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你是春风十里——4

你是春风十里
4
李世真有没有可能是一个直的,这对于徐伊景来说原本是一个不需要考虑的问题。直的如何,弯的如何,徐伊景想要的,就一定可以得到。
然而在和李世真这段时间的接触,李世真不远不近的距离,不咸不淡的态度,不卑不亢的神情,看着徐伊景跟看草地蓝天白云没有什么区别的神色,让徐伊景开始有些恍惚,她甚至还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那里出了错,否则,按照她上心的程度,不可能李世真如同化骨绵掌一样,悄无声息地化解了她所有刻意制造的接近。
其实这事儿按照道理来说,不应该怪李世真。因为徐伊景制造的所谓的接近是在世太过于九曲十八弯,任谁来看都不会发现徐伊景对李世真有什么特别,至多会以为李世真是个运气好的学妹,凑巧被徐伊景选了来做一个倒霉的实验对象而已
游泳池如此,这次的出行也是如此。
不过,徐伊景当然不会检讨自己有什么错误,她当然必须是永远不会错的。如果她的确错了,那就更改评判对错的标准。所以,哪怕李世真直如钢管,徐伊景也有办法有能耐让她自己主动完成绕指柔,再也直不回去。
如果世界上有人可以给李世真幸福和依靠,那个人当然必须也只能够是徐伊景,毫无疑问,连问的必要都没有。
所以,在计划出游的那个周末,徐伊景重新拟定了自己的计划书,出发了。
这次出行包括经管学院的全体大一新生和与大一新生结成帮扶的研究生,浩浩荡荡,队伍十分庞大,一共开了五个旅游车。徐伊景当然是不会坐大巴的,她开了自己的捷豹,穿了一身十分修身的运动服,把头发扎成了一个高高的马尾,遗世而独立地站在吵吵闹闹的人群一边,靠着自己的车,神情冷漠地看着远方。其实只有她自己知道,她的余光早就落在了姗姗来迟的李世真和李世真身边一直与李世真打打闹闹的孙玛丽身上。
孙玛丽徐伊景是知道的,她们金融圈二代中有名的二世祖,爱吃爱玩爱花钱,除了享受什么也不会除了闯祸什么也不懂,难得的是为人仗义,乍一看喜欢摆架子,接触了才知道这人心眼浅得跟干涸了的河滩似的,没什么攻击性,说一两句好话能把心窝子都掏给你。

徐伊景一向最不喜欢和这样没什么智商和深度的人交往,因此对孙玛丽也只是知道名字而已,毕竟她和孙玛丽从智商到阅历都是天和地的差别。
只是,如今孙玛丽竟然和李世真这么亲密,就不得不让徐伊景引起注意了。
李世真穿着一件风衣,内搭了一件衬衫,头发似乎比上次见面的时候剪短了一些,她捂着嘴巴,小声和孙玛丽说着什么,孙玛丽哈哈大笑,不停拍着李世真的肩膀,李世真也笑了,然后孙玛丽伸出手,替李世真别了别被风吹乱的耳发,如果不是徐伊景老眼昏花,她确信自己是看到李世真脸红了。
一个在徐伊景面前都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人,她竟然对着孙玛丽脸红了。
这下徐伊景的心情就变得很微妙了。
她环抱着双臂,默不作声,在黑暗中观察着一切,像只隐忍潜伏的豹子。她什么也没说,走到自己的车旁边,转了转,看了看,皱了皱眉头,确定别人都没看自己的时候,把车钥匙藏在了自己背的包的夹层里。那个夹层非常隐蔽,拉上拉链之后宛如不存在。
集合之后,众人准备出发,崔书润来到徐伊景的车旁边打算搭徐伊景的便车,却看到徐伊景皱着眉头在翻找她的包。崔书润问怎么了,徐伊景淡淡的说,没什么,车钥匙找不到了。
啊?那怎么办?崔书润奇怪的看了徐伊景一眼,她印象中,徐伊景绝对不是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人,可是徐伊景镇定自若的样子太有震慑力,她又不得不告诉自己,也没什么,是个人就可能犯错的。 何况,伊景毕竟还是个孩子啊。
赵理事那里有备用钥匙,让他来把车开回去就行了。这次的出行,我就不去了。
那怎么行,你是策划,是主心骨,好多环节我都不清楚,你不在这事儿没办法进行了。崔书润犯了愁,她看了看徐伊景,又看了看大巴,突然心生一计。
要不这样吧,有一个大巴上有个空位,你去坐那个位置,反正大家都没开车,你也可以趁机合群一点。
徐伊景的脸上闪过一丝不愉快,崔书润知道,她一向讨厌跟人群接触,这次这个姑奶奶愿意承担这个项目还随队出发,崔书润已经有种如沐圣光的感觉了,再让徐伊景跟着学生一块儿坐大巴走,崔书润感觉自己头皮都在发麻。她正在想着要不要再加点筹码,徐伊景已经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朝着大巴走了过去。 

可是我还没告诉你是哪个车……

我知道。
徐伊景当然知道哪辆大巴上有空位,并且那个空位坐的是谁。当初安排大巴的时候,徐伊景就非常有心计地跟李世真说,大巴的座位也要固定,不能够随意坐,这样方便进行人数管理和清点。而李世真作为一年级的接头人,被徐伊景安排在了第一辆大巴第一排的座位,并且旁边没有安排人。徐伊景说,这样方便她照顾同学,帮大家放东西,并且第一排可以起到很好的观察作用。李世真当时连连点头,表示学姐就是顾虑周全思维缜密。
现在李世真旁边的座位是徐伊景的了。
上车的时候,李世真果不其然在第一排的座位上,正冲着后面全车的人试图讲解这次出行的计划和安排,大家你一句我一句,气氛非常融洽。直到徐伊景冷着一张脸上车,李世真察觉到车厢内结冰的空气,才扭过头看到徐伊景正在自己面前。她惯性的笑了笑,正想问徐伊景怎么来了,徐伊景扫了一眼车厢,什么也没说,就坐到了李世真旁边。 
她上车的时候,分明看到李世真的眼光总似有若无落在这辆车的一个角落里,她顺着那目光看过去,那不是孙玛丽还是谁。
因为徐伊景来了,车厢里的气氛一下变的十分微妙。仿佛没有一个活人敢大口喘气,只怕惊扰了因为徐伊景而凝结的空气。徐伊景歪着头看了大半天窗户外飞逝而过的风景,脑子一刻不停的思考着遇到李世真之后的种种。第一次见面和孙玛丽笑,第二次见和孙玛丽笑,关系最好的也是孙玛丽……还有一直以来对自己似有若无的距离。所以,这一切都是因为孙玛丽?
为什么是孙玛丽?看上了孙玛丽什么?如果她就是喜欢这样没心没肺二世祖,那这种审美的女人自己不要也罢。
徐伊景想得心浮气躁,她十分难得有这样的心浮气躁,而旁边的李世真不知道她正遇到了一座冰山百年难得一遇的暗潮汹涌,全然不知道自己正处在危险之中,还靠着座位,悠闲自得的听歌。车子在这时拐进市郊,从旁边车道突然闯出来一辆车,擦着大巴过去,司机猛打方向盘避免撞上,全情听歌的李世真一个不小心,就跟着往旁边扑过去,等着李世真在司机的骂骂咧咧声中揉着脑袋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全身都沐浴在徐伊景的目光里。她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眼神仿佛要把她给看穿。
李世真这才发现自己竟然在徐伊景的怀里。
她生扑了徐伊景。
李世真有些尴尬地想要起身,一句不好意思还没说出口,司机突然一脚急刹车,李世真慌忙之中紧紧抓住了徐伊景的手,徐伊景也下意识的握紧了李世真的手臂,李世真跟着往后惯性一扑,又把徐伊景给扑得贴在了椅背上。看起来就好像李世真紧紧抱住了徐伊景一样。李世真终于尴尬得无话可说,慌里慌张的想要挣扎起来,然而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徐伊景握着她的手臂的手,分明似有若无的抓紧了一下。
就像是不想她从她的怀里离开一样。
李世真通红着脸直起身来,不好意思连声说着对不起,徐伊景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没关系。
李世真尴尬地拨了拨自己的头发,想要说些什么,然而一向都很会分场合说话,总是很好的处理一切人际关系的她此刻竟然有些词穷。如坐针毡地坐了两秒钟,李世真灵光一闪,拿起一个耳机,笑笑地看着徐伊景说,学姐要不要也分一个?
徐伊景看了她一眼。
我刚刚撞了学姐嘛,不好意思来着。给学姐听歌,压压惊,缓缓神,怎么样?
徐伊景不置可否,只是接过了李世真手中的耳机。李世真笑眯眯地把另外一个耳机也放到耳朵里。李世真的耳机线很长,虽然两个人共用耳机,可是两个人的距离依然堪比太平洋。
看来要找个机会,送她一个耳机线比较短的耳机。徐伊景一边想着,一边拿出手机给赵理事发了个短信。
找找耳机线最短的耳机品牌。
两分钟后,赵理事回了消息,表示已经买好了。
李世真听的歌都比较舒缓,调子很慢,总在唱着关于人生的感慨,却唯独没有一首小女生的歌单里常见的和爱情有关的歌。徐伊景不禁奇怪,这个人小小年纪,怎么就有这么多人生感慨。可是,李世真放的歌的确都让人很舒心,徐伊景不自觉就感觉自己放松下来,在这个座位不舒服,间距不够长的腿都放不直,总在摇摇晃晃,随着司机心情而随时急刹车的大巴上,徐伊景竟然觉得有些舒服,好像她走了很久,总算有了机会,可以停下来看看,放松一下自己。她还是看着窗户,只是这次,她看着窗户上倒映出来的李世真安然听歌的影子,这个人,就连听歌都是嘴角含着笑,仿佛就不会有她不开心的时候一样。
徐伊景慢慢放松了自己,侧着头,看着窗户上倒影出来的李世真,不知不觉,竟然睡着了。
徐伊景对于任何可能将自己放置于危险中的举动总是十分敏感,因此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她是第一个醒来的。一醒过来,徐伊景就感觉自己的头很沉,仿佛压上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在经历了刚睡醒的最初几秒钟混沌之后,她终于反应过来,她睡着了,靠在了李世真的肩膀上,李世真也睡着了,此刻压着徐伊景的脑袋的,正是李世真的脑袋。
她的呼吸,垂下来的头发丝,她的真实的重量。 

李世真的重量。
徐伊景调整了一下呼吸,悄无声息的挪了挪,想让自己能够在不妨碍李世真的情况下把自己挪出去,她小心翼翼地用手拖着李世真的脑袋,仿佛那不是一个脑袋,而是一件上古神器。她刚一抽出来,李世真整个人随之跟着栽倒,正好就载到了徐伊景的怀里。徐伊景无可奈何,只有顺手把李世真接住,看起来就好像自己从后面圈住李世真,把她抱在自己怀里一样。
我可不是什么变态,我这是没办法,谁让她睡着了。我也不想的。徐伊景心里翻滚起风起云涌的种种想法,最终她还是贼兮兮地看了看四周,发现几乎所有的人都在睡,只有司机按打火机的声音,才提醒着一丝丝真实。徐伊景抬头一看,眉头瞬间就锁上了。
堵车了。 

并且前面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车河,红灯宛如正月十五的灯笼一样密密麻麻,汇聚成星星点点的红色河流。
她和李世真,被困在一辆大巴上,堵在汹涌的车河之中,世界在这个时候消失了形态,没有了形状,失去了声音,瓦解了距离,迷惑了猜测,沉溺了所有的相信和不相信。李世真跌在徐伊景的怀里沉沉睡着,安心又安宁。
徐伊景控制着自己不去盯着李世真看,可是她终究还是忍不住,偷偷看了李世真一眼,又一眼,再一眼。她发觉李世真的睫毛真的长的可怕,鼻子也高得不像亚洲人,宛如珠穆朗玛峰异军突起,让整张脸的线条都挺拔又立体。徐伊景不知道怎么的,竟然生出了些她从出娘胎开始就一直缺乏的童心,伸出自己的食指,在李世真的鼻尖上点了点。
在她的手刚刚摸到李世真的那一瞬间,李世真睁开了眼睛。
一双眼睛,亮如繁星地看着她,看着一边抱着李世真,一边拿自己的另一只手点李世真鼻子的徐伊景。
徐伊景是真的有生以来第一次,大脑一片空白。

评论(43)

热度(162)

  1. 羽咲绫乃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