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凉凉——不夜城同人后续

(五)

李世真拉好了窗帘,窗外的夜色,流淌的霓虹,渐次消失的声响,都仿佛被这一下给隔绝在自己的世界之外。

房间里很静,她能够听到徐伊景虽然努力控制,却越来越急促的呼吸声。

她走到她身边,伏下身子,把一只手放在徐伊景的头边,另一只手伸过去,顺着她的下巴,用指尖轻轻一路轻轻往下抚摸。她下巴的弧线她一向很喜欢,包括她的脖子的线条,锁骨起伏的弧度,还有她的嘴唇微微张开,轻微颤抖的样子。

今天的口红,颜色不错。

她装作不经意,手指尖轻轻从她的嘴唇上拂过。

你到底想干什么。

她几乎是恨极了一般,从唇齿缝隙里挤出这几个字。她的眼神,终于不再像是平时那样的镇定淡漠。她终于在她的眼睛里,看到了她一直渴望的神情。

代表……她终于开口,叫出这两个字。就像是一个隐秘的记号,嵌在身体的某个位置,就算时间往前走了,环境不一样了,她们在时间里承受了许多的巨变,只要叫出这两个字,就能够沧海桑田,回到从前。

徐伊景血红的眼睛,也渐渐平息了下来。

你刚刚从韩国走的时候,我先是怪自己,我怪自己,为什么不勇敢一点说出口,为什么我不说我要跟你走。如果我说出了口,情况会不会不一样,我是不是就不用再独自一个人在夜里反复地想你,而最让我抓狂的是,我甚至不知道在我想你的时候,你是不是也这样的想我,或者,哪怕有我想你一半的想我。这种感情就是毒药,一天天吞噬我,让我不得喘息。我很努力地工作,很认真地向上,去按照你说的,建设我的帝国,因为我如果不这么做,对你的想念就会将我击垮,让我没有办法再在这样的,有你的空气里呼吸一秒钟。后来我开始怪你,怪你为什么不说要带我走。如果你说了,我一定会答应的。我们两个之间,不说一向都是你主动的比较多么?是你把我强行带到你的世界里,是你教会了我一切,是你给了我勇气,是你改变了我。你说你会最大程度地利用我,那么,你把我留下来,是不是因为我对你已经没用了?是吗,代表?

我用尽所有的力气,重新站在你的面前,我知道怎样的方式可以引起你的注意,所以我先假装失踪扰乱你的心,再用镇西所有的财力去攻击日韩金融的根基,所以这些年来我都以特别助理的身份活动,不让人知道镇西真正的ceo就是我。我要让你在心里猜,我身边的人到底是谁,我要让你以为,我已经离开你,已经忘记你,我的生命里已经有了一个别的代表,我要让你在看到我的时候也能够感觉到我的伤心和失落。我做了这么多,就是为了重新站在你面前告诉你,我是李世真,我不再是你身后的李世真了,我已经和你并肩站在一起了。所以这次,这一次,你能不能,回头看我一眼呢?

世真的眼睛里,缓缓滑过一滴眼泪。她满是惆怅和伤心,这一眼,像是亿万年一样的漫长而深情。

徐伊景以前从来没有后悔过。

可是现在,她却无比地,感觉到后悔。

如果当时没有那么多的计较和想法,如果能够坦率一点,哪怕只是假装开玩笑说一句,世真你要不要跟我一起走呢。事情会不会就不一样。

错过的,是整整三年啊。

你,不要哭。世真呐,不要哭。

徐伊景用力抬起手,轻轻握住了世真的手。世真也不知道怎么,就软软地跌下来,扑进了徐伊景的怀里。

她身上的香味,陌生又熟悉。她的头发在脖间悉悉索索,带来一阵阵隐忍不发的酥麻。她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紧紧抱住了她的身体,柔软地像是四月的春风。她低头看着她,正如她也抬起头看着她,橘黄色的灯光下,她的眼睛亮得像明朗月光下的湖水,安然而久远,荡漾着一池的深情。

身体里,四肢里,不知名的深处,涌动着一层又一层的欲望,潮水来了又去,徒留下一地的湿润。而她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应对,只能够看着她发呆。

就像一个人,面对着饕餮盛宴,却不知道该怎么吃饭。

她噗嗤笑了出来。

我却忘了,我们徐代表一向都是高冷,不近女色。原来,我们徐代表不知道怎么做,徐代表,竟然也有做不好的事情。

捕捉到她眼睛里刹那闪过的木讷,李世真不合时宜地笑着。此前的迤逦暧昧,片刻间化为乌云。她一下子反应过来自己的窘迫,生气地想要推开她,可是,她的手却紧紧抓住了她的腰肢,让她动弹不得。

代表,我很想你。世真凑上去,在她的耳边,轻轻地说。

这句话,击溃了徐伊景心里所有的防线。

理智,俗世,时间,这些都算什么?这个世界上,和世真一样重要的东西,可以和世真相提并论的东西,从头到尾都不存在,从来都不存在啊。

世真呐,我也很想你。

这已经是她能够做到的极致。

再也没有计算和躲藏,也再也没有隐蔽和探究。再也没有时间和空间横亘在她们面前,此刻的她们,坦荡赤裸如同初生。头发里的香味是诱惑,嘴唇里吐出的气息是放纵,有不安和渴望,从身体的深处里一层层散发出来,非得用抵死的缠绵才能够消解,非得要用一生才能够有一次的真情来消融,非得要用如雨一般落下的亲吻,非得要用不断探究禁忌的双手来验证。

她叫她,世真。

她叫她,代表。

如此就是足够。却怎样也不够。

对这个人,怎样也要不够。

徐伊景从来没有睡得这么好过,她仿佛陷入一个深沉的梦里,在梦里,她再次看到那些灯光,再次回到那堆演算文件当中,而这一次,她不再只是看着世真却没有说出一句话,她在梦里,清晰无比地握住了世真的手,看着她的眼睛,对她说,世真呐,跟我一起,去日本吧。

她醒过来,面前的人,呼吸均匀,睡得很沉。她小心翼翼地爬起来,想要喝水,却冷不防被勾住了腰。

要去哪里。她的声音低低的,一副没有睡醒的样子。

我,我,喝,喝水。褪去了夜色的笼罩,此刻她却有些心虚,仿佛昨天的那个人根本不是自己。是啊,谁知道李世真为了鼓起勇气,竟然给自己也下了药呢。如果不是这样,她很清楚知道大概这辈子她都没有勇气可以做到像昨夜那样。

李世真,也是拼了。

给我也倒一杯吧,世真。她放开她的手,转过身去继续睡下。世真哦了一声,踮起脚倒了杯水给她端过去。她轻轻抿了一口,想感受一下水的温度,她却在这个时候睁开惺忪的睡眼,凑过去,直直吻住她的嘴唇,伸出舌头,将她嘴巴里的水勾了个一干二净。

李世真整个人都愣住了。

代,代表,你,你,你昨天,你不是,你不是这样的,你昨天明明很……李世真结结巴巴地说着,某种预感直冲她的天灵盖。

徐伊景擦了擦嘴,她的唇边又浮现出那种淡漠的略带嘲讽的笑意。

你,你,你不会是,不会是假装的吧?李世真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不然你以为为什么我这么久没出现,赵理事都没来找我呢?徐伊景身上的睡袍松松地滑了一半下来,露出好看的锁骨。她用眼神示意李世真帮她拉好,李世真哆哆嗦嗦地,却不知道该怎么动作了。

可是赵理事是我安排了人送他回去了,告诉他你喝醉了在这里休息啊。

如果没有我事先指示过,赵理事会那么乖乖地就走吗?徐伊景笑了笑。我从喝到你的那杯酒就知道有问题,再到你在拍卖会上故意引诱我拍卖那面镜子,我就明白镜子肯定有古怪。你的确也是费心,你的迷药,必须得酒和镜子里的气体再加上你自己的香水才能奏效,可是你根本不知道,那杯酒,你走了之后我就吐了出来。

徐伊景冷淡地说着,就像是她以前无数次击垮城北洞一样冷静而有条理,李世真一边听着,一边冷汗如雨下,原来自己要下这个局,结果,结果进了局里的人,反而是自己!

又跟以前一样了,结果还是跟以前一样。

李世真懊悔地咬住了嘴唇。

才三年,你能够成长成这个样子,我已经很开心了。徐伊景淡淡地笑了笑,又再次指了指自己的睡袍说,你确定你不帮我拉起来,你确定要我说第二次吗?

好,代表,李世真不敢看徐伊景的眼睛,低着头帮徐伊景拉好衣服。徐伊景却在这个时候,抱住了她。

世真呐。

嗯,代表?

我不会说对不起,那样的话,说一万句也没有用。

我只会告诉你,你的未来,你的以后,都有我在。我不会再允许自己,生出对你有对不起这种感情的机会。

你知道,我为什么当初选择回日本吗?徐伊景突然笑了。

为什么?

因为在这里,我们可以结婚啊。

我早就知道,你会来这里找我的。

我,一直都知道。

 


评论(44)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