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老师在上

1. 考上大学就好了跟生个孩子就好了一样是骗人的
在你的人生里,会听到各种各样来自前人的经验之谈,它们口口相传,渐渐也就成了真理,成了你的信念跟追求,在看起来黑暗的日子里唯一的希望。比如痛经的时候,会有人告诉你,现在是这样的,等到以后生了孩子就好了。像是在读高中的时候,会有人告诉你,现在苦一点累一点没什么,等到以后读大学就好了。 对于前者,李世真还没有机会体会。 对于后者,李世真已经充分地体会到,这真真是一句狗屁。 向往的大学生活难道不该是这样吗,几个志同道合的室友,成天打扮地美美哒,课想上就上,不想上拉倒,参加各种各样的兴趣社团,不用再整天为了成绩埋头苦读,有充分的时间和自由去体会生活的美好。 而这个梦想,几乎是在开学第一周就被打得粉碎。 作为一个标准文科生,李世真对于大学首要的期待就是没有数学课。然而,因为她读的是会计,所以高数仍旧如同大晴天里的一道霹雳一样,醒目且刺眼地挂在她的必修课程上,并且是5个学分的重要课程。也就是说,如果李世真想达成日后保送的目标,这门课她不仅必须得修,还必须修得好。 这让高中三年数学只及格过几次的李世真很想翻白眼。 除此之外,还有件事也让李世真耿耿于怀。 那就是在看到自己的任课老师之后,孙玛丽一脸的“哎哟卧槽你这下可玩完儿了”。 “你的老师是徐伊景啊!自求多福吧姐妹儿我也没办法了。” “徐伊景,怎么了?” “你读书之前都不会查一下这个学校的人文相关吗?”孙玛丽恨铁不成钢,“我老爹可是早就给我查好了,哪个老师好过,四大名捕是谁,四大恶人是谁,哪里小吃好吃,我读书之前就已经一手掌握了。像咱们s大学,历史悠久,风格纯良,几乎都是好老师好学生,从来的省道德模范示范学校。这么多年来,出了的魔头只有一个,那就是您的这位高数老师,徐,伊,景。” 孙玛丽的眼神,随着她说的话而一步步冷却,仿佛一把刀,割在李世真心上。李世真心里咯噔一声,她听见自己清晰地咽了咽,尴尬而不失礼貌地笑了笑说,“哪有这么夸张啦,姐姐我可不是吓唬长大的。” “你去上上她的课就知道了。”孙玛丽用了“给你一个眼神自己体会”的表情看了李世真,那眼神仿佛在注视着一个即将上刑场的可怜人。 李世真嘴上虽然说着不介意,身体却很诚实地搜索了徐伊景。教务处的网页上挂着她的照片和简介,寥寥数言,学校最年轻的数学系副教授,名校出身,海归背景,梳着中分斜刘海,长而卷曲的头发,一身笔挺合身的女士西装,怀抱着双臂,眼神冷漠而凌厉地透过镜头看着自己。而学校贴吧里,关于徐伊景的讨论帖却可以用屠版来形容。总结起来无非就是这么几个关键字“校园名捕”“绝命一刀”“考试合格率可达百分之十”“神一样的点名”“我这辈子最不想遇到的老师”“要不是长得漂亮早就被打死了”“套路跟脸上的法令纹一样深”“毒舌火力一开堪比航空母舰”。 李世真心里咯噔一声,又咯噔一声,再咯噔一声。 李世真自问自己一辈子行善积德,除了有时候在考试作弊搞小抄逃逃课以外没做过什么坏事,可是为什么偏偏一上大学就遇到了这么一尊大佛。 不过,幸好李世真是个很容易自己安慰自己让自己开心不管遇到什么困难都迎头而上的人。她想,又不是自己一个人选了徐伊景的课,虽然通过率低,可是总归还是有那百分之十的人从她手底下逃生了,兴许自己运气好,就能够成为那百分之十的幸运儿呢? 有句俗话叫做立flag,翻译成中文叫做插旗,到了李世真这里,就成了现世报。事实证明,电视剧里所有明朗少女心怀赤诚的祈祷而被路过神明听见自己少女的祷告而帮助她愿望成真的场景真的都只是电视剧而已,现实不仅不会如此美好,还会让你一个劈叉跌入深渊跌入地狱,猝不及防。 而对于让人跌入地狱这种事,徐伊景应该是轻车熟路,十分擅长的。 因为她只用两句话就做到了。 第一句话,我是你们的高数老师徐伊景,接下来两年,你们都会上我的高数课。 第二句话,为了充分了解大家的实力,这堂课大家会提前做高数能力测试,这次测试的成绩会占你们期末成绩的百分之十。 李世真的大脑,轰的一声,又轰的一声。 她那时候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大学期末考试成绩这种事情是多么玄幻多么在老师一念之间的存在。作为一个大一新生,她还对考试保持着敬畏之心,还依旧没有从应试教育的牢笼里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懂得灵活多变的应对各种突发情况。她倒也不是没有想过要因地制宜抄抄旁边的人,可是高数是年级大课,她们班只有她一个人倒霉催的选到了徐伊景的课,而她偏偏来迟到了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坐在第一排。 拿好你的卷子。 在李世真魂不守舍想着各种各样的解决方案的时候,徐伊景的声音波澜不惊地在她耳边响起。她抬头,看到徐伊景左手抱着一叠试卷,右手拿着一份卷子站在自己面前。她脸上没有表情,神色也是淡淡的。李世真慌不迭地把卷子接过来,埋头开始假装自己会高数似的奋笔疾书。 她的确会,阿拉伯数字她还是认识的。 可是哪些奇形怪状的符号都是什么?这个算法那个象限都是什么鬼? 李世真硬着头皮做了几道选择题,就已经在心里缴械投降。而徐伊景偏偏在讲台坐下了,不偏不倚刚好就在她前面。李世真努力管理自己的表情和动作,不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一无所知的白痴。她拿着笔,一边假装写题,一边眼神四处乱飘,然后就看到藏在讲台后面徐伊景一翘一翘的高跟鞋尖,顺着鞋尖看过去,李世真看到徐伊景修长的小腿,随意拿着一本书的好看的手指,藏在书的背后深邃的眼睛。她觉得徐伊景很好看,是那种很精致的好看,需要仔细琢磨,任何一个细节都值得玩味推敲,所以她也就放任自己的思绪从搞不懂的高数题上发散到研究徐伊景的脚踝上,直到她感受到一道冷冰冰的视线同样落在自己身上,她抬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徐伊景的眼神已经从自己面前的书上转移到自己身上,李世真暗自一个心虚,冲徐伊景嘿嘿一笑,继续埋头,假装自己高数十级。 可是不会终究不会,李世真心想,玩球。 既然这样,不如破罐子破摔,另辟蹊径得了。 李世真在心里暗暗给自己的机智点了个赞。 所有的选择题她都按照三长一短选最短,三短一长选最长,一样长的就选c的规律顺利答完了,最后一道大题,她画了在看书的徐伊景,并在旁边诚实地写了“我不会做题,但是我会画画”,然后抱着壮士断腕的精神,舍身取义一般把卷子交了上去。 如果人生分了四季的话,那么在李世真交这份卷子上去之前,李世真的人生应该都是春天。她成长得平和顺利,没有什么大的波折,虽然父母过世很早,可是那时她还小,连悲伤是什么都来不及懂。姨母给自己的关爱也足够把李世真包裹起来,让她成为一个开朗乐观的少女。而在交上这份卷子之后,李世真就被命运的大手拖着拉着,跌入了一个叫做徐伊景的冬季。这是一个由徐伊景的冰山视线冰山表情所堆积起来的冬季,winter is coming,而李世真在这决定命运的一刻无知无觉。 她甚至在交卷子的那一刻还对徐伊景笑了笑,小声说了句,老师您长得真好看。 徐伊景眼皮子都没抬。 然后李世真就知道自己做了件多么大的错事。 在那个周的第二堂高数课上,徐伊景公布了这次摸底考试的成绩。 这次的测试,题目都很难,你们不可能答对,所以测试只是为了测验大家的能力和对高数的态度,如果连对学习的敬畏之心都没有,那就无从学好了。所以,只要是认真答题的人,我都会判你们及格。也就是说,让我看到你们的学习之心的人,都得到了百分之十的期末成绩。我很欣慰,你们大部分人都做得很好。而在你们之中,只有一个人,答的题非常出人意料,让我耳目一新。徐伊景扬了扬手中的卷子,李世真虽然坐在最后一排,但是也一眼就瞟到了自己的涂鸦。她慌不迭埋下头捂住脸,不想让人看到自己此刻满脸的通红。 这位同学,不仅把数学题当做语文题来做,甚至还画了幅画在上面。徐伊景的声音带着一丝冷冷的嘲讽,她的眼神在教室里飞快扫射一圈,就定位到了快把脸埋进土里的李世真。她笑了笑,对李世真说,李世真同学,请你站起来。 全班的视线一下子就顺着徐伊景齐刷刷聚集到了李世真身上。李世真身体一僵,不情不愿扭扭捏捏地站起来,仿佛自己在众人目光中跳了次耻感爆表的广场舞。 这位同学,在最后一道大题上画了我的素描,写了首诗,把数学题做成了语文题,这样的答题方法,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徐伊景目不斜视地看着李世真,李世真在全班的哄笑声中尴尬地笑了笑,抓了抓自己的头。 所以,为了奖励这位同学的创新精神,我决定让这位同学做我的高数课代表。李世真,今天中午休息的时候,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李世真所有的尴尬,在听到课代表三个字的时候都跳跃出来,化作了一个大大的,卧,操? 这老师怎么不按照常理出牌的? 果然,上了大学就好了,跟生个孩子就好了一样,是骗人的,都是骗人的。

评论(48)

热度(1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