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晚睡有惊喜——老师在上3

老师在上

3

徐伊景比四食堂的糖醋排骨更难搞

“李世真同学,这道题会了吗?”大大的阳光从徐伊景办公桌的落地窗透过来,徐伊景坐在办公椅上,李世真看到的是她挺拔笔直的身影,被阳光勾勒出瘦削的轮廓。李世真有些不好意思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拿着卷子,一脸羞恼地看着徐伊景,说不出话来。

“你过来。”逆光中的徐伊景对她说。

“好的老师。”李世真拿着卷子,一路小碎花步挪到徐伊景办公桌前,徐伊景用眼光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位置,李世真又继续挪动小碎花步走过去,徐伊景侧过身子,让李世真在自己身边坐下。她们共同坐在徐伊景原本宽大的办公椅里,两个人的身体让这个空间一下子变得狭小而紧密。徐伊景的身子,徐伊景的大腿,和李世真隔着薄薄的两件衣服贴合在一起,她的左手随意地绕过李世真的脖子,将李世真虚抱在自己的怀里,右手伸出去,握住李世真拿笔的手,稍微往下压了压,李世真感觉到徐伊景的脸凑到自己旁边,她身上淡然的青草香味瞬间就将自己环绕,让自己不知道该如何躲闪。

徐伊景的脸,徐伊景的气息,徐伊景的身体。

李世真无可躲闪。

“所以,这里用这个公式,将这个参数代入进去,就可以了,你知道了吗?”徐伊景说完,微微抬起脸,侧着看向正呆呆看着她的李世真。四目相对,电光火石,李世真明显感觉到了徐伊景的呼吸,看到徐伊景脸上细小的绒毛。

她忍不住咽了咽,开口说,“老师,我想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您不会的吗?”

“当然有啊”徐伊景笑了笑,她的声音温柔地像是窗外没方向吹来的风,吹动了一整个世界的荡漾。

“我不会不爱你,李世真。”

她笑得睫毛弯弯,眉梢眼角都是深深的爱意。

李世真闭上眼睛,她在等待那一刻的来临。

她已经期待了很久了。

“李赛金,李赛金,赛金花?你流了一课桌口水了,快擦擦,脏死了。”

孙玛丽的声音,仿佛是来自天外的梵音,回荡在徐伊景空荡荡的办公室里,炸裂程度如同电闪雷鸣。李世真猛地睁开眼睛,面前哪里有温柔地看着她的徐伊景,只有一脸“你有秘密哦”的表情看着她的孙玛丽,和湿哒哒的课桌表面。

“啊!该死!”李世真懊恼地爬起来,揉了揉自己臃肿的大眼睛,赶紧拿出纸巾擦了擦桌子,确信旁边没人看到自己。

“我说这大秋天的,你做什么春梦呢?”

“你才做春梦,你全家都做春梦。”回想起那个梦的内容,李世真的脸还在发烫,对待孙玛丽也就丝毫不客气。

不知道戳穿一个很想忘记自己丢脸的事情的人拼了老命找的借口很可恶吗?

“诶你怎么知道我全家都做春梦?”孙玛丽来劲了,“我跟你说,我爸爸前两天还跟我说来着呢,他说他梦见那个当红的爱豆uoe在跳钢管舞,唉呀妈呀老性感了……”

“什么uoe,这都怎么拼的,什么十八线艺名,”李世真不屑地怼了孙玛丽一句,说话间不经意瞟了一眼,吓得她瞌睡瞬间跑到了十八线之外去。

徐伊景居然站在讲台前。

不过,她正在埋头看讲课资料,应该没有看到自己跟玛丽。

毕竟是最后一排的黄金座位。

一看到徐伊景,李世真就开始在心里叫苦。怎么学校贴吧没说,这个魔头不光有跟自己课代表吃饭的习惯,最要命的是,她还挑食??

四食堂的糖醋排骨是s大的一道招牌特色菜,招牌到什么程度呢,就是s大有个著名校友,几百年前在s大读过书,名字也奇怪,叫德曼,是一个牛逼哄哄的人物,从s大毕业之后开始从政,后来成为了她们韩国总理。就是这么个大人物,在自己生命垂危之际的遗言居然是“母校的糖醋排骨,这时候怕是已经出锅了吧。”然后德曼卒,留下了世人关于这句话的种种猜测和解读。

当然,不管德曼对这句话的本意是什么,德曼已经死了。而她死了,这句话就足以成为传世经典,后代吹嘘的资本。同时也从侧面证明了s大的糖醋排骨有多么好吃。

一个东西,一旦好吃,一旦人气旺了,带来的必然就是矫情。S大12点下课,排骨11点50开始卖,每天限量2000份,过时不候。如果你不拿出博尔特的速度,在10分钟之内赶到四食堂,那你等到的只能是糖醋,没有排骨。

所以,徐伊景对她提出的这个条件之一,本身就很难达到。

李世真第一天排糖醋排骨的时候还是有些年轻,没有在战略和思想上达到统一的高度,过分轻视了敌人的战斗力。她照常等到下课之后才出发,虽然一路狂奔,然而到了食堂,已经空空如也。她无可奈何,只有试着给徐伊景打了一份糖醋里脊。

到了办公室,徐伊景脾气倒是好,她看了一眼李世真满满的饭盒,问,这是什么。

这是糖醋里脊,老师。

我要你打的是什么?

是糖醋排骨,老师。

所以,你的脑子不光分不清楚什么叫做倒三角体,同时也分不清楚里脊和排骨?需要我给你上一堂生物课,让你看看猪的解剖图吗?

不,不是的老师,我只是去晚了……

不要给自己的失败找理由,理由只是弱者给自己的避风港,让自己躲起来就以为看不到失败。徐伊景眉毛一挑,李世真在9月的天气里硬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她突然觉得自己出门的时候穿得太少。

下次,不要再用这样的东西糊弄我,更加糊弄你自己。这是对你自己负责,知道吗?

是的老师,我知道了,我下次一定注意。

李世真连连点头,等到走出办公室她才突然意识到,不对啊,自己是在给徐伊景干活啊,什么叫做对自己负责?打不到糖醋排骨我吃别的不就行了?我又不挑剔!

李世真恨得牙痒痒,可是毕竟怂,不敢忤逆徐伊景,于是第二天,她狠心翘了半节宏观经济学的课,赶在糖醋排骨出锅之前就把糖醋排骨买到了,这才躲过一劫。

然而,这同时也意味着,要让徐魔王满意,李世真从此以后都得逃课。

李世真,一个才进大学的菜鸟,一个热爱学习生活的好少年,被逼的要天天逃课,还要坚持逃课两年,你说这是不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逼良为娼逼的好汉上梁山?

李世真愁的都瘦了。

还有件让李世真更头大的事情,就是徐伊景让她做的那个调查。看到调查内容的时候,李世真下巴都差点惊掉了。她结结巴巴地问徐伊景,老,老师啊,确定要做这么……健康的调查内容吗?会有人配合我们吗?

越难的调查,出来的样本数据越准确,调查方法也就更多样,这是对你的考验。徐伊景破天荒地对李世真笑了,虽然李世真分不清楚这是笑还是刀。

世真同学,这是给你的作业,你既然那么擅长把数学题做成语文题,那我想,把数学题做成社会学题,对你应该并不难。我很期待你的表现,毕竟,这可关系到你期末百分之二十的成绩。

徐伊景笑得更加得意,李世真冲徐伊景嘿嘿一笑,从办公室出来就开始在淘宝搜索“扎小人必备小人。”

老板,可以我发照片给你们,你们帮我订制一个小人吗?李世真诚恳地问着淘宝卖家。

可以的呀亲,您把照片给我,我帮您做。

李世真发过去的照片,是她上课的时候偷拍的徐伊景,身为课代表,徐伊景的课她当然永远坐在第一排,因此,她偷拍的角度也非常刁钻,约等于从下巴仰望徐伊景,因此画面里,只有一个桀骜不驯的双下巴,和徐伊景长到突破天际的睫毛,还有徐伊景桃心形的鼻孔。她正在试图给同学们解释一个定理,因此嘴巴大大地张着,眉毛微微挑动。这样的一张照片,任谁也看不出来到底是谁。

淘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悠悠地回了一句,亲,您这位朋友长得可真是像树獭,真是有特色。

李世真一口水喷出来,从此徐伊景在她的手机备注里就叫做树獭大魔王。

当然,那个娃娃最后还是没做。没做的原因不是店家嫌弃照片丑,而是订制一个娃娃居然要一百块。作为资深土汤勺,李世真当然是没那个闲钱的,她宁愿选择在心里默默怼回去。

然后一边在心里怼,一边拿着徐伊景给她发的传单,在食堂吃完饭的高峰期站在食堂门口,挨个发传单。

同学您好,我们是学校心理与生理健康中心的,我们这里有份调查希望您配合做一下,做好了有我们中心免费体检的优惠哦。

李世真笑得人畜无害,仿佛一只闪亮的小白兔。

虽然,这个劳什子心理与生理健康中心都是李世真编的,根本就是tan90°。

可是,这样多少还是可以化解她一个黄花大处女询问别人初夜与性生活的尴尬,她告诉自己,你是一个优秀的演员,你可以的。

当李世真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把调查报告写好给徐伊景,已经是两周以后的事情。对李世真拼了老命送上去的报告,徐伊景只是看了一眼,就淡淡问了一句,李世真同学,你的程度只能到这儿了吗?

啊?

李世真同学虽然聪明,可是聪明得不够。你的样本数据并不具有代表性和广泛性,整个基数还是太小。你已经聪明到要假造一个机构出来,为什么不更彻底一点,让这些拿到你的传单的人替你宣传,替你去拉动更多的人来参与你的调查?徐伊景双手环抱,坐在办公椅后,冷冷地看着李世真。李世真心里一梗。

可是老师,这真的是我能够获得的最大数额了。

不要轻易给自己下定义,也不要轻易否定自己,你的潜力,比你想象的要大。徐伊景牵起嘴角,微微笑了一下。

这份报告我不满意,需要重新做过,好好想想我说的,我再给你一周的时间,你要做一份比这个完美一百倍的报告给我,否则,你期末考试就已经挂了,知道吗?

知道了知道了老师,我会努力的,刚把得,刚把得,我退下了,您休息,您休息。李世真在听到成绩那一刻,变声超市门口迎宾,冲徐伊景灿烂一笑,就打算开门溜之大吉,找个角落治疗一下自己千疮百孔的心。

在退到门口的那一刻,她听到徐伊景悠悠地说了一句,李世真同学,其实表现得已经非常好,只是我觉得,你还可以更好,不是吗?

李世真一愣,然后就看到徐伊景这个妖孽居然冲她笑了。

一座万年冰山,居然冲你笑了。

这是什么概念朋友们?

铁树开花也不过如此。

于是,李世真腰不酸了腿不疼了,跳楼,哦不,做调查也更有劲了。你是风儿我是沙,你是车儿我是喇叭,你是伊景我是傻瓜,不就是耗吗,谁怕谁?

也大概是因为这段时间做的都是这种调查,或者是哪天徐伊景那个最后的笑容太有迷惑性和吸引力,李世真才会做那个让人想起来都会红着脸躲避的梦。

嗯,一定是因为太累了而且最近生活不是调查就是徐伊景,一定是。才不是春梦,不是。

李世真暗自安慰自己。

可是,毕竟是刚刚才做了那样一个梦,李世真还没办法完全做到可以就此淡然面对梦里的女主角。她看着徐伊景的脸,总是会忍不住跟梦里那个一脸温柔的徐伊景联系起来,渐渐地,就会在耳边产生幻听,仿佛真的听到徐伊景在叫自己的名字。李世真不由得痴了。

李世真同学,李世真同学?

啊?李世真带着醉人的红润扭过头,看到捂着脸不敢看自己的玛丽,和冷着脸环抱着双手站在自己身边的徐伊景。

啊,老师!李世真慌不迭站起来,手一抖,桌子上放着的满满一排专业书跟着掉的七零八落。李世真脸一红,慌不迭埋下去捡,孙玛丽也终于忍不住了,蹲下去跟孙玛丽一块儿捡。李世真悄悄附在玛丽耳边责问,你干嘛不提醒我魔头过来了?孙玛丽一脸无辜,我戳了你了可是你特么跟老僧入定一样,我能怎么办?我只能绝望了呀!

都怪你!李世真气得锤了孙玛丽一下,突然感觉身上一阵恶寒,一抬头,正对上徐伊景面对自己的目光。

冷得仿佛都能够让空气冻结。

老,老师,李世真此刻的结巴真的不是因为冷,而是她紧张。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让龙颜又不悦了。

李世真同学,我的报告怎么样了?

还在做,在做。

我现在要发表一篇论文,需要它的数据,所以,请你明天晚上之前把报告给我,否则的话,你知道结果。

可是您本来说的是一周,这才过去一天而已,这也……李世真敢怒不敢言。

我想,我做事情,还不需要一定要给你一个解释吧,李世真同学?徐伊景冷冷看了李世真和孙玛丽一眼,扭过头,踩着高跟鞋走了。

李世真在背后冲徐伊景握紧了拳头。

然后又无可奈何放下了。

她想,这个人走路,可真是好看啊。

对自己绝望,怎么就这么颜狗呢?

果然,李世真可以搞定烦人的调查,可以搞定四食堂的糖醋排骨。

可是,她就是搞不定徐伊景。因为徐伊景,比四食堂的糖醋排骨更难搞。

 


评论(14)

热度(146)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