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你是春风十里6

你是春风十里

6

崔书润在学生中一向很有人气,因为业务能力强,人又没有架子,虽然是研究生导师,可是给本科生上课的时候也是尽心尽力,当年级辅导员当得风生水起。崔书润自己也知道自己受欢迎,然而这种受欢迎在今天的这个击鼓传花里,变成了一种让崔书润感觉十分微妙的尴尬。比如说,崔书润连着三轮都是那个拿到夺命零钱包的人。除去她因为输了去当鼓手的那三轮之外,只要崔书润在场上参与游戏,那个倒霉蛋就必定是她。

崔书润一开始还自嘲笑笑说,果然是年轻人的游戏啊,我就是不擅长呢哈哈哈哈,到了后面就是面无表情,似乎输就是自己的宿命。

第一个问题的时候,崔书润保守地选择了真心话,她觉得自己无事不可对人言,更何况她知道自己是老师,也没什么学生敢真的对自己做什么过分的事情。果然,第一轮崔书润选择了真心话以后,全场是死一样的寂静,没人敢提问,崔书润自信满满地看了一圈,笑呵呵地说,大家不要紧张,愿赌服输嘛,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只要不涉及学校政策和隐私,都可以问,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短暂的沉默之后,终于有一个壮士提问了,那个崔老师,您在这届新生中最喜欢谁啊?

平平无奇的提问,崔书润笑了笑,十分官方且得体地回答,你们每个人都很优秀,每个老师都很喜欢,只有更喜欢没有最喜欢。

掌声如塑料花一样盛开。

崔书润第二轮中招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就有些挂不住了,不过她还是依然坚持选择了真心话,经过第一轮的提问,她已经知道这些熊孩子不敢拿她怎么样。果然,第二轮的沉默比第一轮还长,崔书润探寻的眼光扫射了一圈又一圈,最终还是孙玛丽担起大任,继续第一轮的提问,老师,我们不要套路回答,你就说一个你最喜欢的学生吧,您放心,我们不吃醋。

崔书润定了定神,十分为难的看了看周围,非常犹豫的说,如果一定要说的话,那么,就是李世真同学吧,在新生中,李世真同学和我的接触最多,其他的人呢,我相对来说没那么了解,所以,大家一定要积极表现自己,让老师多多了解你们,李世真同学呢也不要骄傲,我的爱可是流动的!

一片小小的哄笑,徐伊景侧着眼睛看了看李世真,李世真的脸又红了,在哄笑声中埋下了头,同时飞快地偷看了崔书润一眼。

她从来没有这么看过自己。

徐伊景的拳头握起来了。

到了崔书润第三次被选中起来,崔书润已经不再相信这仅仅是因为自己运气不好,她觉得自己是被游戏之神诅咒才掉进了黑洞。不过,幸好惩罚也全然没有任何威胁性,她还是可以游刃有余地应对,于是崔书润皮笑肉不笑地站起来说,那个,大家有问题,还是可以继续问哈。

当然没有人再问了,走个形式问个形式上的问题得到一个形式上的答案,谁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那,崔老师,我有个问题。许久都没有人动,崔书润甚至都想提议要不这一轮就算了自己不玩了的时候,徐伊景的声音悠悠地飘了过来。

她惯常地环抱着双手,似笑非笑地看着崔书润。

崔老师跟师母是怎么认识的啊,跟我们说说你们的爱情故事呗。

崔书润的笑容一下子僵硬了,而徐伊景漫不经心丢出的这个问题,却仿佛在新生中点燃了一个炸弹,大家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这才发现,原来所有人都是第一次知道,崔书润竟然是有另一半的!

也难怪,崔书润平时都是以积极工作的状态在大家面前,根本没有任何私人空间暴露的可能,再加上崔书润的手上并没有带结婚戒指,所以大家也都理所当然地接受了崔书润是单身的这个假想。而她们不知道,崔书润之所以不带结婚戒指,是有原因的。

这件事是s大早年的爆炸新闻,如今的缄默不提,也只有徐伊景敢于漫不经心抛出这个炸弹,把陈年往事轻描淡写又力如千钧地带出来。

崔老师已经结婚了啊?李世真好奇地问。

是,是啊。崔书润笑了笑,那笑容和她平时惯常摆出来的标准的笑容不同,是真实而甜蜜的,是从来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崔书润。

我的妻子惠秀,是我的学生。崔书润笑了笑,你们知道,在我们那个年代,师生恋还是十分禁忌的话题,加上那时候我刚刚担任老师的工作不久,惠秀也是班上成绩最好的学生,我们一度闹到我要被开除公职的地步。最终,惠秀选择了退学,出国留学,我等了惠秀很多年……不过幸好,她回来了。当然,因为这个事情当时甚至闹到了教育局,所以我们结婚很低调,我在学校也几乎不提这件事情,但是,这并不代表着我不爱她,对我来说,惠秀就是世界上,最让我在乎的人。崔书润边说边淡淡笑着,手下意识地抚摸了一下左手的无名指,那里应该是她平时戴戒指的地方,仔细看还能够看到有一圈泛白的戒痕。徐伊景侧过眼睛看了看李世真,李世真拖着自己的下巴,认真专注地看着崔书润的脸,眼神里没有不甘,没有伤心,只有满满的向往和感动。

不是崔书润,弄错了。

徐伊景心想,白搞了这么大一圈。

她是崔书润的上家,要把控那个夺命零钱包什么时候转交到崔书润手上的时机简直太简单了。每个人对于音律节奏的控制都是有规律可寻的,徐伊景只需要看那个人玩过一轮,就能够推算出那个人在拍打音节的时候会如何控制自己的时间长短,所以,崔书润该怪的不是游戏之神让自己掉入游戏黑洞,只是该怪为什么自己偏偏成了徐伊景吃飞醋的人。崔书润和姜慧秀的事情,徐伊景作为校董的女儿当然是知道的,任何人听到她们曾经这样轰轰烈烈又艰难无比的爱情都会感动并向往,当然,喜欢崔书润的人例外。

让崔书润说出来她的爱情故事,可以看到李世真的反应,如果她反应正常,那么代表自己猜错了,如果李世真喜欢的的确是崔书润,在听到崔书润的故事后李世真应该也会知难而退,毕竟趋利避害是人类的本能。何况,崔书润说出这件事还有利于提高在学生中的威信,对她马上要进行的学院副院长选举百利而无一害。

那么,李世真喜欢的人到底是谁。

徐伊景的眼前似乎打开了无数道门,每一道门打开之后都有无数条路,每一条路都错综复杂互相交叠,而她的线索少得可怜,只能够凭借着聪明和计算,在没有路的情况下硬生生摸出一条路来。

不过那又怎么样。

徐伊景心想。

不管她以前喜欢谁,她以后喜欢我就行了。

想通了这里,徐伊景的嘴角不自觉浮现出了一抹微笑。

就在这时候,有人兴奋地跑过来,告诉他们路障已经清除,可以上车了,崔书润连忙拍拍身上的灰站起来,指挥大家起身上车。李世真不知道为什么,站起身的时候摇晃了一下,站起来一下又跌回去了。徐伊景冷着脸伸出手,在李世真面前晃了晃,李世真看着徐伊景的手,犹豫了一下没有握住。

你是这辆车的新生负责人,你应该第一个上去组织大家上车,而不是在这里摇摇晃晃,跟一个小脑不发达的人一样。

李世真又凭空吃了一记冷言冷语攻击,日常被怼到怀疑人生成就达成,她瘪了瘪嘴,伸手握住了徐伊景,徐伊景一用力,李世真就站了起来,不知道是徐伊景太用力,还是李世真体重太轻,她站起来的时候,竟然有些站不稳,一个趔趄,就往徐伊景怀里扑过去。虽然只是轻微碰了碰,可是徐伊景头发之间淡淡的香气依旧准确无误地捕捉了李世真,在她的鼻尖缠绕出了秋日初生冷冽的味道。李世真忙不迭地后退,红着脸跟徐伊景说对不起。

你到底要跟我说多少个对不起?徐伊景微微皱了皱眉头。

啊,我……李世真杯这句话噎住,一下子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以后都不用跟我说对不起这种话了,因为你永远不会对不起我。

徐伊景说完就转身上车,剩李世真在原地愣了两秒钟。

永远不会对不起她,意思是,自己还没这个资格做可以“对不起”到徐伊景的事情吗?李世真费解地想了一下徐学姐的话,却还是理解不到徐学姐高深莫测的意思。

高深莫测的学姐上车了看到李世真没跟上来,又高深莫测地对她说,还站着干什么,要我牵着你上车吗?李世真慌不迭地应着,跑上车了。

接下来的旅途就顺利了,但是因为时间耽搁太久,抵达目的地的时候已经很晚,所以第一天的参观就此作罢,到了目的地的民宿,大家就分散行动,在民宿周围自由活动。李世真累了半天,一点都不想动,软软地在房间窝了半天,就被孙玛丽抓起来,说要一起去泡温泉。李世真糊里糊涂地换上了浴衣,跟着孙玛丽糊里糊涂地走出房间。孙玛丽拉着她跑了一半,突然想起来自己没有带洗浴用品,于是留下李世真一个人站着,自己跑回去拿东西。李世真迷迷糊糊地转身,迎面撞上一个人,李世真被撞得连连倒退好几步,才被那个人稳稳地一把抓住,听到他问,没事吧?

这个声音是这样的熟悉而亲切,缥缈又不真实,在她的梦里出现过无数次,又无数次地让她从梦里醒过来。

正如现在的李世真一下子从混沌不明里醒过来,睁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人。

建,建宇学长?

啊,是你啊。朴建宇看清了眼前的李世真,也温润地笑了起来。

学长,好久不见。发觉自己正被朴建宇紧紧拉着,李世真慌忙站直,同时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她的脸在发红发烫,她庆幸自己一向脸色比较黑,而且现在天色也晚了,朴建宇应该发觉不了自己的脸红。

是啊,公司组织的员工福利,我带队过来。世真你是……

我们学校组织新生参观,有学姐带着我们过来。

那就真是太巧了,带队的学姐是谁,说不定我还认识。

是徐伊景学姐。

你说,伊景?她在这里?朴建宇的脸色一下子变得十分微妙,徐伊景这个名字似乎触动了他心底的某根弦,紧紧绷着,稍微拨动,就是一阵阵的心湖激荡。

是啊,学姐果然很有名,学长也认识啊。李世真察觉到朴建宇的异样,然而她不想,也不敢去探究朴建宇到底为什么会对徐伊景的名字有这么大的反应。

那,你们在这里玩的开心,我就先走了。朴建宇的脸色惨白,没有再多说一句,就埋着头匆匆离开,很快就消失在了楼道曲曲折折的拐角处。李世真目送着朴建宇离开,怅然若失地想,又一次看着学长离开了呢。

这就是你喜欢的人?

徐伊景的声音在李世真的后方不咸不淡地响起来,李世真这才注意到,在自己前方的走廊拐角处放着一盆硕大的盆栽,它刚好挡住了自己的视线,以至于自己没看到徐伊景就站在这里。她也换上了一身素白色的浴衣,怀抱着手臂,斜斜依靠在柱子上,天色很黑,她看不清徐伊景的眼神,只感觉徐伊景整个人都比平时还要冷上几分。

我……李世真左右想了想,承认或者不承认,在这个时候都显得颇有些奇怪。当她察觉自己陷入的局促的局面时,一下子福至心灵,想到自己其实根本不用回答这个问题。

我喜欢的人是谁,跟学姐有什么关系呢。李世真鼓起勇气忤逆了一次徐伊景,没有再扮演低眉顺眼的乖巧学妹角色。

而她不知道,她的这个反应就足够给徐伊景答案了。

怎么跟我没关系,徐伊景有些嘲讽地笑了笑,因为朴建宇,是我的前男友啊。

 


评论(73)

热度(117)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