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体面——2

体面
2
时间大概就是这样的东西,当他是可以感受的时候,就会变得非常缓慢,你可以清晰的感觉到时针秒针在身体上划过,一点点刻下你的皱纹和岁月的轮廓。而当你全然不觉的时候,时间就会变得非常迅速,一闪而过,像是你的青春无迹可寻,像是你在夏天的午后,懵懂和清醒之间听到的蝉鸣,等到你想要寻找,才发现其实早就已经是深秋。
就像现在的李世真。大概是因为想要封闭自己的感知,不去体会时间到底是多么有重量的东西,所以,当她看着自己手上的这封邀请函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距离徐伊景离开她,已经过去了三年。
手里的这封邀请函,黑色的底,烫金的字,一如她一直以来的行事风格,冷冽张扬,无声无息,光是看着这个封面,都能够感觉到那个人穿过时间的缝隙,抵过岁月洪流的不动声色和暗潮汹涌,她始终坐在高高的王座之上,群鸦飞过,高冷孤决。
S画廊年度慈善拍卖会邀请函。
是这么写的。
抬头的姓名,没有情感,十分公式化地写着,诚挚邀请印真金融会长李世真女士莅临本次慈善拍卖会。
时间是这个周的周末。
地点,还是当年的s画廊。
她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李世真的手有些冷,她将邀请函放在桌子上不去看它,却还是忍不住拿了起来,又仔细看了几遍,确认每一个字,每一个缝隙之间,还有没有什么她没看到的东西。像是一个字母,像是某个暗示,像是某个预言,让她可以相信,这不过是徐伊景绕了一个大圈子,与迂回回曲曲折折,用这样堂而皇之的方式告诉李世真,她回来了,她要见李世真。然而她说不出口,所以只能够在当年她们遇到的地方制造同样的场景,让她们再次相见。
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消失的三年么,真是小看我了。李世真一边仔细看着,一边这么想。可是绕是她掘地三尺,将这封邀请函当作国防部密函翻来覆去看了半天,甚至连用火烤这种招数豆想到了,她最终也不得不无奈的承认,这就是一封普通的邀请函,唯一的特别,只不过在于,这是s画廊发出的,仅此而已。
可是,这也是三年来,李世真和徐伊景之间唯一的联系。
徐伊景离开韩国之后,就仿佛消失在韩国金融圈,几次大的会议都是她通过委托的方式派赵理事参加,渐渐的,开始有谣言说徐伊景离开韩国是因为身患重病,不得不远赴重洋寻求医治。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李世真马上给金作家发了消息,询问徐伊景的情况。这也是分手之后,李世真第一次主动联系徐伊景身边的人。没过多久,金作家就回复她,会长在这边一切都好,只是新公司太忙,韩国已经不再是天下金融的主要市场,因此不会太多的出现。消息里,还附了一张金作家拍的徐伊景,穿着笔挺的西装大衣,套着白色衬衣,坐在高高的座位里,正埋头工作,拿着笔写着什么。金作家是隔着窗户玻璃拍的,因此照片里的徐伊景看起来有一种模糊不真实的质感,就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冷冽如料峭春风,不能靠近,不可靠近,不敢靠近。
李世真将这张照片存了下来,设置成自己的屏保,没过几天又换了,将这张照片存进了手机的秘密文件党,设了密码,密码是0409.
那次风波之后,天下金融在韩国的业务急速紧缩,而李世真抓准时机,迅速出击,利用自己灵敏的市场触觉和徐伊景留下的人脉资源,迅速抢夺金融市场,很快就扩大了自己的公司规模。
而三年后,天下金融再次回归韩国,用和当年一样的戏码和手段,依旧是拍卖会。
只不过这一次的李世真,不再是那个需要穿着借来的礼服的贫民窟少女了。
她想了很久穿什么,最终决定找到朴京子为自己量身设计一件新的红色礼裙。样式低调却张扬,华丽又俏丽,衬得李世真肤白胜雪,更加的好看。李世真在出门前,对着镜子看了自己许久,像是要上战场的战士一样握紧拳头,告诉自己,李世真,你可以的,不过就是徐伊景,有什么了不起的呢。再大的风波你也扛得过,你又何必害怕今日的重逢。
何况今日的重逢,也未必就是坏事。
想到这里,李世真嘴角泛出了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笑意。
S画廊回归对于首尔金融圈是件大事,因此邀请函一发出,就让首尔金融圈震动,几乎所有的金融圈大佬都来到了这里,期待着那个当年创造传说的女人的回归。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徐伊景并没有在门口迎宾,甚至拍卖会开始了一会儿了,徐伊景豆依旧没有出现。坐在拍卖台下的李世真不知如何,竟然觉得有些气闷,她看着起起落落的拍卖牌,竟然就像是她起起落落的心跳,七上八下,不知该放到哪里。
于是她站起身来,走到阳台上吹风。
而她一打开阳台就看到了她。
她的背影,在一片灯火阑珊的背景里,显得更加萧索而冷清,夜风吹起她的头发,微微扬起来又落下,她不知道在看着什么东西,因此一动不动,让她整个人看着挺拔又寂寞。
是那个让李世真心疼的样子。
过了这么多年,依旧是这个样子。
李世真的胸口发闷,鼻子发酸,她想要朝着那个背影走进再一步,又怕自己动一下就会打碎这个光怪陆离的梦。于是她只有站着,再站着,望着,再望着,直到她回头。
还是那么冷的眼神,像是探究猎物的猎鹰,隔着千重万重的世界,在高空之上俯瞰。
你好,请问,你认识我么?
时隔三年,徐伊景对李世真说的第一句话。
李世真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汹涌的眼泪生生忍了回去。她笑起来。
我认识你身上穿的那件衣服。
是了,那件衣服。
那是李世真送给徐伊景做40岁生日礼物的手工定制款礼服。也是她送给徐伊景的最后一件礼物。 暖暖的鹅黄色,利落贴身的剪裁。李世真说,代表平时的衣服都是黑白灰,显得人都老了,代表就是该多穿鲜艳的颜色。徐伊景当时却只是冷着脸告诉她的世真,上了年纪的人才穿得这么鲜艳。

没想到她竟然这么多年后还在穿。
徐伊景听了,似乎微微有些吃惊,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又看了看李世真,微微笑起来,向李世真伸出自己的右手。
那可真是有趣了。我是s画廊代表徐伊景,初次见面。
李世真看着眼前这个徐伊景,有什么东西,电光火石闪过。
她一下明白了。
徐伊景把她忘记了。

评论(32)

热度(133)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