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第一次——春日浅酌

第一次

春日浅酌

众所周知,徐伊景是个酒鬼。其实也不能这么说,毕竟长得好看的人喝酒叫做品尝,是高端,是品位,而长得丑的人喝酒才是酗酒,是粗俗,是无礼。

因为丑就是原罪。

而且,徐伊景喝的是几万十几万不等的窖藏自19xx年用向阳坡还是向阴坡播种下的什么什么高级品种的葡萄所酿造的限量红酒,摇曳在她的高脚杯里,自有自在的风流。而你喝的是超市打特价卖的120块买一打送一打的勇闯。

穷也是原罪。

像李世真,此前其实一直不怎么喜欢喝酒。虽然她在做社会真姐的时候,抽烟喝酒一样也没落下,可是这不代表她就喜欢。怎么说呢,你处在一个大环境中,总要把自己和大环境最大程度地联系起来,才好融入社会大环境之中,齐心协力,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共同腌制社会主义新泡菜。

可是遇到了徐伊景,她立刻就迷恋上的品酒这件事情。她很喜欢徐伊景每次喝酒之前,用开瓶器插入瓶塞,纤长的手指握住瓶身,再微微皱着眉头向上用力,瓶子蹦地一声,发出细密小巧的声音。徐伊景再拿起酒杯,轻轻倒上一点,先轻轻闻闻酒香,再摇晃一下酒杯,才会拿起杯子,浅浅抿上一口。如果徐伊景喝了之后,眉头释然,那么就代表这杯酒她很喜欢。如果眉头上的结依旧微妙地存在着,那就证明这瓶酒她并不是很喜欢。

李世真喜欢看喝酒的徐伊景,有平时精明干练的她所没有的舒适和慵懒。你会觉得这个人的存在就是一种享受,你看着她就是享受。

世真呐。

嗯?

可以稍微把眼神看向电脑一点的。徐伊景的眼神从酒杯上转移到李世真桌子上的电脑前,李世真瞬间把头埋到电脑背后,在心里暗暗懊恼自己是不是太丢脸。

可是,还是很想看徐伊景。

李世真偷偷把头从电脑后面探出去,徐伊景仿佛已经预料到似的,也在看着她的方向。李世真委屈巴巴地看着徐伊景,徐伊景脸色一沉。

今天晚上是做不了陪酒常务的。

不做陪酒常务,代表教我品酒行不行?

我觉得你该做工作。

这些报表我早就整理完了,代表nim。

那你为什么还一直坐在电脑后面?

因为这样偷看你,电脑可以挡一下嘛。李世真越说越委屈,她冲徐伊景眨了眨眼睛,可怜巴巴仿佛一只无家可归的小白兔。

徐伊景沉默了一下。

只准喝一杯。

好!李世真乐呵呵地一溜小跑跑过去,在徐伊景面前端端坐好。徐伊景看了她一眼,站起身来,又拿起酒瓶,倒了一杯酒。

呐,品酒呢,第一是要闻酒香,像这样。徐伊景拿着酒杯,细细闻了一下,然后把杯子递给李世真。李世真也凑过去闻了一下,然后笑笑说,真好闻。

怎么个好闻法?大概是看她的样子实在太过像只毛茸茸的小狗,徐伊景心情甚好地闻。

青草的味道,甜甜的,很好闻。李世真冲着徐伊景笑,是代表身上的味道。

徐伊景白了李世真一眼,然后咳嗽了一声。

代表nim,就这么喝酒,多无趣啊。

喝酒本来也不是为了有趣,你要知道,一瓶好酒的诞生需要耗费无数人的心力,需要时间光纤温度的完美契合,就像你设下一个局,环环相扣,缺一不可。徐伊景摇晃起酒杯,眼神清晰而坚定,就好像你在做生意一样。

怀着这样的心情喝酒,代表该是多寂寞啊。李世真拖着下巴,看着徐伊景。徐伊景垂下眼眸,看到在橘色的灯光下,李世真亮晶晶的眼睛里流转的光。她不动声色地将自己的目光移开,不再看李世真。李世真似乎没有注意到这微妙的变化,仍旧自顾自笑嘻嘻地说着,代表nim知道我以前是怎么喝酒的吗?

嗯?

以前做代驾的时候,经常需要在外面的等候亭等待,其实那时候是最开心的,一大群人,点来一大堆炸鸡和啤酒,夏天就加冰块,冬天就添一炉火,围着一张桌子,大家吃吃喝喝,说着看起来无关痛痒却总是能让人笑嘻嘻的话。这时候,我根本不会想到什么酒里有计算的价值,我只会觉得浑身都放松,吃完这个炸鸡,地球爆炸都跟我没关系。李世真抬着亮晶晶的眼睛,凑到徐伊景的跟前,眼巴巴地问,代表nim要不要跟我一起去这样喝一次酒?

该休息了,世真。

代表就跟我去嘛,就一次就好了。李世真说着,伸出手拉了拉徐伊景的袖子,瘪起嘴巴,再次委屈得像只无家可归的小兔子。

……只准去一会儿。

好好好,我这就去开车!

要喝酒,还是别开了。

好!

徐伊景后来总会想,当时自己是不是已经喝醉了,不然怎么会同意跟李世真在一个肆无忌惮的春夜里,跟着李世真漫无目的地行走首尔微凉的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街上流动交织的灯光,落在远处的声响,都仿佛是来自一个异常遥远的世界。她虽然没有一直看着李世真,可是她知道此刻自己竟然一颗心都在李世真身上。这个感受让她幸福又惶恐,让她紧张又快乐。她从来没有处理过这样的情感,仿佛她不知道此刻该怎样面对这个情窦初开又不知如何是好的她自己。

代表nim冷吗?

还好。

代表的鼻子都有点红了,李世真说着,自然而然揽过徐伊景的手,将它扣紧了,装进自己的上衣口袋里,同时不自觉往徐伊景靠了靠,整个人紧紧贴住徐伊景,替她挡住了前面的风。徐伊景和李世真并排走在首尔的街头,已经隐隐约约有各式各样花开的味道随着风四处飘荡,他们的影子在远处拉得很长很长,仿佛已经融为一体,再也不会分离。

那,就这样吧。徐伊景微微笑了笑。

然后也用力,握住了在口袋里的李世真的手,把它反过来,扣在了自己的掌心。

李世真带她去的是自己以前常去的小店,店主大婶一看到李世真就乐呵呵地跟李世真打招呼,问她怎么好久没来了。李世真笑着说,最近有点忙嘛。

难道最近我们世真是谈恋爱了?怎么不把男朋友带来?

话刚说完,大婶就突然平地打了个寒颤。

我已经带她来了啊。李世真笑着扬了扬握着徐伊景的手,然后拉着徐伊景走到了一边。大婶愣了两秒后,突然明白了自己刚才打寒颤的原因。

代表nim,这个大婶人很好的,就是心直口快,你不要介意。

世真呐。

嗯?

我,是你的男朋友?徐伊景眉毛一挑,饶有兴致地环抱着手臂看着李世真,李世真心里暗暗一跳,冲徐伊景吐了吐舌头。

对的,不是男朋友,是女朋友。是我的爱人,是我的导师,是我最喜欢的代表nim。

徐伊景一向不习惯于这样直白的情感表露,看到李世真落在自己身上热辣滚烫的眼神,徐伊景微微别过了头,拿起桌子上放的菜单扇了扇风,说了句,有点热,世真觉得吗?

是我看代表的眼神太热情,代表不好意思了吗?

……点菜吧世真。

俗话说得好,酒壮怂人胆,喝了几杯烧酒,李世真的胆子肥了,心思活了,说话也有劲了。她眯着眼睛看着徐伊景,嘟嘟囔囔地说,不公平。

嗯?

我是个简单的人,遇到代表以前,一切都过得简单平常,就是大街上随处可见的那种孩子。我所有的一切,我都主动告诉了代表。可是代表却没有告诉我,代表以前到底有过什么故事。不公平,不公平。

非要追求公平,那是孩子才做的事情。徐伊景给李世真夹了一块五花肉,李世真眼疾嘴快,凑过去直接用嘴巴咬了过去,在外人看来,就是徐伊景喂了李世真一嘴肉。徐伊景整个人都跟着抖了一抖。然而她很快镇定下来,看着面前仗着三分醉意就半眯着眼睛,大口嚼着五花肉,像个小无赖一样直直盯着她,好像要把自己吃了似的李世真。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代表nim。

嗯?

我们来划拳吧,输的人要喝酒,同时还要选择真心话,怎么样。

世真你,酒量足够好吗?

怕是代表nim才要考虑这个问题。

徐伊景看着李世真,淡淡笑了起来。

半小时后,李世真通红着一张脸,嗷嗷叫嚷着不公平不公平,代表为什么划拳都这么厉害,不管不顾地趴在了桌子上。徐伊景端起一杯大麦茶,伸手示意老板娘过来结账。

不!李世真倔强地抓住了徐伊景的手腕,通红着双眼。

我还能再玩五百年!

这次我们不划拳了,来丢骰子比大小。

世真你,真的还可以吗?

这是赌上我社会真姐尊严的一战,我不会输的!

……

半小时后。

我们来比打扑克吧?

一直到李世真一杯杯喝得失去意识,整个人瘫成一只无骨兔子,连自己幼儿园的时候暗恋过谁这样的问题都回答了,李世真也终究没有赢过徐伊景。徐伊景结账后轻轻摸了摸李世真的头,李世真已经睡得死沉沉的,没有半点回应。徐伊景微微叹口气,让老板娘帮忙,把李世真放到自己背上,背着李世真,一步步地走了出去。

她们吃饭的店比较偏僻,要走过一段小巷子才能够到大路上打车。小巷昏暗的灯光像是暗夜无声的流转,在夜风中透露着丝丝的凉意。徐伊景虽然已经很久不打架,幸好身体底子还不错,并且出门的时候没有穿高跟鞋,所以背起李世真来并不吃力。相反,感觉到李世真落在自己耳朵旁边重重的呼吸,听着李世真无意识发出的呢喃,看到李世真垂下的双手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徐伊景感觉到安稳的开心。她甚至隐约希望这条路永远不要走到尽头,她可以这样放任自己的思绪自由自在,可以放任自己这样眷恋一个人也被一个人眷恋着,没有算计,没有利益,没有一切的计较。

只有她和李世真,只有她的全世界。

代表nim……

世真醒了?

你为什么不问我关于你的问题呢?为什么不问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代表的,最喜欢代表哪里,想不想永远跟代表在一起……李世真的呢喃一阵轻一阵重,像是春天醒来躲在草丛里的鸣虫,嘀嘀咕咕叫着,是春天荡漾起来的春意。

世真想告诉我,自然会告诉我,不需要我问。

可是,可是你不问,我就,我就不好意思说……我,我是只,怂兔子……李世真说着,把头往徐伊景的脖子舒舒服服地蹭了蹭,徐伊景感觉到有点痒,不自觉地躲了躲,脚下刚好踩到一块石头,她跟李世真两个人就双双以非常怪异的姿势跌倒在路上。

李世真正正地把徐伊景压在了自己身下,而她已经酒醉入骨,压根不知道自己此刻正在做什么。她伸出手,捧住徐伊景的脸,仿佛在端详一件宝物。

喜欢代表,喜欢代表的全部,喜欢我的代表。这么好的代表,是我的,我一个人的。然后嘿嘿傻笑着,凑过去,对准徐伊景的额头,响亮地大大地亲了一口,便心满意足地滚到一边,呼呼大睡去了。

徐伊景无可奈何地看着酒醉的李世真,伸出手,摸了摸刚刚李世真亲吻过的地方,嘴角浮现一丝似有若无的笑容。

傻瓜。

她把李世真重新背起来,行走在春夜的长巷里。前方是夜色,是潮水一样的霓虹,是这个躁动不安的世界。身后是寂静,是黑暗的过往。而她第一次背着她的李世真,小心翼翼,满怀幸福,如同她第一次触手可及拥有了幸福的机会和可能。此时此刻,地球与她们无关,世界和她们无关。

只有徐伊景和李世真。


评论(50)

热度(158)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
    春夏秋冬 我们的第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