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纪念日

纪念 日
纪念日,节日,对于一般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约会,见面,聊天,交换礼物,以及惊喜。
这也是李世真一直渴望的。
因为这些一般人习以为常的日常,对于徐伊景来说,都不过是几个字。
“浪费时间。“
你对于一个,甚至就连“在一起”这件事,都是在吃饭的时候,一边看菜单,一边用“这个数据不够精确,给我精确到上个月三十号之前的数据再给我“的口气对你说”对了,世真你的行李收拾好了吗“,在你一脸懵逼的问她”收拾什么行李“的时候才挑了挑眉毛问你”我以为在一起的人都是要住在一起的,这样可以节省不少的时间“的人,还能够指望她在意什么浪漫。
何况当时的李世真并没有收到来自于徐伊景的表白。
只是从她去了日本以后,李世真就频繁来往于日本和韩国,次数多了,傻子都看得出来,李世真绞尽脑汁想出来的那些去日本的理由有多可笑。从“业务需要“到”旅游观光“再到”出来散心“又到”想吃代表家附近的拉面,哪家拉面店太好吃了,韩国都没有这样的味道“。所有的人都默守着李世真自以为周全的掩饰,从理事金作家到卓再到徐伊景家的帮佣,她甚至会贴心的为李世真收拾出一间专门的房间,方便李世真每次到日本的时候居住。
直到有一天,卓在李世真又来到了福冈,轻车熟路的背着行李到徐伊景家,盘腿坐在院子里,仰头看着花开找李世真聊天。那时候正是春天,院子里有硕大的樱花树,正在漫天不经意地飘零着樱花,一簇簇的樱花落在李世真的肩膀上,她穿着一件雪白的外套,晃悠着大白腿,正仰头看着花落。
这次又是什么理由来福冈。卓笑着问。
这次我……
拉面上次用过了,最近福冈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唯一的大事是烟火祭,不过那是夏天的事情了,还早呢。卓一边说一边笑着坐在李世真的身边,李世真的脸光速红了红,然后坦然自若若无其事一脸无赖地看着卓,怎么了,我就没事来串个门不行吗。
当然行啊,卓还是在笑,只是我还没见过,专门坐飞机来串门的人,看来李代表的公司的确经营的有声有色,把飞机当的士打呢,李代表的公司效益这么好,不知道还需不需要打手?
效益再好那也比不了代表的公司,我看你还是老实待着吧。李世真看出了卓眼底的笑意,没好气地怼了卓一句。卓也不生气,坐在李世真旁边,陪她一起看樱花。
代表今天会回来比较晚一点。
啊……嗯。
你打算这个样子到什么时候呢?
什么样子?
卓没再说话,只是看着李世真,看着看着,李世真心里竟然开始发虚,她不自觉避开卓的视线,看着天空,不断飘落的樱花,竟然像是她的心事一样,零碎了一整个天空。
是啊,这样想要得到什么结果。因为想念她,所以觉得想要见到她,所以找了这么多理由,所以一次次厚着脸皮来福冈。连卓都看得出来她的心意,代表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还是说,因为她看出来了,所以才让卓来替自己传话,李世真,你的那些理由啊,都蠢极了,我只是没有拆穿而已。然而现在,你已经让我厌烦了,所以不要再来了,不要再来让我感觉厌烦了。
是这个意思吗。
你知道吗,其实我从来没有想过什么结果,我只是不自觉地追逐着那束光,因为太耀眼,所以我无法看到除了那束光之外的任何东西,仿佛一旦停下来这样的追逐,我就会迷失我自己。李世真眯起眼睛,看着天空。
可是,追逐太久了,不会累么?你有没有想过,也许那束光,它并不想要任何人的追逐。
卓沉默了一会儿,看着李世真,字斟句酌地说。
李世真的心突地一跳。
所以果然是代表让卓来暗示自己不要再出现了的吧。
其实那天和徐伊景一起吃饭的时候,李世真原本是想告诉徐伊景,她应该会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再出现在福冈了。
这也是她的试探,她在想,如果徐伊景听到自己不会出现的话,会是什么反应,什么表情。
哪怕只有一点点,让她在徐伊景终年平静的表情底下看到有一点舍不得和犹豫,她也会笑眯眯地告诉徐伊景,代表原来这么好骗,福冈这么好,我怎么会舍得不来呢。
可是坐下不久,徐伊景在埋头看菜单的时候,就一边翻菜单,一边漫不经心的问,所以世真的行李都搬过来了吗?
李世真愣住,看着徐伊景。感受到李世真投射的强烈的迷茫视线,徐伊景瞥了李世真一眼说,我以为在一起的人都是要住在一起的,这样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等等,在,在一起?
徐伊景似乎就是有这样的本事,不管不顾丢下重量级的大炸弹,压根不管对方接不接得住,就自顾自说完,仿佛告诉你“你是个人”这样的基本事实一样,再自然不过,雷霆万钧也是她的举重若轻,万马奔腾也不过片叶沾身。李世真举着送到嘴边一半的水杯,看着徐伊景,水在嘴唇边涌动,将唇色带了一点下来,把杯口浸润出隐忍妖娆的红,让她的嘴唇蒙上一层薄薄的水雾,像是李世真的心事一样的潋滟。
怎么?徐伊景看了看李世真,李世真以为徐伊景要问“你是不是不愿意了”,然而这位姐姐却皱着眉头问,东西没打包好吗?
好了好了,打包好了,嗯嗯嗯,打包好了!李世真笑着说,然而不知道为什么,有眼泪在眼眶里滚了滚,她趁着徐伊景没发现,想转头用手背擦干眼泪,徐伊景却还是看见了。仗着自己手长,直接越过碍事的桌子捧着李世真的脸,用大拇指擦去了李世真的眼泪。
她说,世真跟我在一起,不需要哭,永远也不需要哭。
不,不,没有哭,李世真连忙笑着摇摇头,然后把自己的脸往徐伊景手里蹭了蹭。
是开心啊。
然后李世真就搬到了日本,在福冈小住了一段时间之后,徐伊景再次决定将事业重心转移回韩国。这次不再以画廊为掩盖,而是直接打着日韩金融的名义,大举进入韩国金融圈。刺刀见刺刀的对抗。徐伊景运筹帷幄,决胜千里,李世真也忙着自己的小公司,两个人虽然聚少离多,可是每天晚上李世真回到家里,都会洗干净后爬上徐伊景的大床,徐伊景总是会靠着床拿着平板看新闻,看到李世真回来,徐伊景就伸出一条胳膊,李世真自己钻进去后,再把徐伊景的手回来,做出将自己搂在怀里的姿势,闭着眼睛倚偎她一会儿,就好像什么疲倦也没有了。
所以,这次的一周年纪念日,李世真是真的没有想过,徐伊景会采取什么纪念行动。
不过,时间久了,她也渐渐掌握了徐伊景的套路。她最擅长的,就是在你想不到的时候,做出让人震惊的事情来,留你一脸懵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徐伊景脸上越是云淡风轻,就越代表着她很有可能在进行某种秘密。李世真利用金作家查了徐伊景最近的刷卡记录,发现没什么异常,又确认了她21号的行程,确认她那天的确是从早忙到晚。李世真中午给徐伊景打电话,问她要不要回家吃晚饭,徐伊景的回答是不,晚上有个慈善宴会,必须参加。
看来的确没有纪念。
李世真确认好了之后,心安了不少。因为她本来是想要给徐伊景准备一份特别的礼物的,然而,因为徐伊景什么都不缺,这礼物本来就不好挑。而她自己工作太也忙,剩下的不多的空闲时间又总是跟徐伊景在一起,所以她的礼物准备得很慢,前几天公司的一个项目出了问题,李世真加了几天班,又拖慢了礼物的准备进程,因此,她亲自制作的她们两个人的第一张合照的巨幅拼图没办法在21号如愿完成了。那个拼图太大,家里没办法放,李世真每次都要跟做贼一样偷偷到车库,借着车库的灯光熬夜制作,趁着徐伊景睡着的时间来拼。一个月下来,李世真都怀疑自己快跟徐伊景一样老花了。
所以,徐伊景不在意其实是好事,不然,自己在纪念日送了礼物,然而徐伊景却什么都没准备,大概代表也会觉得不自在吧。
李世真轻松的想。
虽然如此,李世真下班后还是想着要回家,不管怎么样,给徐伊景亲自做顿饭吃。徐伊景最近应酬太多,总在外面吃饭,李世真担心她会伤胃,所以打算做些温软养胃的食物给徐伊景吃。打定主意,下了班李世真就去了超市,谁知道再超市逛着逛着,竟然遇到了卓。
世真,你怎么……?对于在超市遇到李世真,卓似乎显得非常不可思议,李世真大咧咧地爆了卓的头说,我在超市有什么奇怪的,仙女也需要吃饭啊。
不是,今天不是你跟代表的一周年纪念日吗?
哈,怎么连你都记得。李世真笑了笑,代表她从来不过什么纪念日的,所以今天她大概是忘了吧。不过也没关系,也不是什么重要的日子,我就想着,给代表好好做顿饭吃就好啦。诶说起来,代表今天有活动,你怎么不在一边保护?
李世真絮絮叨叨说完,撞上了卓意味深长的眼神,她终于发觉了不对。
其实真的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当时来找我谈话,让我意识到再继续没头没脑的跑日本不对才想要跟代表摊牌的话,可能我到今天都还在绞尽脑汁想要去日本找代表呢。听完了卓的话,李世真绷不住的一直笑。笑够之后,她终于认真的想起来,感谢了卓。
代表不会连这个 都还没告诉你吧?卓一脸的“你们两个到底在搞什么情趣”的表情,笑的非常无可奈何.
啊?
当时让我去找你,旁敲侧击你的,根本就是代表啊。卓笑了,不然,我干嘛那么无聊,要去问你我早就心知肚明的事情。是我们都在跟代表说,世真这样天天跑日本太可怜了,代表就不要再让世真委屈了,代表却说,我只怕世真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为什么一直来日本,她太小了,只是个孩子罢了。所以,我才会去问你,你说出那番表白的话之后,代表才下定决心,要跟你在一起的。为什么我会说“光不需要追逐”,因为代表说“世真不应该追着我走,她应该有自己的世界,她肯定会比我更加耀眼。”这些事情,你都不知道吗?你们到底是怎么确定的关系啊?
所以,其实在自己忐忑着徐伊景的想法的时候,徐伊景,也同样在忐忑着自己的想法?
害怕自己年轻,害怕自己迷茫,害怕自己弄不清楚自己的欲望,所以才那么犹豫,所以才一直对自己的蹩脚的借口视而不见?
想到刚刚卓告诉自己的有关于徐伊景今天的安排,李世真忽然觉得,自己恨不得腋下生风,要快点回家,快点见到徐伊景。
卓说,徐伊景今天,其实没有任何安排。她早上只是去了一下公司,就再也没有出现。
这对于工作狂徐伊景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
平时从超市到家里开车要约莫半小时,李世真也不知道是不是哪吒附体,只花了十五分钟就到了。饶是如此,也依然觉得慢。她将车停进车库,几乎连滚带爬一样的冲进客厅,一打开门,她就愣住了。
客厅的墙上,好好地挂着她的那幅完成了三分之二的 拼图。
她和徐伊景两个人的笑脸,被放大了无数倍,正正地挂在客厅的墙壁上。一块一块,一点一点,像是两个人走到今天,一整年的回忆。
她们坐在餐厅,举着酒杯,仿佛在提前庆祝今天的一切。
李世真下意识的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愣愣地看着,像是在看不认识的画作。徐伊景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出来,她刚刚洗过澡,头发还带着湿漉漉的水汽,白色的浴袍妥帖地裹着她,就像是天造地设一样的完美。徐伊景在李世真身后站着,小声说了句,这么简单的东西,你花了这么久的时间都没做好,我的世真,原来这么笨。
李世真转身,徐伊景身上的水汽都仿佛带有攻击性一样,挑逗着李世真的发丝。李世真下意识地咽了咽。
代表,我以为您不在意纪念日这样的东西……
我的确不在意,徐伊景满不在乎地转了转眼珠,最终定格在看着李世真的视线。
她说,可是世真在意,因为世真在意,所以我在意。
李世真站在徐伊景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徐伊景身上的水汽太浓烈,她又感觉到自己的眼睛湿湿的,不知道该如何描摹眼前的这个她怎么看也看不够的人。徐伊景向她走进了一步,依旧双手捧了她的脸,用大拇指轻轻擦干净从她的眼角溢出来的泪水,小声说,我的世真,不应该哭。
不,不是哭啊,李世真笑着摇头,是开心。
徐伊景轻笑着揉了揉她的 头。
那么代表,我的纪念日礼物呢?李世真摊开掌心,像是一个讨要礼物的小孩。徐伊景的脸色不自然的红了红,眼神飞快地四处扫射了一下,似乎是在确认到底有没有人。
我想过很多礼物,可是都觉得,他们不够特别,不够深刻,不够配得上我的世真,徐伊景看着李世真,表情别扭而真诚,谁也想不到,日韩金融的徐代表,脸上竟然也会有仿佛少年人的初次告白一样的表情。
所以,我想了很久,最终决定……
把我自己送给你。
李世真看着眼前穿浴袍的徐伊景,湿漉漉的头发,若隐若现的锁骨,因为刚刚洗过所以显得更加白皙的皮肤。
她忽然如同满天神佛一起降临到她的肩头。
她此生都没有如此的开窍过。
她嘻嘻笑着上前,像个小流氓一样捏住了徐伊景的下巴。
所以,我可以享用代表了,是吗?
徐伊景别过了头,不看李世真。
你只要记得,你做了什么,日后,我都会连本带利讨回来的就是了。
不愧是做金融的,连把自己当作礼物送出去都在计算利息。
不过,李世真是不会管这些的。
因为她知道,就算以后徐伊景找自己讨要利息,自己也绝对不会吃亏。
那么,代表,我就不客气了。
世真,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变的这么流……唔……那里不可以……唔……
从我第一次发现我想要拥有你的时候。

评论(37)

热度(194)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