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一元cp——我的一个影后朋友

开车预警!开车预警!

开的还是一辆“假的破夏利”

不喜欢勿入

高雷勿入

开完我自己老脸一红

-----------------我是假车的分割线---------------------------------------

我的一个影后朋友

7

第一次跟徐伊景搭戏的时候的心情是怎样的,李世真大概永远不会忘记。

她在良惠女皇里没有机会跟徐伊景搭戏,她的角色下线很久徐伊景才正式上线,也是从徐伊景上线开始,良惠女皇收视开始飞升,徐伊景因此坐实收视女皇宝座,并且在两年后的BYC大赏中再下一程。她们的第一场对手戏,是在white night里。她扮演的职场新人走进徐伊景的办公室,在等待的时候不小心打碎了徐伊景的马克杯。正在无措的时候,徐伊景走进来,冷冷地对她说,你在干什么。那个马克杯,是徐伊景戏里的老公,后来爱上李世真的男主角送给徐伊景的定情信物。

你看,这个人的缘分啊,就是从这样的时候开始纠缠不清的。

就像现在的恩在和书瑞。

徐伊景走到灯光面前一站,笑容就变得舒朗又甜美,这个人的精分功力,李世真是一直就见识到的,入戏从来都不需要哪怕一秒钟的时间,只需要一转头就可以转变一张脸。因此,有时候李世真都分不清楚,在她面前的徐伊景到底什么时候在演戏,什么时候是真心。这个人总是站在高高的地方俯瞰着众生,包括李世真。她一开始就知道了故事的走向,因此一直冷漠地站在高处掌控着故事的发展,什么时候用什么表情,什么时候用什么语气,她仿佛比造物者自己本人更清楚。甚至就连偶尔的失控,也仿佛是经过了计算的准确表演,让你回头看到的时候,总是忍不住怀疑,她是真心吗,还是假意。她对我,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利用而已。

就像那天晚上,徐伊景看着她,对她说,我要你替我接近朴建宇,你要让朴建宇爱上你。

那时候的李世真20岁,三年的娱乐圈生活让她也经历了大大小小的风浪,有黑粉的攻击,有二世祖的调戏,有公司内部的明争暗斗,有组合内部的暗潮汹涌。她自以为自己已经经历足够多,早就可以对许多事情见怪不怪,可是她却还是在徐伊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下巴都差点掉了。

您说……什么?李世真怀疑自己听错了。

我要你接近朴建宇,要朴建宇爱上你。徐伊景摇了摇手中的红酒杯,浓醇严厉的红色在玻璃杯上晃了几晃,粘稠地像是血一样。

可是,为什么?

我当然有我的理由。我一步步地帮助你走到现在,难道你以为我是开慈善机构的么?徐伊景笑了。从一开始让你进入YJ,帮助你成为当红爱豆,再到让你参与到我的戏,我就是要让你风光无俩,我就是要让你红透半边天,我就是要让你成为下一个我,然后把朴建宇的心放在我的面前。

您说,您帮助我进入YJ,您帮助我……李世真喉咙有些发干,她仓皇失措地喝下一大口红酒,只觉得有些头重脚轻,如果不是坐着,李世真很有可能摔倒在地上。

我有我的理由,必须要对付朴建宇。不过你放心,你们粉丝会收到的那些消息都是假的,因为那都是我让八卦周刊记者写的。我跟朴建宇,什么也没有。徐伊景笑了笑。

既然你们什么都没有,又为什么……

我说了,我有我的理由。具体的理由是什么,现在你还不需要知道,也不用问,到了合适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人,做所有的事情,说到底都是为了利益罢了。我追逐我的利益,你也不过是为了你的利益。

我的,利益?李世真想破头也想不明白,这里面到底有自己半毛钱的事儿?

你追逐的目标,不就是我吗?你认为,你来到娱乐圈,你成为一个当红的爱豆,甚至你想成为演员,都是为了我。我要你通过这件事情明白,其实这都是你的借口,你真正的欲望,你真正的想要,到底是什么?许多人活了一生,籍籍无名,浑浑噩噩,全然不懂自己内心的欲望,而我是在帮助你,让你了解你自己,把你自己打造成这个世界上最锋利的武器。你会闪耀,让所有人都躲不开你的光芒。徐伊景的声音,在安静的黑夜,朦胧的灯光下,仿佛是慢性的毒药,一点点侵蚀着李世真的心脏。

你要相信,也要明白,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可以帮助你,做到这样。

李世真看着徐伊景,鬼使神差地说了个好,我答应你。

那时的她呆呆看着徐伊景的嘴唇,因为刚刚喝过红酒,所以看起来特别的鲜美。李世真呆呆看着,突然想,这么柔软的嘴唇,如果可以亲上去,会是什么感觉?

可是,徐伊景的嘴唇很薄,人们都说,嘴唇薄的人是薄情绝情的,那么,徐伊景也是这样的么?

其实,徐伊景的嘴唇,比想象中还柔软,如果用舌尖轻轻舔一下,还会有淡淡的甜味。

这是现在的李世真所感觉到的。

不,不是李世真,而是戏里的恩在。

恩在和书瑞从外面躲雨,跑进山洞,两个人看着外面的大雨,狼狈地笑了笑。书瑞替恩在升起火,恩在主动说,咱们把衣服脱了烘干吧。书瑞扭捏不答应,恩在贼兮兮地笑着扑到书瑞身上挠书瑞的痒痒,两个人笑着扭打成一团,然后恩在停下来,直直看着书瑞的眼睛,正如书瑞看着她一样。眼睛里有远处飞驰而过的光,有流转了一整个世纪的暗潮汹涌,有压抑了许久的隐忍和渴望。恩在犹豫着向书瑞靠近,却终究被书瑞一把扑倒压住。嘴唇和嘴唇之间,就像是有无穷的吸引力,把对方拼命地往自己的身体的深处驱赶,只希望能够离这个人近一点,再近一点,只希望能够打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界限,只要她永远在自己的身边。

可是李世真没办法入戏,没办法变成恩在,用恩在的目光看着眼前的书瑞。

在她的眼里,这就是徐伊景。

她总是在要去碰到徐伊景的嘴唇的那一刻狼狈地逃离,然后红着脸离开。

而可怜的徐伊景也就被她扑倒了大概二十多次。

徐伊景非常敬业,一遍遍地起身补妆整理衣服,一遍遍跟她一起走位对词实拍,而李世真一次又一次地怂下去。她又感觉到了那熟悉的焦躁不甘和难受,感觉到在自己的胸口流动的一股股不安的热流,感觉到自己的四肢百骸都充斥着一种欲望,一种非常强烈想法,几乎快要把她冲破。而她没办法释放它,更没有办法缓解,她只有一次次地看着徐伊景紧闭着的双眼,长长的颤动的睫毛就在自己的面前,这么近,又那么远。她一次又一次想起那个自己一辈子也难以忘记的晚上,那是徐伊景唯一一次在她面前失控。她也是这样近地看着徐伊景,感受徐伊景的呼吸在自己的脸上,像是一只毛茸茸的小手,轻而易举就勾起她所有的渴望。

她听到徐伊景对她说,世真呐。

她听到自己小声地回答,是,代表nim。

世真呐,今天晚上,不要走了。

是,代表nim。

那个夜晚,是后来的李世真无数次,不敢回忆又不得不回忆的夜晚。她以为那一天之后,她们会变得比谁都要亲近。

可是第二天,她就从网上看到了徐伊景公开宣布,自己要去日本的消息。

徐伊景甚至没有当面告诉她这件事。

李世真一直觉得自己是个无欲无求的人。

直到那一天她才明白,哪里有什么人是真的无欲无求,只不过是你还不懂得你的欲望罢了。

而她的欲望,从始至终,就是一个徐伊景罢了。

导演,不如我们换一下,让书瑞主动吧。

第26次ng之后,徐伊景站起身来,抖了抖自己身上的灰,淡淡地对导演说。郑熏在估计也是快被李世真的ng折磨疯了,虽然这跟后期人设会有冲突,可是也管不了那么多。反正是郑熏在的戏,再改剧本就好了。

李世真难为情地看了徐伊景一眼,徐伊景却看着她,笑了。

再次按照程序来,两个人来到山东,书瑞挠恩在的痒痒,恩在忍受不住,打算投降,书瑞却一把抓住了恩在的手,顺势把恩在按在了地上。熊熊跳跃的火光中,书瑞的眼睛亮如星辰,她看着恩在,一句话不说,却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空气里都是燥热,潮湿的山洞也仿佛置身赤道的洋流之中。李世真感觉自己喉咙发干,身体一阵阵发软。她想说什么,可是刚刚张开嘴巴,就被徐伊景封住了。她的嘴唇是湿润的,是柔软的,是一开始冰冷,却越来越温暖而炽热的。她的吻绵密而悠长,温柔地像是一朵花开,又激烈地像是此刻落在外面的狂风骤雨。她的手一向都修长有力而稳妥,此刻却也仿佛开始颤抖,抚摸在她的身上,她的四肢,她的每一处皮肤,让整个灵魂也跟着颤抖。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听见自己越来越快速的呼吸,感觉自己浑身的炽热,感觉一股热流游走在四肢百骸。她只有紧紧地拥抱着这个人,只有更加用力,用尽全身力气地去回应她,仿佛已经等了她一辈子那样的热烈。

世真呐。她听到她在她耳边,轻轻地说。

是,代表nim……她下意识地回应。

我想,也许,我错了。徐伊景的声音很轻,像是一片羽毛,落在李世真早就已经波涛汹涌的心海。

她一愣。

然后听到郑熏在满意的“cut!”

这场戏终于拍完了。

因为这场戏耽误了不少时间,拍完之后整个剧组通告都延长了,这一天的戏结束已经快要半夜,李世真累得不行,想一头钻进保姆车不管不顾睡上一觉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回头看了看。徐伊景的保姆车就停在自己旁边,而那里黑灯瞎火的,什么也没有。

她,还没有走?

李世真想,白天那场戏,自己耽误了徐伊景那么久,好几次扑倒徐伊景的时候,都能够感觉到徐伊景的头磕着了,无论如何,应该去说一句谢谢和对不起的。她示意司机先开到拍摄基地外面等,自己走到了徐伊景的保姆车旁边,而刚刚走过去,就看到了一个男人挺拔的身影和徐伊景惯常的带着淡淡的冷漠和不耐烦的声音。

就算追到这里来,你又能怎么样,建宇?

就算我不能怎么样,你跟李世真,更加不可能怎么样,这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伊景。

在保姆车旁边,朴建宇和徐伊景两个人站在黑暗里,徐伊景的眼神冷如冰雪。

我跟李世真,本来就不会怎么样,拿李世真来做攻击我的武器,是不是显得有些幼稚了,不管是三年前,还是现在?

李世真听到徐伊景一字一句,话语如风霜刀剑,一下下,全扎在了自己心上。

白天沸腾的血液,霎时间就冷了。


评论(36)

热度(129)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
  2. 知足の小草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
  3. 锤锤的增高垫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
  4. 羽咲绫乃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