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你是春风十里——番外1

你是春风十里

番外

那一夜

1

她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

像是沉溺在深深的湖底,所有的感觉都失灵,唯有水色本身是她的救赎。她张开双臂,仿佛张开了一对还没打开就已经消散的翅膀,在虚空中徒劳无功地拥抱。而她眼睁睁看着自己沉溺,灵魂不经意地游走,注视着她自己如同注视着这个世界一般的冷漠。然后她在黑暗中看到一个人影向她奔来,模糊着面目,喑哑着声音,迷失着形状,却坚定无比,朝着她而来。

于是她伸出手,在暗潮涌动中和她紧紧相拥。身体是什么,不过是束缚欲望的驱壳,灵魂是什么,只是这场好戏的旁观者。只有触觉是真的,只有拥抱是真的,只有沉溺在水中快要窒息的感觉是真的。只有在绝对的寒冷中盛开出来的这一丝丝温热是真的,只有唇齿间游走的这一丝丝血腥的味道是真的,只有想要探索想要拥有的渴望是真的,只有这溺水的人抓住唯一的救命稻草的渴求是真的。

只有水灵灵的赤裸裸的拥抱是真的。

她在寻找,她在她的身体上寻找,寻找救赎,寻找归宿,寻找她看也看不尽的生命的希望。她沉溺在水中太久,以至于都快忘记了自己原本的样子,而她的身体是无尽的代表着希望的大陆,让她着陆,让她柔软而妥帖,让她找到自己一开始的样子。她的眼睛是浴火重生的凤凰,逡巡着一大片赤裸的盛开,涅槃之后才更加懂得自己的命运的方向。她抬头,看到水面摇曳着一池的星光,零零碎碎荡漾,像是她的眼神那样不可捉摸。于是她不停地捧着她的脸认真地看着,小声地问着,仔细地吻着。

问了什么,她不记得,只记得最后,她似乎听到她小声地叫了她的名字。

世真,睡吧。

很少有人这样温柔地叫她的名字,她心中莫名酸涩,却又无比感动。于是她放任自己像是撒娇的猫咪,在她的拥抱里肆意磨蹭。和猫咪不同的是,她没有感觉到毛茸茸的温热,只有赤裸光滑的柔嫩,那一大片皮肤静默而柔软,仿佛是为了她一个人准备的天然靠枕。于是她沉沉地嗯了一声,终于睡了过去。

这就是李世真最后的记忆。

大概是梦太美好,所以醒过来的时候,才感觉到加倍的疼痛。李世真啊地叫了一声,捂住自己的头,眼前从模糊一片到混沌初明,她看到的是一个这样的房间。

眼前的床边地板上,凌乱地散落着一地的衣服,最地上的是外套,那件棕色的大衣一看就是自己的,跟着的是白色高领毛衣和牛仔裤,它们以非常诡异而极端的姿势拥抱在一起,混着另外一件黑色高领毛衣被粗鲁随意地扔在一边,仿佛在谈一场三角恋。到了床上,李世真的心跳开始跟着加强,一下下加强的跳动驱散了她的睡意。她分明看到自己贴身的打底衣服和内衣挂在床头,内衣有很明显的扭动的痕迹,似乎是被什么人用力撕扯过。

李世真下意识咽了咽。

然后不敢置信地掀开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体。

的的确确是连内裤都没了。仿佛初生一般赤裸。

李世真来不及尖叫,被子里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响动。李世真心跳如擂鼓,她在心里切切的期盼,自己没有一喝醉就跟什么不三不四的人上了床破了处。这是她所不能容忍的。而让她庆幸又更加胆战心惊地是,随着她逐渐掀开被子,从被子里像是剥礼物一样一点点露出来,从鼻尖到睫毛,再到睡着的侧颜,头发随意散落下来,遮住了小半边脸,因此显得轮廓更加深沉立体的人,不是她的那个以高冷出名的学姐徐伊景又是谁。

所以,这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世真不敢吵醒徐伊景,想要穿衣服,又怕自己响动太大吵到徐伊景睡觉。这个学姐起床气很大是她见识过的。李世真又委屈又紧张,又担心又焦虑,最后还是只有红着眼眶酸着鼻子,委委屈屈地又摸回被子里躺下。她努力瞪大眼睛看着天花板,终于慢慢回忆起了昨天晚上的一切。

从她大一进学校开始,就一直对她横挑鼻子竖挑眼却总是逃不过她的五指山的学姐徐伊景,在她即将研究生毕业的这个圣诞节,举办了一次派对。作为学校的风云人物,万千学弟学妹中的学神,高高在上的富二代,徐伊景一直在学生中拥有举足轻重举重若山的影响力。因此,徐伊景的派对让所有人趋之若鹜,成了校园网热搜top1.所有人都在以自己能够去徐伊景的毕业派对为荣。

当然,要去也简单,跟徐伊景ins互fo,徐伊景发送一个门牌地址号和邀请码给你就行。

李世真本来没有想去。

她从来都觉得这样的社交很麻烦,能够避免就避免,何况圣诞节是她打工的便利店的旺季,很多人都会在这个时候买避孕套,这是一年中仅次于情人节的避孕套销售高峰期。在这天上班能够拿到三倍工资,李世真不想错过。

当然,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在种种的不可调和外力作用下,李世真和徐伊景有过多次单独相处的机会,然而,徐伊景的眼神,总让她有一种徐伊景要吃了她的感觉。虽然她仔细深究过原因,却总是在想要看清楚徐伊景的眼神的时候,被对方眼睛里的冷冻光线给逼到退避三舍,回到自己的安全区域。时间久了,李世真也就对徐伊景敬而远之,只想让她做一个自己高高在上仰望的学姐罢了。

明哲保身是李世真安身立命的首要法则。

然而李世真,可怜的李世真,无奈的李世真,有一个世界上最爱热闹的朋友孙玛丽。

在李世真本人还没同意的情况下,孙玛丽擅自用李世真的ins账号关注了徐伊景,并发送了求关注私信。在李世真来不及撤回的时候,xuyijing_official通过了yisaijin——409的好友申请的通知已经显示在了李世真的手机锁屏界面上,并且随着就系统自动触发了一条私信。

派对地址在首尔市区最好的酒店套房。邀请码409forever。

徐学姐还真会弄啊你看,这个邀请码该不会是根据你生日生成的吧。

哪有这么夸张,随机的吧。李世真皱着眉头看了看。她是真不想去。

喂,学姐说了,双人同行有惊喜,学姐的惊喜诶!不去不行。

孙玛丽你也是个富二代你干嘛搞得跟你没见过世面似的……

我爹一直说我就是个傻孩子,只有钱,不懂怎么炫,孙玛丽叹了口气,所以,我就要去看看,徐伊景是怎么炫富的,我才能够再接再厉,炫得比她牛逼!

孙玛丽嗷嗷叫着,握紧了李世真的手,满眼放光地看着李世真,含羞带怯目光灼灼的说,所以,世真啊。

你不会不帮我吧?

李世真原本想说不,然而她转头想到了这些年孙玛丽请她吃过的韩牛,最终咬咬牙,答应了。

反正派对人那么多,徐伊景应该不会注意到自己的吧,就偷偷地去,悄悄地吃,悄无声息的走,那就好了呀。

李世真对自己信心满满。

然而,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人算不如天算。

如果真的一切都能够如意,那么,李世真现在也不会光着身子,和同样光着身子的徐伊景躺在同一张床上。

李世真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突然无功地垂下了手,长长的叹了口气。

怎么,在后悔?

李世真惊得差点从床上蹦起来,要不是刹那间电光火石地想起自己一丝不挂,她真有可能这么做。所以,李世真抱着被子一咕噜坐起来,万分惊诧地看着徐伊景,对方一脸淡漠地从被子里露出头,一只手拖着自己的头,侧着身子,好整以暇地看着她。

你你你学学学姐姐我我我我……

李世真关键时刻秒变结巴,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而徐伊景定定的看着她,过了一会儿,淡淡地笑起来。

然后说了句让李世真仿佛被雷劈了的话。

你昨天晚上脱我衣服的时候,似乎不是这个样子的呢,李世真学妹。

如果人生分了四季,那么在这个早晨之前,李世真的人生大概都是春天。

而从这一刻开始,她掉入了寒冬。

在那之前,她从没想过自己会喜欢女孩子。如果直可以度量,那么她大概跟直尺是一个级别,可以跟钢管一较高下。

她一直认为自己平凡普通平庸,进入s大,她只想简单学习,快乐生活,早点毕业,找个好工作,好好孝敬自己的姨母。

她甚至连想要找个男孩子谈恋爱的心都没有。

而现在,她不仅发现自己在一场宿醉之后稀里糊涂地和人上了床,对方还是自己一贯敬而远之,半分不敢亵渎的学姐。

她甚至还发现,自己,竟然,还是,一个,攻。


评论(89)

热度(1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