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第一次——夏日烟火


夏日烟火

如果说,对于李世真跟徐伊景终于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实现了灵与肉的合一,这个世界上有谁感觉到不开心的话,那就是孙玛丽。

因为李世真的确是一个重色轻友的人。

以前跟徐伊景闹别扭吵架了,李世真还会找孙玛丽滑滑雪喝喝茶吹吹风,而自从李世真过上了没羞没臊蜜里调油的恋爱的日子以后,李世真就彻底暴露了自己徐伊景至上的本质,约她她说不来,来了她也不嗨,大家开开心心出来玩,她只埋头给徐伊景发短信,并且从来都是只要一到十点钟,李世真就跟生物钟响了似的一秒钟不停,抓上外套留下一句“代表在等我”就跑了。

这一次,孙玛丽终于借着自己失恋为借口,把李世真叫了出来。并且下了死命令,必须陪她,陪到高兴为止。天大地大,玛丽小姐失恋最大。李世真入股不陪她,玛丽小姐就有本事跳汉江。

拉着李世真一起。

李世真一脸无奈地坐下,托着腮听孙玛丽絮絮叨叨了一晚上她的失恋心路历程。直到孙玛丽终于絮叨完了喝完了三瓶清酒,这个絮叨才终于停止。李世真忙里偷闲,迅速拿出手机,给徐伊景发了一条短信。那边的消息回的倒是也快,李世真的手机屏幕刚刚熄,就被短信的提升点亮。李世真打开短信,笑得如同第一次恋爱的小年轻儿。

孙玛丽借着酒意,一把抢过来李世真的手机,不管李世真的疯狂兔抓,一只手拦住李世真,另一只手滑动着屏幕,看着她们的短信。

其实发的真的很简单。

代表nim,我在跟玛丽吃饭,很快就回去了。她失恋了,心情不好。

好,自己小心。

代表nim,有没有好好吃饭,我那天买了你爱吃的三明治放在冰箱里,不要空腹喝酒哦。

世真呐,我不是才三岁。

代表nim,去日本要带什么呢,夏日祭都有什么活动啊。

什么都不用带,我都有。

“这都什么啊李世真,”孙玛丽本来喝了酒就头疼,现在看了更头疼了,她把手机还给李世真,看李世真宝贝的样子,忍不住说了句,“李世真,你到底是你们徐代表的员工,还是恋人啊?我可还从来没见过哪个谈恋爱的人管对方叫做代表nim 的,你就算不叫亲爱的,景景,小徐徐,你至少叫叫人家名字吧?代表nim是什么鬼。”

我……李世真的脸用光速红了红,她咬了咬嘴唇。

叫名字啊。

要叫她伊景啊。

光想想就觉得害羞。

其实不是没有想过的,只是,每次看到那个人,就会忍不住想要仰望她,比起恋人这个身份,其实更加习惯于她是自己的导师,自己的引路人。对她的感情清晰而复杂,深刻却坚定,而且,代表nim这个名字,就像是已经嵌进李世真的灵魂一样,每每叫起来都会觉得无比的亲切且自豪。

所以,该叫她伊景,才更像是谈恋爱的人么?

李世真的兔脑袋第一次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还有,去日本干嘛?玛丽乘胜追击。

我说我在电视里看到日本的夏日祭很好玩的样子,还没去过,很想去看看,代表就说,她们福冈的夏日祭很有特色,刚好就快开幕了,待我去看看,顺便当休了年假了。

你看看你们徐伊景,带恋人休个假都要惦记着把你的年假给休了。画廊都是她的,你休息不休息,还不都是她一句话的事情?也就你傻呵呵的,给自己女朋友打工,还开心的数钱呢,她的,不都是你的么?

才不是!李世真恶狠狠看着孙玛丽,我为代表工作,是因为我尊重代表,我喜欢在画廊工作,公是公,私是私,这绝对不能混为一谈,明白吗?

好好好,你说的都对,孙玛丽一秒怂了,大概是李世真摄人的气魄让她敢怒不敢言,只有冲李世真悄悄瘪了瘪嘴,表达玛丽小姐的不满意。

话虽然漂亮地怼回去了,可是孙玛丽的话,仿佛在李世真的心里放了一只无处安放的猫爪,时不时挠一下。

叫伊景吗,可以叫伊景吗?

她在三万英尺的飞机上,看着徐伊景专心看文件的侧脸,忍不住在心里默默叫着,伊景,伊景。

然后在徐伊景抬眼看她的时候,自己忍不住脸红了,把头缩在毯子里,假装睡着了。

徐伊景在福冈的房子是很典型的日式院落,虽然徐伊景从日本再回到韩国以后很少回来住,可是这里仍旧打扫地一尘不染。李世真跟着徐伊景在重重的院落里行走,看着她熟练地打开一扇又一扇的木门。她突然开始想,是了,这里就是徐伊景长大的地方,在这里的每个角落都有徐伊景小时候的痕迹。徐伊景在这里降生,在这里成长,在这个自己看不到的地方,从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长成杀伐果决的徐伊景。她在这里都经历过什么,她都看到了什么,这里的每一棵植物,每一寸土地,都有徐伊景成长的气息。这里自己原本永远不可能来到,可是却因为奇妙的缘分,隔着十年的距离,让自己终于站在这里,闻着年少的徐伊景闻过的空气,看她看过的风景。

李世真觉得非常奇妙,她几乎是霎时间就喜欢上了这里。

世真呐,这边。

徐伊景在房间门口叫她。

李世真哦了一声,蹦蹦跳跳地向徐伊景奔过去,然后很自然而然地抓住了徐伊景的手。

徐伊景看了她一眼。她们虽然已经很亲密,可是李世真平时不怎么跟她撒娇,徐伊景也不是喜欢肢体接触的人,所以,她们平时甚少会有什么身体上的触碰。唯一的牵手,是上次李世真差点摔跤,徐伊景伸手拉住她。

这也算是李世真第一次主动牵住徐伊景的手,正大光明,明目张胆,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她握住了她的手,还眨着闪亮的大眼睛,问她,代表nim在这里,都发生过什么事情呢?我可以看代表小时候的影集么,我想知道有关代表小时候的事情。

徐伊景的目光微微垂下来,她看着李世真,正如李世真也看着她,然后她微微笑了笑,说,好,但是,得先洗澡,吃饭。

李世真笑得眉飞色舞,拉着徐伊景的手也就趁机握得更紧,一直到徐伊景带她到自己的房间都没有再松开。

她在日本,徐伊景的老宅,牵着徐伊景的手,跟在徐伊景身后,穿过徐伊景年少居住过的房子,仿佛看到无数个徐伊景从自己身边路过。夏天的蝉鸣在很远的地方,落在两个恋人的心上。风铃被风吹得荡来荡去,勾勒出夏天蓄势待发的热气。

她们——主要是徐伊景的时间很紧,所以是专门选了夏日祭烟火大会这一天飞回日本的,所以吃了晚饭,徐伊景就让人把和服送到李世真房间里,等她换好了就出发。可是李世真关上房间门,对着和服一筹莫展。

她不知道怎么穿。

徐伊景给她的已经算是简便版,不像传统和服层层叠叠一层一层又一层如同洋葱剥落,可是李世真努力了半天,仍旧穿不上去。在她绝望的时候,她听见了徐伊景敲门的声音。

她尖叫一声,一下子踩到和服的带子跌倒在地,徐伊景立刻打开门进来,然后就看到半个肩膀漏在外面,正在跟和服缠缠绵绵三生三世的李世真。

李世真一下子不知道是该捂住自己的胸好,还是捂住自己的脸好。

世真呐,和服不是这样穿的。

徐伊景微微叹了口气,走过去,扶李世真起来,让李世真举起自己的双手,她站在李世真面前,伸出双手环绕李世真的腰间,身体也微微倾下去,替李世真解开她缠绕得一团乱麻的带子,再细细地绑好。徐伊景的脸埋在李世真的脖颈之间,呼出的淡淡的热气在李世真的皮肤上流下了比夏天的热气更灼人的气息。李世真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她憋着一口气,不敢吐出来,她怕这口气一吐,自己的心也跟着跳出去了。

于是她只有僵硬着身子,等着徐伊景替她弄好衣服。

世真呐。

啊……嗯?

世真的味道很好闻。徐伊景终于结束了手上的动作,站直了身子,看着李世真笑了笑,徐伊景穿着一件样式简单的浴衣,头发用一根簪子松松地绑了,仿佛是从浮世绘里走出来的仕女。她平时的气息,是严肃内敛而咄咄逼人的,而此刻的徐伊景,仿佛也沾染上了空气里流动的慵懒和惬意,整个人变得有些不一样起来。她冲李世真笑笑,伸出自己的手,说了句,走吧。

然后李世真再次把手放在徐伊景的手心,跟着她一起往园游会而去。

往园游会去的那条路是一条很安静的小路,夕阳挂在远远的地方,散落着盛大的余晖。有三三两两兴奋的小孩子从他们身边跑过,说着叽里呱啦的日语,空气带着甜味,而徐伊景就在自己身边。李世真认真看着徐伊景的侧脸,跟徐伊景在一起以后巨大的不真实感,在此刻终于轻飘飘落下来,有了具体的形状。

她第一次用看待一个恋人的心情看着徐伊景,依旧在心里叫着,伊景,伊景。

甜得眉梢眼角都是笑意。

徐伊景的话不多,于是李世真一路叽叽喳喳地问着她,这是什么,那是什么,徐伊景都一一回答了她。到了夏日祭的会场,李世真简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偌大的场地上,挤满了各式各样的小摊小店,章鱼烧滋滋冒烟的香气,拿着烟花棒跑来跑去的行人,沿着河边,排着一排长长的放水灯的人,那些光星星点点散落在河面,仿佛是一条永远不会结束的星河,倒挂在她的心里。她不可置信地看了一眼徐伊景,徐伊景对她微微点了点头,于是李世真欢呼一声,拉着徐伊景就往会场而去。

李世真第一站,买了麦芽糖,她大口大口吃着麦芽糖,觉得自己这辈子之前吃的糖都白吃了。可是天气始终是太热,麦芽糖有些融化,顺着竹签留在自己手指上,李世真想抽出自己握着徐伊景的那只手去擦一下,徐伊景却轻声制止了她。

“不要浪费。”

李世真还没反应过来徐伊景的不要浪费是什么意思,徐伊景已经把头凑过去,用自己另外一只手抓过李世真拿着麦芽糖的手,把沾了糖的手指放在自己嘴里,把糖给吃掉了。

然后,她不管李世真的脸红的仿佛要爆炸之前的炸弹,云淡风轻地说,咱们再去那边看看吧。

李世真能怎么办?

当然是原谅她的挑逗然后跟她走啊!

说实话,接下来的行程都有些什么,李世真都有些不记得了,她感觉自己处在一个巨大的恍惚里,仿佛刚刚经历过十级地震。她反复问自己,刚刚发生了什么?那是不是自己在做梦?

可是手指上微微的黏腻告诉她,她脸上的滚烫的感觉在告诉她,是真的,是真的,是真的!

其实,我也是第一次来这样的场合。

徐伊景温润的嗓音,一下子把李世真从炸裂的空中拽了下来。

我的父亲对我教育很严格,他总说,不必要的娱乐都是浪费生命,是没有斗志的人消沉的借口,所以,我没有来过这里,我的童年也没有任何关于玩耍的回忆。所以,世真问我我的过去,我想了想,真的挺无聊的。徐伊景侧过脸来,看着李世真,她的脸在园游会昏暗的灯光下,显现出一种刀刻的立体感,那么好看,那么真实,又像是夏天四处游走的穿堂风,带着一丝丝的落寞。

李世真握紧了徐伊景的手。

没关系的代表nim,李世真笑着说,代表的过去,我的确是没办法参与,可是代表的每一个以后,都会有我。跟代表比起来,我是个一无所有的人,可是我可以向您保证,有了我以后,您再也不会觉得寂寞,好的坏的,我都会陪着您一起度过。

世真呐,徐伊景淡淡笑了。

我怎么会允许,和你在一起的时候还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接下来的行程就显得非常轻松了,她们一起玩弹珠,一起捞金鱼,一起丢骰子。李世真本来以为,徐伊景从来没有玩过这些东西,而自己好歹也社会你真姐这么多年,从小就在社会闯荡,肯定可以赢得毫不费力,可是徐伊景都是轻描淡写,一击即中,李世真从头输到尾,如果她真的是个赌徒,大概已经输得裤衩都不剩。

李世真,欲哭无泪。

代表怎么这么厉害啊。李世真不满意地嘀咕。

世真呐,看。徐伊景却仿佛没有听见李世真的嘀咕,抬手一指,李世真顺着望过去,在会场的另一边,烟火已经争先恐后地开始绽放了。

他们竞相怒放,在福冈夏日的夜里,夜空长久的空荡和寂寞,都被他们奋不顾身的绚烂而点燃,从此没有人会再记得那些寂寞,只会记得这一刻的绚烂燃烧,让这个夏夜成为永恒。

好美啊代表。李世真看得出了神,她看看烟花,再看看徐伊景,才发现徐伊景并没有看着烟花,只是仿佛在端详着什么似的,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

你打算叫我代表到什么时候呢?徐伊景问。

啊?李世真还想装傻。

那天你回来之后,孙玛丽就给我打电话了。徐伊景对孙玛丽这个名字,仿佛有些本能的抗拒,在说她的时候,眉头都是微皱的,她说,我们相处的模式根本不像情侣,哪有情侣还叫代表nim的。

那,那都是玛丽胡说的,我觉得,我觉得叫代表nim很好,很好。李世真忙不迭地傻笑。

世真呐,我没有,徐伊景认真地看着她,仿佛在努力组着措辞,这是徐伊景第一次这样的犹豫不绝,再没有平时的自信。可是她的犹豫也是沉稳且安然的,就像是夜空温柔地包裹着烟火的喧闹。

我没有,谈过恋爱,她终于努力地把这几个字从嘴巴里挤了出去,我也没有允许过哪个人,这样近距离地接触我,靠近我。我其实,并不是很懂得怎样才叫做恋爱,如果恋爱和做生意一样简单的话,那也许就好了。可是世真你,不是生意,不是计算,而是我的镜子,我的万能钥匙,是我最愿意相信和亲近的人。如果我做得不好,世真要告诉我。因为我,不希望世真有任何的委屈。

李世真的眼泪,像是炸裂的烟花一样,无知无觉地流了下来。

徐伊景很温柔地伸出手,替她把眼泪擦干净。李世真握住了徐伊景的书,就那么带着眼泪,笑着看着她的徐伊景。

什么也没说,却好像什么都说了。、

从现在开始,你可以叫我伊景。

好,伊景。

然后李世真凑过去,随着烟花,随着夏夜,随着空气里甜甜的麦芽糖的香味一起,吻了她的伊景。

这场园游会,就此再也不会结束。

 

 


评论(50)

热度(202)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