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你是春风十里——番外2

你是春风十里
番外
那一夜
2
如果说要开一门课,叫做如何在一句话内包含最多的信息,那么徐伊景定当是所有人中的佼佼者。
只是一句话,就足够让李世真天翻地覆,天崩地裂,天塌地陷,天旋地转。
李世真清晰的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她忘了自己也光着身子,呆呆地看着单手拖着自己的头,半边被子从身上滑下来,所以露出了好看瘦削的肩膀和锁骨的徐伊景。她努力回想,昨天晚上见到徐伊景的时候她穿着什么来着。是了,是一件白色衬衫,一条黑色长裤,头发披在肩上,是好看的自然的卷曲弧度。李世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那么好看的衬衫,自己居然给脱了。不是一直说自己喜欢看好看的小姐姐穿衬衫吗,原来并不是,自己是喜欢脱她们的衬衫。
呸呸呸,李世真,你在说什么,你在想什么,你冷静一点。
李世真深呼吸了一口气,微微抬起眼睛看着徐伊景,徐伊景的目光若即若离,似有若无地落在她的身上,似乎在等待李世真的反应,又似乎没有。
学,学姐,我……李世真很想说自己真的喝醉了,没有一丁点昨天晚上的记忆。她唯一记得的只有聚会到了后来大家一直在划拳打扑克,孙玛丽做为著名草包,划拳扑克没有一个在行,很早就喝醉了。而李世真想带孙玛丽走,却被众人拦住。因为李世真本身就不怎么参加这样的聚会,这次李世真出现,年级上对李世真有意的男男女女们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更何况这还是徐伊景的聚会,大家当然要玩的开心一点。李世真拗不过大家,加上孙玛丽确实已经醉的不省人事没办法走,李世真才无奈地将孙玛丽放到套房的另一个房间睡觉。神奇的是,孙玛丽一走,整个晚上一直没有出现在聚会当中,始终在一边打电话的徐伊景就出现在了牌桌上。
她们玩的是古老的斗地主,三人上场,谁输了谁就下,按照顺序上场玩牌,没有上场的可以买马,奖金池自己决定,每一场输的人要选择输钱或者喝酒。比徐伊景亲自来玩牌更神奇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只要李世真是徐伊景的对家,不管她的身份是地主还是农民,都会被ko下去。有一把牌,李世真明明手里捏着4个2,满心满意以为自己胜券在握,居然被徐伊景连着两把三带二逼得不得不将四个二丢出来王炸,并且最后还是输了。并且因为出了王炸,惩罚翻倍,李世真一口气喝了两大杯满满的威士忌加冰。也就是从哪一把开始,李世真逐渐感觉到了意识的混沌,她看牌,牌也在看她,她仿佛认识每一个数字,然而它们蜿蜒连绵起来,就成了李世真不认识的奇怪组合,像是考试的时候的试题。一会儿跳成崔书润的脸,一会儿跳成姨母的脸,一会儿跳成自己小时候暗恋的哪个人的脸。重重叠叠,没有止境。
然后李世真就再也不记得了。
所以,她吃惊于自己竟然在哪么醉的情况下依旧会脱了徐伊景的衣服的事实。她也奇怪,自己到底是怎么脱了徐伊景的衣服。昨天晚上满屋子的人呢,她们到哪儿去了。
李世真醉虽然是醉,可是起码基本的理智还是有的。虽然她并不认为徐伊景有需要欺骗她的理由,可是她仍旧认为,这一切存在着很大的疑问。
李世真觉得,自己怎么看也不像是会随随便便破别人处脱别人衣服的人。
何况对方还是徐伊景呢。别说喝醉了,就算是被催眠了,她也没这个胆子。
怎么,喝醉了,什么都不记得了?徐伊景淡淡笑了笑,笑容却显得非常举重若轻,似乎她早就料到这个结局。李世真谨慎的点点头。
学姐我没有不负责任的意思……李世真慌不迭地追加一句,可是怎么想怎么觉得自己说这句话非常奇怪,她还想解释什么,然而徐伊景摆摆手,冷着一张脸,从地上捡起了一块硕大的浴巾,将自己裹起来,赤脚踩在地上,默不作声地走到了窗边。
也正是徐伊景站起身来,李世真才看到,在洁白的床单上,藏着悄无声息,若隐若现的一抹红。
李世真的脸瞬间变得像是这抹血色一样的红。
她诡异地缓慢地挪了挪自己的身子,看了看自己的身下。
没有。
床单白的如同李世真此刻的脸色。
那么,那是徐伊景的……
李世真全身的血液一下子冲到脑子里。她捂住头,拼命敲打自己,试图回忆起昨夜的支零破碎。然而她越是想,就越是觉得钻心的疼痛,越是发觉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李世真觉得自己真是笨得可以,怎么就能够醉到彻底断片的程度。正在头疼的时候,李世真的眼前出现了一个水杯。
她抬头,看到裹在浴巾里的徐伊景手里拿着一个杯子,眼神冷得似乎要把这杯水都给冻住。
如果不想头疼而死,就喝了它。
李世真想了想,这该不会是毒药吧。会不会徐伊景怨恨自己破了她的处,所以下药坐了她,一不做二不休。
可是就算她给的是毒药,她又能怎么办。
如果不喝就会被徐伊景的杀人视线一直盯着的话,那么她还是喝了好了。
李世真,从不避讳自己很怂的事实。
徐伊景端给她的水喝起来有点涩涩的,李世真感情深一口闷下去,觉得自己的浊气也跟着水一股脑沉到了脚底,瞬间清醒了不少。她甩甩头,发现徐伊景换好了一身睡袍,怀抱着双臂,翘着二郎腿,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悠悠然地看着她。那目光一点也不像是在看一个夺走自己初夜的人。考虑到此刻是自己一丝不挂地躺在床上,李世真觉得,其实比较像是自己被徐伊景睡了。
那个,学姐,我……李世真琢磨了半天自己到底该怎么说,可是其实,她自己也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她受的教育,接受的人事,都太过于正常且平凡,没有哪个人教过她,在睡了自己的学姐之后应该如何处理。
李世真同学不需要自责,也不需要放在心上。成年人,应当为自己做的事情负责任,我没有拒绝你,的确也是我的问题。所以,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记得最好,今天早上的事,也顺带一块忘了吧。徐伊景说完,小小的喝了一口水,目光再没有落在李世真的身上。
李世真楞楞地看着徐伊景。
其实刚刚,她是想说,学姐,我的确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这些事情,我也从来没有对学姐有过非分之想,可是如果学姐愿意的话,我愿意对学姐负责,如果学姐不嫌弃,我想要和学姐交往,照顾学姐。
责任对她来说的确是太沉重的东西,可是从李世真小时候开始,她就已经习惯了背负沉甸甸的责任在身上。
多一个徐伊景,她觉得没什么。
她做了她就该负责。
然而徐伊景却说,她不需要她负责。仿佛在李世真看来,需要下很大的决心,做很多的考虑的事情,对徐伊景而言,不过云淡风轻,不值一提。
她冷漠的神情太淡然,她脸上的表情太平静。让李世真不得不再次怀疑,昨天晚上,到底是谁睡了谁。
我……李世真还想说点什么,而徐伊景在此刻看向了她,徐伊景的目光太过于波澜不惊,对上李世真春风吹乱池水的一双眼眸,显得她更加的慌乱而年轻。李世真看了看徐伊景,想问她,真的不需要吗?然而她又觉得,对着这个人,一切的疑问都显得非常的多余。
她当然不需要了。
她是拥有全世界的徐伊景啊。
气氛一时微妙而尴尬。徐伊景在喝水,李世真也端着杯子想要喝水,然后讷讷地发现杯子早就空了。徐伊景走到李世真面前想要拿走她的杯子,李世真看到徐伊景的手,鼓起了这辈子从没有过的勇气,握住了徐伊景。
她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她。她这辈子从没这样看过一个人的眼睛。
学姐,我可以负责任的。
徐伊景却笑了。
她说,李世真同学,你没有必要因为一场酒后的失误就非要负什么责任,在一个你并不喜欢的人身上。喜欢,时间,陪伴,这都是钱,都不能浪费,一点都不能浪费在你不喜欢的人身上,不管是为了什么原因,都是不可以的。
李世真还想说点什么,就在这时候,她听见门锁转动。
孙玛丽从门后摇摇晃晃地走了出来。
她们都忘了,孙玛丽其实还在这个房间里。只不过,是套房的另外一间。
啊李世真我昨天……
孙玛丽一边走一边挠头发打哈欠,等她走近看清楚了眼前的一切,她打哈欠的嘴就再也没有合上。
李李李李世真啊你你你你你你跟徐徐徐徐伊景……哦莫哦莫哦莫哦莫!!!孙玛丽抓着头发又是叫又是跳,不知道的人看到了,大概会觉得孙玛丽得了间歇性癫痫。
李世真看了看穿着浴袍的徐伊景和裹在被子里露出两个雪白的赤裸的肩膀的自己。
她想孙玛丽应该知道了什么。
而孙玛丽知道了,也就意味着全校都知道了。
李世真,和徐伊景睡了,的这一件事。

评论(25)

热度(120)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