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番外——教师节

妈惹妈惹太甜了太甜了太甜了报警了
教师节的特别番外
虽然晚了两分钟可是还是教师节的礼物啊
徐老师教师节快乐
我自己也教师节快乐
所有的老师教师节快乐(我们家就有仨老师)


老师在上番外
教师节
李世真大二那年,迎来了跟徐伊景一起度过的第一个教师节。虽然徐伊景对所有的节日都兴趣缺缺,但是李世真认为教师节是不一样的。因为这是对徐伊景教师这个崇高的职业的肯定,作为徐伊景的学生她有义务也有必要让徐伊景过一个有意义的教师节。因此,在学院的人找到李世真,希望李世真能够在学院的教师节晚会上参与街舞表演的时候,李世真一口就答应了。她甚至自己私下设计了一个情节给自己加戏,就是安排孙玛丽做内应,在节目结束后,她要当着所有人的面给徐伊景送花。康乃馨当然是不可能的,她要送徐伊景最好看的红玫瑰。
李世真光想就觉得自己很帅气,她一定可以用爱发电,感动伊景,让徐伊景感动的痛哭流涕,叫她我的世真宝宝。
为了瞒住徐伊景,李世真煞费苦心。本来教师节晚会的准备时间就只有一周,跳的又是群舞,虽然舞蹈动作是直接从一个叫afterschool的组合那儿来的,但是几个人一块儿跳还是需要磨合。为了跳好这个舞,李世真把所有课余的时间都用在了排练场,而她只能今天告诉徐伊景社团有活动,明天告诉徐伊景有小组讨论。徐伊景太聪明,李世真连撒谎都得小心翼翼,生怕被徐伊景看出端倪,自己前功尽弃。幸好徐伊景并不怎么过问,她似乎认为李世真忙一点也比整天粘着自己要好。直到演出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晚上吃饭的时候,徐伊景一边盛汤一边问,今天的报告会议怎么样?
李世真想了想,今天骗徐伊景没有去吃午饭的理由是有科创报告讨论会,她笑着接过徐伊景的汤说,挺好的,我们确定了参考文献。
要看哪些,说不定我可以给你点建议。
书目名单在他们手上,我只记了个大概,你知道的,经管类论文嘛,来去就是那么几个人。李世真笑了,赶紧给徐伊景夹了块兔子肉。
哦,这样啊。徐伊景恍然大悟似的点了点头,那得抓紧看了,那几个人的书都是大部头,不好啃的。
是呢是呢,最近得多花点时间在图书馆了。李世真笑得无比乖巧,在埋头刨饭的间隙偷看徐伊景,只见徐伊景神色如常,不由得舒了口气,感叹自己骗人的功夫越来越了得,真是差点就以为要露馅了。
教师节早上徐伊景起来一看,李世真已经把饭都做好了,暖暖的软软的粥,配李世真煎成心形的荷包蛋,还放了张字条,徐老师,节日快乐,今天是报告的决定会议,我先走咯,晚上见!
李世真走的太早,所以她看不到徐伊景脸上似笑非笑的表情。夹起煎蛋吃了一口,果然盐放了太多。而徐伊景的口味非常清淡。
粥配煎蛋,下次你是不是要做牛奶配包子了。什么怪异的尝试也敢做,总是浪费时间做尝试的性格,迟早要吃亏。
徐伊景一边想着,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然后一个人把李世真做的东西都吃光了。
李世真那天非常忙碌,因为她们服装的问题还没解决,所以她一早就跑到租服装的地方谈服装的事情,解决好了之后回到学校,带着所有人出去做头发。正在风风火火的时候,她遇到了和她同组的建宇,建宇一看到她就跑过来跟她打招呼,问李世真,诶世真,昨天徐老师说要给我的书在你这里吗?
什么书?李世真心里咯噔一下,隐约有了不安的预兆。
昨天中午我遇到徐老师,她问了我们讨论的进度,我说最近都没怎么见到你,进度有些迟缓,徐老师说不着急,她那里有一些参考文献可以借给我做参考,还说会拿给你的,怎么,她没给你吗?
我我我,我昨天,没见到徐老师……
李世真心想,坏了,完了,惨了,死定了。
徐伊景昨天明明就知道了自己在骗她,可是还是耐着心看完了自己的表演。李世真现在回想起昨天晚饭的时候徐伊景的表情,头皮就一阵阵的发麻。
她想了想,觉得要不就干脆趁现在赶紧承认错误,自己无论如何不应该骗徐伊景,可是她拿起手机给徐伊景打电话,她只听到那个平淡的女人平淡的说,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
李世真的心跟着一寸寸凌乱。
容不得李世真继续发呆,身边的人已经在催促李世真赶紧走,要去弄头发换衣服,然后还要去抓紧时间再彩排一次,晚会就定在晚上七点,已经没多少时间可以浪费了。李世真把心一横,心想还能怎么样,反正也准备这么久了,不如干脆就把礼物先送了再说,至少承认错误的时候还有功可抵,能垂死挣扎一下。于是她对身边的建宇点点头,示意自己先走了,然后急匆匆跟舞蹈队的人走了。
李世真她们的舞蹈是倒数第二个节目,在后场准备的时候,李世真试着给徐伊景发了几个消息,然而徐伊景都没有回。她心里七上八下,在后台神经兮兮地四处转圈,不知道的还以为李世真在找她的尾巴。在她越来越忐忑的时候,她听到了主持人清晰可见的报幕,下面有请经管学院的同学们带来街舞《初恋》。在一片掌声中,李世真化着大浓妆,穿着齐x小短裤和露着小蛮腰的衣服,混在一群舞者中走上了舞台。而就在她上台的那一刻,她明显看到在第一排正中间的经管学院副院长徐伊景的座位上,只空荡荡的摆了个徐伊景的名牌。
徐伊景没有在看演出。
那,徐伊景会在哪里?
李世真积攒了一天的惴惴不安在此刻到达了顶点,甚至音乐响起来的时候,她几乎没有跟上节拍。按道理来说,徐伊景虽然不喜欢过节,可是这种工作性质的活动,她都是会出现的。那么,发生了什么拖住了徐伊景,什么让她连教师节活动都没办法参加?
李世真是一个拥有非常敏捷的思维的人,动作还没跳几个,李世真就联想到了好几种徐伊景不出现的可能,每一种设想都让她头皮发麻。越是分心,舞蹈动作就越是没办法跳好,在队形变换的时候,李世真没有踩准节奏,急匆匆想跟上节拍的时候,动作做大了,一下子闪了她的腰,左脚绊倒右脚,她一下子就跌在台上,脑袋还被狠狠撞了一下。
李世真疼得眼冒金星,许多人朝李世真围过来,而她竟然在出现在她视线里的人里,看到了徐伊景。
她一下子坐直,怔怔地看着眼前的徐伊景。徐伊景平时从来只是画个淡妆,而今天的她却画了比平时浓的多的妆容,大红色的嘴唇,头发也精心弄成了一个几近完美的大波浪。她平时就已经很好看,再精心修饰过之后,徐伊景在五光十色的灯光里,好看得简直不属于这个人世间。李世真也不知道是摔傻了还是看呆了,只是看着徐伊景。
世真,你怎么样?徐伊景伸出手摸了摸李世真的头,看了看李世真的穿着,皱了皱眉头,不知道从哪里扯出一件外套,把李世真给裹住了。
老师,我不冷啊……
不,你冷。徐伊景看了看,又把衣服往上扯了扯,把李世真的锁骨给包住了。
不不不……可是话说回来,老师你为什么会从后台出来?
徐伊景笑了笑,还没回答,主持人终于跑了过来,问李世真怎么样,李世真试着动了动脚,觉得有点疼,走路是没问题,可是跳舞就吃力了。她正想着要不要再跳一次,徐伊景就替她回答了。
她的脚扭到了,跳舞怕是不行了。
那这个节目……
很快就是中秋晚会,孩子们可以那时候再跳。好节目不怕多来几次。
可是我们现在的晚会,节目数就不够了啊。
那我多唱一首歌好了。
主持听了徐伊景的话,觉得似乎也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于是到舞台一边和场务协商了。徐伊景侧过身,和李世真的队友们商量了一下,大家也觉得李世真受伤不适合再演出,都赞成了徐伊景的意见。只有李世真一脸懵逼,拉住徐伊景的袖子问,老,老师,你,你要表演节目?
不要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有秘密。徐伊景冲李世真笑了笑,然后付过身去,把李世真的胳膊搭在自己肩膀上,手勾住李世真的腰,把李世真架起来。李世真的脚站起来才更觉得疼,她倒吸一口凉气,整个人倒在徐伊景身上,徐伊景用另外一只手环住李世真的身子,小声问了她一句,很疼么?李世真忍着疼,摇了摇头。徐伊景摇了摇头,说了句傻瓜,然后把李世真架着到了后台,替李世真脱下她的鞋子,看到李世真的脚已经肿了,徐伊景半蹲在地上,把李世真的脚放在自己怀里,试着给李世真捏了捏,李世真感觉到一股钻心的疼,可是因为是徐伊景在捏,所以她竟然觉得这疼痛也很幸福。她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叫出声,徐伊景又稍微加重了一下力气,一边捏一边说,觉得疼就说,忍着疼会让疼痛加倍。
老师,你,是不是生气了啊?
我为什么要生气?
因为我骗了你啊……
既然知道骗人不好,为什么还要骗人呢?
那是因为我想要……
想要给我惊喜,让我开心,是吧。徐伊景一边捏,一边抬起头,看了李世真一眼。李世真被她看的不好意思,只好埋下头。
惊喜常常会变成惊吓,没做好准备的礼物,总是会带来灾难。这次疼,也是给你一个教训,以后不要再做这样的傻事。
可是我还是想给老师一个礼物啊,老师什么都有,我都想不出来该送给你什么好。
你真的不知道吗?徐伊景这次终于抬起头,定定地看着李世真。后台的光线有些昏暗,橘红色的光沉沉落下来,把一切都变的暧昧不明。唯有徐伊景的眼睛亮亮的,藏着一泓秋水,藏着漫天繁星。
李世真还没来得及回答,场务就跑了过来,告诉徐伊景舞台收拾好,该她上台了。徐伊景把李世真的脚轻轻放下来,看了李世真一眼,拿起话筒上到舞台去了。
这是李世真第二次听徐伊景唱歌,上一次听,还是在社团练习的时候。她站在舞台背后,看着徐伊景的背影,她的背影总是很冷,因为太挺拔,所以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有种说不清的寂寞。可是今天的徐伊景不一样,她是温柔的,也是温暖的,她在唱歌的时候,总是会似有若无的回头,仿佛在看着李世真。她说话的声音本来就很好听,低沉的,柔和的,平静的,唱起歌来,却有些哑哑的意味,仿佛一个千帆看遍的人,懒懒地坐在黄昏的港口,然后她看到她命中的船来了,她该走了。她要再次出发,乘风破浪,无畏无惧。
她在唱着李世真第一次听到的那首歌。
听他说,听他说
听他说,我们就该错过
听他说世界是软弱
听他说我该就这样活
听她说,听她说
听她说爱是最大心魔
听她说谁离开了谁也能好活
听她说谁是谁的业障因果
我不想听她说
我不想听谁说
我只想听你说
听你说不要再错过
听你说就要眷恋着执着
听你说就算世界颠倒
我也会为你而活
听你说那日从未开放的花朵
因为你在闹市盛开着
听你说那些缠绵的诗句
因为你而怒放出快乐
我不怕谁说我错
我不怕全世界阻隔
我只要听你说
我只要对你说
说我爱了
说我对了
说你再也不会走了
徐伊景唱着唱着,李世真仿佛看到全世界的光都渐次熄灭,她什么也没有,正如徐伊景也什么也没有。她不是高高在上的老师,她不是抬头仰望她努力爱着的学生。她们在这个世界一无所有,除了彼此。她们在这个世界无依无靠,除了彼此。
所幸还有彼此。
徐伊景的车停的地方离演出的体育馆有点远,演出结束后,徐伊景扶着李世真,一瘸一拐地往停车场去。路上行人依稀,正如月光夜色疏离。李世真闭上眼睛,仿佛还能够听见徐伊景唱歌的声音。她笑着说,老师唱歌真好听。
徐伊景没说话,只是微微挑起的眉毛告诉李世真,她挺得意。
可是,教师节都要过去了,我还是没有把礼物送给老师。
那你现在就可以送啊。
老师到底要什么嘛?
徐伊景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看着李世真。李世真看着徐伊景的眼神,突然悟了。
她笑着,红着脸,不管不顾地凑上去,亲吻了徐伊景的脸。
老师,节日快乐。
嗯。

评论(55)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