐伊景自己会多难受,会怎样被想念和欲望疯狂地爬满自己的心,会怎样地被想要却得不到的失落掌控,可是她依然选择了接受。她告诉自己这一切没有什么可怕,哪怕徐伊景是她的一个梦靥,她也要去面对。

至少这样可以天天看到她。

开机发布会上,有记者问了李世真一个很尖锐的问题。

两位都是BYC大赏得主,可是我们都知道,徐伊景小姐无论是在资历还是辈分上都远远胜过您,李世真小姐就不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得来的光芒被徐伊景小姐压制住吗?毕竟这部戏同时还是徐伊景阔别韩国三年之后的首部复出之作,大家的焦点一开始就会更关注徐伊景小姐更多。

在李世真沉默的片刻,徐伊景已经拿起了话筒。而李世真笑着回答,这个问题,我想您已经帮我回答了,毕竟您现在的关注点,就已经在我身上了,不是吗?作为演员,我只是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至于反响如何,我想观众会有他的评判,而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

掌声雷动,闪光灯四起。李世真笑得完美无缺。

李世真以为,自己经过这些年的历练,已经没有什么是她不能够解决和面对的困难了。哪怕是对方是徐伊景,或者再刁钻一百倍的记者。

不过,再饶是她涵养和修行再高深一百倍,她也无法理解,为什么会在开拍第一天就收到导演大改剧本的消息。

并且开拍的第一场戏,竟然就是她和徐伊景的激情戏。

导演郑熏在是业内一个颇为喜欢剑走偏锋的人,经常剧本没有完成就开拍,并且边拍边改剧本,还时常有后面改的剧情和前面矛盾而重拍的事情发生。不过,也因为郑熏在这样的创作,他的戏总是充满了惊喜和未知,无论在口碑和票房上都非常有号召力。

这李世真是知道的。

可是她怎么也想不到,导演会把她饰演的恩在和徐伊景饰演的书瑞设定成一对从小到大的好朋友,恩在一直暗恋书瑞,两个人在一次踏青的时候被山洪阻隔躲在山洞,恩在和书瑞脱下衣服烘干的时候,和书瑞擦枪走火。书瑞无法面对自己,和恩在决裂。然后恩在才遇到了男主角光植。

面对李世真的质问,导演的解释是,这样的题材更加禁忌,更有看头,对人性的解读更加到位。

至于为什么开拍第一天就是激情戏就简单了,“因为你们还不熟悉,我想要的就是那种青涩的生疏感。”

青涩的生疏感是什么鬼啊……自己对徐伊景不要太熟悉了好吗……

可是这个吐槽不能够让导演听见。

李世真挂掉了导演的电话,颓然坐在自己家硕大的沙发上。

演员的职业素养就是对一切让人尴尬的戏份都坦然面对,这些年李世真也不是没有出演过激情戏。

可是对方是徐伊景,那就不一样了。

任何事情和徐伊景一旦扯上关系,就都变得不一样了。

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断告诉自己,你可以的李世真,你已经忘记那天晚上了。你可以的,你没有问题。那不是徐伊景,那只是一个你合作的对象。像以前的你一样,专业尽职地完成它就好了。

这些年李世真用这套心理暗示法不知道鼓励了自己多少次。

所以,第二天她信心满满地出现在了片场。在看到徐伊景的时候,她甚至礼貌笑了笑,跟徐伊景打趣说,天气挺冷的,这里又是实景拍摄,咱们争取一次就过吧,好吗?除非代表nim想多来几次。

徐伊景抬眼看着她。

这时候的徐伊景已经上好了妆,虽然已经快40岁,可是经过了化妆师的细心装扮,穿上古装的徐伊景完全没有一点点老去的痕迹,相反,她坐在那里,就自然带着满满的少女气。她对李世真笑笑,这个人声鼎沸,满布各种器材的山洞一下子就仿佛盛开了春天。

她说,好的。李世真xi,请多多指教。

这一笑让李世真甚至有点恍神。

在这片刻,她听到导演在叫着。

各部门准备,咱们这就开拍了。

李世真和徐伊景的第一场激情戏。

也许也是最后一场。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

7

第一次跟徐伊景搭戏的时候的心情是怎样的,李世真大概永远不会忘记。

她在良惠女皇里没有机会跟徐伊景搭戏,她的角色下线很久徐伊景才正式上线,也是从徐伊景上线开始,良惠女皇收视开始飞升,徐伊景因此坐实收视女皇宝座,并且在两年后的BYC大赏中再下一程。她们的第一场对手戏,是在white night里。她扮演的职场新人走进徐伊景的办公室,在等待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徐伊景的马克杯。正在无措的时候,徐伊景走进来,冷冷地对她说,你在干什么。那个马克杯,是徐伊景戏里的老公,后来爱上李世真的男主角送给徐伊景的定情信物。

你看,这个人的缘分啊,就是从这样的时候开始纠缠不清的。

就像现在的恩在和书瑞。

徐伊景走到灯光面前一站,笑容就变得舒朗又甜美,这个人的精分功力,李世真是一直就见识到的,入戏从来都不需要哪怕一秒钟的时间,只需要一转头就可以转变一张脸。因此,有时候李世真都分不清楚,在她面前的徐伊景到底什么时候在演戏,什么时候是真心。这个人总是站在高高的地方俯瞰着众生,包括李世真。她一开始就知道了故事的走向,因此一直冷漠地站在高处掌控着故事的发展,什么时候用什么表情,什么时候用什么语气,她仿佛比造物者自己本人更清楚。甚至就连偶尔的失控,也仿佛是经过了计算的准确表演,让你回头看到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怀疑,她是真心吗,还是假意。她对我,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利用而已。

就像那天晚上,徐伊景看着她,对她说,我要你替我接近朴建宇,你要让朴建宇爱上你。

那时候的李世真20岁,三年的娱乐圈生活让她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风浪,有黑粉的攻击,有二世祖的调戏,有公司内部的明争暗斗,有组合内部的暗潮汹涌。她自以为自己已经经历足够多,早就可以对许多事情见怪不怪,可是她却还是在徐伊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下巴都差点掉了。

您说……什么?李世真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要你接近朴建宇,要朴建宇爱上你。徐伊景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浓醇严厉的红色在玻璃杯上晃了几晃,粘稠地像是血一样。

可是,为什么?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我一步步地帮助你走到现在,难道你以为我是开慈善机构的么?徐伊景笑了。从一开始让你进入YJ,帮助你成为当红爱豆,再到让你参与到我的戏,我就是要让你风光无俩,我就是要让你红透半边天,我就是要让你成为下一个我,然后把朴建宇的心放在我的面前。

您说,您帮助我进入YJ,您帮助我……李世真喉咙有些发干,她仓皇失措地喝下一大口红酒,只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如果不是坐着,李世真很有可能摔倒在地上。

我有我的理由,必须要对付朴建宇。不过你放心,你们粉丝会收到的那些消息都是假的,因为那都是我让八卦周刊记者写的。我跟朴建宇,什么也没有。徐伊景笑了笑。

既然你们什么都没有,又为什么……

我说了,我有我的理由。具体的理由是什么,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也不用问,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做所有的事情,说到底都是为了利益罢了。我追逐我的利益,你也不过是为了你的利益。

我的,利益?李世真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这里面到底有自己半毛钱的事儿?

你追逐的目标,不就是我吗?你认为,你来到娱乐圈,你成为一个当红的爱豆,甚至你想成为演员,都是为了我。我要你通过这件事情明白,其实这都是你的借口,你真正的欲望,你真正的想要,到底是什么?许多人活了一生,籍籍无名,浑浑噩噩,全然不懂自己内心的欲望,而我是在帮助你,让你了解你自己,把你自己打造成这个世界上最锋利的武器。你会闪耀,让所有人都躲不开你的光芒。徐伊景的声音,在安静的黑夜,朦胧的灯光下,仿佛是慢性的毒药,一点点侵蚀着李世真的心脏。

你要相信,也要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帮助你,做到这样。

李世真看着徐伊景,鬼使神差地说了个好,我答应你。

那时的她呆呆看着徐伊景的嘴唇,因为刚刚喝过红酒,所以看起来特别的鲜美。李世真呆呆看着,突然想,这么柔软的嘴唇,如果可以亲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可是,徐伊景的嘴唇很薄,人们都说,嘴唇薄的人是薄情绝情的,那么,徐伊景也是这样的么?

其实,徐伊景的嘴唇,比想象中还柔软,如果用舌尖轻轻舔一下,还会有淡淡的甜味。

这是现在的李世真所感觉到的。

不,不是李世真,而是戏里的恩在。

恩在和书瑞从外面躲雨,跑进山洞,两个人看着外面的大雨,狼狈地笑了笑。书瑞替恩在升起火,恩在主动说,咱们把衣服脱了烘干吧。书瑞扭捏不答应,恩在贼兮兮地笑着扑到书瑞身上挠书瑞的痒痒,两个人笑着扭打成一团,然后恩在停下来,直直看着书瑞的眼睛,正如书瑞看着她一样。眼睛里有远处飞驰而过的光,有流转了一整个世纪的暗潮汹涌,有压抑了许久的隐忍和渴望。恩在犹豫着向书瑞靠近,却终究被书瑞一把扑倒压住。嘴唇和嘴唇之间,就像是有无穷的吸引力,把对方拼命地往自己的身体的深处驱赶,只希望能够离这个人近一点,再近一点,只希望能够打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界限,只要她永远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李世真没办法入戏,没办法变成恩在,用恩在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书瑞。

在她的眼里,这就是徐伊景。

她总是在要去碰到徐伊景的嘴唇的那一刻狼狈地逃离,然后红着脸离开。

而可怜的徐伊景也就被她扑倒了大概二十多次。

徐伊景非常敬业,一遍遍地起身补妆整理衣服,一遍遍跟她一起走位对词实拍,而李世真一次又一次地怂下去。她又感觉到了那熟悉的焦躁不甘和难受,感觉到在自己的胸口流动的一股股不安的热流,感觉到自己的四肢百骸都充斥着一种欲望,一种非常强烈想法,几乎快要把她冲破。而她没办法释放它,更没有办法缓解,她只有一次次地看着徐伊景紧闭着的双眼,长长的颤动的睫毛就在自己的面前,这么近,又那么远。她一次又一次想起那个自己一辈子也难以忘记的晚上,那是徐伊景唯一一次在她面前失控。她也是这样近地看着徐伊景,感受徐伊景的呼吸在自己的脸上,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手,轻而易举就勾起她所有的渴望。

她听到徐伊景对她说,世真呐。

她听到自己小声地回答,是,代表nim。

世真呐,今天晚上,不要走了。

是,代表nim。

那个夜晚,是后来的李世真无数次,不敢回忆又不得不回忆的夜晚。她以为那一天之后,她们会变得比谁都要亲近。

可是第二天,她就从网上看到了徐伊景公开宣布,自己要去日本的消息。

徐伊景甚至没有当面告诉她这件事。

李世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无欲无求的人。

直到那一天她才明白,哪里有什么人是真的无欲无求,只不过是你还不懂得你的欲望罢了。

而她的欲望,从始至终,就是一个徐伊景罢了。

导演,不如我们换一下,让书瑞主动吧。

第26次ng之后,徐伊景站起身来,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淡淡地对导演说。郑熏在估计也是快被李世真的ng折磨疯了,虽然这跟后期人设会有冲突,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是郑熏在的戏,再改剧本就好了。

李世真难为情地看了徐伊景一眼,徐伊景却看着她,笑了。

再次按照程序来,两个人来到山东,书瑞挠恩在的痒痒,恩在忍受不住,打算投降,书瑞却一把抓住了恩在的手,顺势把恩在按在了地上。熊熊跳跃的火光中,书瑞的眼睛亮如星辰,她看着恩在,一句话不说,却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空气里都是燥热,潮湿的山洞也仿佛置身赤道的洋流之中。李世真感觉自己喉咙发干,身体一阵阵发软。她想说什么,可是刚刚张开嘴巴,就被徐伊景封住了。她的嘴唇是湿润的,是柔软的,是一开始冰冷,却越来越温暖而炽热的。她的吻绵密而悠长,温柔地像是一朵花开,又激烈地像是此刻落在外面的狂风骤雨。她的手一向都修长有力而稳妥,此刻却也仿佛开始颤抖,抚摸在她的身上,她的四肢,她的每一处皮肤,让整个灵魂也跟着颤抖。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听见自己越来越快速的呼吸,感觉自己浑身的炽热,感觉一股热流游走在四肢百骸。她只有紧紧地拥抱着这个人,只有更加用力,用尽全身力气地去回应她,仿佛已经等了她一辈子那样的热烈。

世真呐。她听到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是,代表nim……她下意识地回应。

我想,也许,我错了。徐伊景的声音很轻,像是一片羽毛,落在李世真早就已经波涛汹涌的心海。

她一愣。

然后听到郑熏在满意的“cut!”

这场戏终于拍完了。

因为这场戏耽误了不少时间,拍完之后整个剧组通告都延长了,这一天的戏结束已经快要半夜,李世真累得不行,想一头钻进保姆车不管不顾睡上一觉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看。徐伊景的保姆车就停在自己旁边,而那里黑灯瞎火的,什么也没有。

她,还没有走?

李世真想,白天那场戏,自己耽误了徐伊景那么久,好几次扑倒徐伊景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徐伊景的头磕着了,无论如何,应该去说一句谢谢和对不起的。她示意司机先开到拍摄基地外面等,自己走到了徐伊景的保姆车旁边,而刚刚走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男人挺拔的身影和徐伊景惯常的带着淡淡的冷漠和不耐烦的声音。

就算追到这里来,你又能怎么样,建宇?

就算我不能怎么样,你跟李世真,更加不可能怎么样,这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伊景。

在保姆车旁边,朴建宇和徐伊景两个人站在黑暗里,徐伊景的眼神冷如冰雪。

我跟李世真,本来就不会怎么样,拿李世真来做攻击我的武器,是不是显得有些幼稚了,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

李世真听到徐伊景一字一句,话语如风霜刀剑,一下下,全扎在了自己心上。

白天沸腾的血液,霎时间就冷了。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

8

李世真的脑海里,一直都是徐伊景的那一句话,一直到自己回到酒店,累得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离,把自己重重摔在床上,陷在软软的被子里,她都还觉得被子都是那句话的化身,天罗地网,天旋地转,将自己一重重包围起来。

三年前,朴建宇,用自己攻击徐伊景?

可是三年前,自己明明就是徐伊景的刀子,是徐伊景用来攻击朴建宇的刀子啊。

到底是哪里不对,难道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难道当年发生的一切,和自己想的不一样?

徐伊景并不是离开她,而是,保护了她?

曾经被她刻意放在一边的回忆,再次潮水一样袭来。那些她选择忽略的部分,此刻都被她捡起来,仔细地筛选,试图在自己的记忆里找到和自己的一直以来的认知矛盾的部分。

那天晚上,自己答应了徐伊景后没多久,李世真就收到了YJ娱乐公司成立25周年晚会的邀请函。本来这没什么了不起,作为YJ当家的女团爱豆,参加自家成立晚会理所当然,可是李世真知道,这份邀请背后的意义。

她的座位是紧挨着朴建宇的。

李世真记得自己当时不无担心地找了徐伊景,直接告诉她自己并没有切实的底气和自信可以做好这件事情。徐伊景当时只是淡淡笑了,然后用非常运筹帷幄的语气告诉她,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亲自来教你演戏,并且还是一段表白的戏呢?你要学会观察欲望,并且表现欲望,不动声色把表演的痕迹藏起来,这样,你才能够成功,不是吗?

所以,一切都是徐伊景计划好了的。一切都是为了把李世真打磨成一把适合她的利剑,好准确无误地刺向朴建宇的心脏。

可是李世真想,她大概明白为什么徐伊景会如此讨厌朴建宇。

早年还在徐伊景后援会的时候,李世真她们就把朴建宇作为头号diss对象。身为yj的少东家,朴建宇早年曾经组过一支band,然而,这支band即使是以yj的实力来推也最终没有红起来,发了一支单曲以后就销声匿迹,朴建宇也因此出国深造了三年,并以yj继承人的身份回国。他跟徐伊景的绯闻就是在他组band的时候传出来的,听说当时徐伊景经常会在收工后到排练现场去等朴建宇,并且一起散步吃拉面,徐伊景纯然是一个听话的小女友形象。而在朴建宇离开韩国之后,这段感情就此销声匿迹。没有人知道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只知道在朴建宇离开之后,徐伊景也半隐退了大半年,对外同样宣称是出国游学。徐伊景的贴身助理用小号给后援会透露消息,当时其实是朴建宇在追求徐伊景,徐伊景对朴建宇也算是有好感,两个人接触一段时间之后,徐伊景发现朴建宇居然还在同时追求其他人,徐伊景因此提出和朴建宇终止见面,朴建宇却以徐伊景的前途作为要挟,不允许徐伊景离开他。徐伊景因此只有无奈选择暂时离开韩国,躲避朴建宇,幸好当时朴建宇自己也遇到麻烦,而等到他回来的时候,徐伊景已经是枝繁叶茂根深蒂固的yj当家,并且持有了yj的股份,朴建宇再也无法拿她怎样了。

在李世真的心里,朴建宇就是一个花心不负责任吃了吐的花花公子,这样的人,当然值得最毒的仇恨。

可是,徐伊景会是仅仅因为这样的原因,就对一个人心存仇恨的心,因此布下棋局,不惜花费这么大的功夫来做这个局吗?

李世真也是疑惑的。

以前还在追星的时候,她看完了徐伊景所有的访谈,了解徐伊景所有的爱好兴趣,在徐伊景的访谈里,她看到的是一个冷静自持,对自己的人生事业非常有规划的人。所以,当时李世真就对这段绯闻存有疑惑,一个那么有事业心和企图心的人,不可能在自己的事业刚起步的时候就跑去谈恋爱,对象是自己公司的少总更不行,那样,徐伊景一直以来的努力就会被否定。

她在访谈里明明说过,“我是用自己的脚一步步走到今天,今后也会靠自己的脚一步步走下去”。

并且那天晚上徐伊景自己亲口告诉她,她跟朴建宇的一切都是她自己通知八卦周刊记者的,也就是说,当年这段绯闻很可能是假的。

那么,徐伊景对朴建宇的恨到底从何而来?

李世真一向善于思考,更加善于行动。既然在家里分析得不出结果,那么就行动吧。

至少现在这一刻,她只想要帮助徐伊景,完成徐伊景想做的事情。

做棋子也好,被摆布也罢,就算徐伊景要求她在烤肉店面前跳舞,就算徐伊景要求她做其他更加过分没有理由的事情,她也会去做。

因为那个人是徐伊景。

只是当时,李世真本人并不清楚,这样的感情到底意味着什么。

Yj公司庆祝酒会前一天,李世真在良惠女皇里所有戏份杀青,她终于迎来了渴望已久的休息日,在自己家里睡了个昏天暗地,一直到被自己姨妈从床上摇晃醒。来不及生气,妈妈告诉她徐伊景到家里来了,李世真慌忙擦干嘴角的口水痕迹,一个鲤鱼打挺就从床上蹦了起来,拖鞋都没穿好就冲了出去。

徐伊景穿着一身得体的风衣,正端着李世真平时用的那个马克杯,在喝水。

李世真看到之后,脸霎时就一红,她想,这算不算间接接吻?

世真呐,打扰你休息了?徐伊景笑着问。

不,不会,不会,李世真脸还有些泛红。

我是想着,明天就是酒会,你应该没有合适的衣服,赞助的衣服也不一定合你的心意,所以决定今天带你去买,你觉得呢?徐伊景笑得客气有度,李世真看到她的笑容,突然明白,徐伊景对明天的晚会有多在乎,她是多么希望自己明天一定要成功。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能够跟徐伊景一起外出就是好的。

于是李世真点了点头。

说实话,从出道那天开始,李世真就没怎么逛过街,一是因为有造型师和赞助商,二是因为她的确没有时间,通告多到她很多时候怀疑人生,而又不得不坚持这么做下去,不过她现在明白,以前的努力是有用的,至少因为有了那些努力,现在才能够坐在徐伊景的副驾驶上,看着徐伊景开车的侧脸,跟徐伊景不咸不淡地说两句话。

这对她来说就已经非常幸福非常足够了。

徐伊景把车停好后,递给李世真一个口罩和一副大大的墨镜,李世真孤疑地看着她,徐伊景忍不住笑了,小姐,你是打算待会儿给首尔交通制造新一轮堵塞么?你不知道你自己现在很红吗?

李世真的确是不知道。坦白说,她对于红不红并没有明确概念。一个整天都在电视台之间跑通告的人,一个根本就不怎么上网也没有开通任何的sns软件的人,怎么可能对虚无的人气有直观的了解。

徐伊景笑着微微摇了摇头,附过身去,帮李世真把口罩戴起来,带的时候,徐伊景的呼吸轻轻喷射到李世真脸上,李世真觉得那呼吸就像是灼人的热浪,被碰到的皮肤都像星火燎原一般的发烫。她不敢看徐伊景,却又舍不得不看徐伊景,最终决定放弃所有的挣扎,放任自己,就这么直直看着徐伊景。直到徐伊景说了句好了,拍拍她的肩膀,示意她可以下车。李世真长长深呼吸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脸,果然烫得可怕。

徐伊景带她去的是一家高端百货,除了一些李世真叫不出来的手工定制品牌,就是李世真在画报上看到的大牌子,她对于品牌什么的并没有什么了解,只是傻傻跟着徐伊景逛,徐伊景拿起来一件,她就表示好看一件,因为在她眼里,徐伊景穿什么都好看。直到徐伊景无奈地说,世真你在想什么,我们是来给你买衣服的,她才如梦初醒,含羞带怯地开始给自己看衣服。可是她又觉得自己并不懂得礼服,还是要徐伊景给她挑,徐伊景好脾气地替她选了好几件,李世真一一试穿,却都不是太满意。

在脱一件晚礼服的时候,李世真不习惯脱的方式,衣服卡在中间,她只有大声叫徐伊景帮忙,徐伊景走进来,看到李世真用八爪章鱼的姿势站着,忍不住终于笑出了声。徐伊景走过去,一只手按住李世真的背,一只手拉住拉链,轻轻往下划,李世真光洁好看的背,就这么暴露在徐伊景面前,一点一点,一寸一寸,李世真感觉自己暴露在徐伊景的视线里,随着拉链的拉开,所有的皮肤都变得滚烫火热,仿佛那目光是隐秘的热流,在一重重敲打自己的皮肤。她的喉咙发干,手也不知道该往哪里摆,在发现自己依旧保持八爪鱼造型的时候,尴尬得不知道说什么好。

然后,她就感觉到,徐伊景冰凉的手,轻轻覆盖在了自己光滑裸露的背上。

世真呐。

她听见徐伊景叫她。

你很美。

她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只有慌乱着说谢谢。

因为这样,你更要懂得利用你的武器,替我,替你自己,赢下这一局。

是的,前辈。李世真的心,不知道为什么,被这句话狠狠敲打了一下。她问自己为什么,明明一开始就知道,徐伊景就是要利用自己报复朴建宇罢了。

终于选好了衣服,那是一条鱼尾裙,完美无瑕地包裹住李世真的身材,把她的锁骨,曲线,长腿表现得淋漓尽致,大红的颜色艳丽而夺目,往那里一站就是最耀眼的风景。李世真本来有些担心会不会太出挑,可是徐伊景却说,我就是要你做最出挑的那一个人。

李世真看着镜子里,徐伊景看着自己的眼神,那眼神仿佛在观察一件自己的得意之作,充满了侵略和攻击性。

可是这个人的脸,却又是长得那么柔和,那么好看。

结完账,李世真觉得有点累了,就说想去喝点东西,她拉着徐伊景,全然忘记了自己脸上没有带任何遮挡。果不其然,走出商场没几步路,李世真就被路人认出来了。

也难怪认出来,毕竟商场的电子液晶屏正在放她的mv。

是daisey!daisey在这里!

那个被李世真撞了满怀的大叔的尖叫仿佛又穿透城墙的功力,本来游走在大街上的路人纷纷聚集起来朝李世真她们的方向冲刺。原本带着口罩和墨镜的徐伊景无可奈何,只有一把抓住李世真的手,大步流星地飞奔起来。一脸懵逼的李世真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徐伊景拉着向前跑,徐伊景的长头发在上下飞舞,时不时会撩到李世真脸上,李世真看着带着自己往前飞奔的徐伊景,她的侧脸上有一颗好看的痣,她的轮廓是那么清晰,她跑步的时候的喘息,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刚刚好的让人心动。

她终于明白,自己此刻的心跳,不是因为奔跑。

而是因为这个人。

哪怕她不知道要到哪里去,只要她牵着自己的手,她就想跟着她,到天涯海角。

徐伊景一直到李世真跑到一个狭长的小巷子,冲进去躲好,李世真和徐伊景紧紧面对面贴合在一起站好,默默等待路人大部队的离开。徐伊景常年白皙的脸,因为剧烈的跑动而泛起一大坨红晕,一向平稳的呼吸也剧烈摇摆起来。李世真忍不住伸手摘下徐伊景的口罩墨镜,再次放任自己的视线直直落在徐伊景脸上。

世真呐,你……

我喜欢你。

李世真脱口而出。

是的,我喜欢你,我喜欢你,我非常喜欢你。

这么久以来,我想对你说的话,千言万语,可是,最终只不过剩下了这一句。

我喜欢你。

李世真的回忆戛然而止,因此此刻,她听到了敲门声。

打开房门,看到面前的人,她呆住了。

是朴建宇。



评论(2)

热度(34)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