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魔王就是萌

走过路过好歹点个赞再走啊喂!

第一次——儿童节

第一次
儿童节
经过了好几年的观察总结,李世真大概总结出来,徐伊景是个对各大节日都无感的人。不光是无感,甚至可以说得上是讨厌。圣诞节啊,新年啊,纪念日啦,对徐会长来说永远都是一件事。
工作。
当然,李世真虽然弄不懂徐伊景为什么这么讨厌节日,可是在几次试探性邀请徐伊景过节都得到了一个冷漠程度远大于平时的“不”之后,李世真终究还是妥协了。不过节就不过嘛,也没什么了不起。
反正徐伊景平时出差全世界跑的时候,总是会给她带各种各样礼物回来。就当做那是过节了嘛。
日子就这样行走无声,走得好像很漫长,回忆起来,又似乎只是一眨眼的时光。在一起的第七年的某一天,李世真一大早起来,就听到徐伊景在打电话。
请假?嗯,我知道了。工作都交代好了?好。明天顺进建设那边再继续跟进。
徐伊景打完电话,李世真才凑过去问,谁要请假?怎么了吗?
没什么,卓说要带孩子参加幼儿园的儿童节活动。
呀!今天是儿童节啊!李世真叫起来,小时候,我最喜欢的就是儿童节了。我小时候还上台表演过节目呢。代表nim呢?
有点晚了,世真。徐伊景依旧没有接话,提上公文包就往外面走。李世真哦了一声,说了句路上小心,等徐伊景出门,才小声嘀咕了一句,哼,我看你小时候长那么可爱,多半是上台表演过怎么捡一百个一元硬币今天才对儿童节都有心理阴影吧,哼。
李世真的公司前几天才搞定了一个大订单,李老板开心之下给公司的人放了个假,因此,李世真今天难得地在家兔子瘫。她很满意这偶尔的忙里偷闲,自己开始了一个叫做“假如我是一个鸡肉卷”的游戏,把自己裹在被子里一动不动,看自己能坚持多久。结果,没裹多久,电话就炸雷一样响了起来。
世真啊,那个,理事通知我今天必须回去加班,顺进建设那边出了问题必须我去处理。我今天本来要陪孩子过节的,你能替我去她学校吗?就陪她参加一下活动就好了
可是代表不是答应了你放假吗,代表不会这么过分的。话刚说完,李世真就噎住了。
徐伊景当然不会这么过分,徐伊景只会比这更过分。
也不能怪代表,是我没把事情安排好。卓一脸无奈,那就拜托你了,世真。
李世真,又名一个靠谱的朋友,一个行动力max的小阿姨。挂了电话,她风驰电掣就赶到了卓的孩子在的幼儿园。小姑娘水灵灵的,特别可爱,幼儿园的活动也都是些亲子娱乐活动。李世真在台下看得津津有味,觉得特别开心。
活动下午五点结束,李世真带着孩子出去的时候,卓已经到了。出乎李世真意料的是,徐伊景居然也出现在了幼儿园门口。李世真把孩子交给卓之后,就蹦蹦跳跳去了徐伊景身边,歪着头冲她笑。
问题解决了吗代表nim?虽然已经是会长了,可是李世真仍旧习惯叫她代表nim。
差不多了。世真带了一天孩子,还好吗?
挺好玩的,孩子也不像我想的那么难缠。我边看她们,边觉得,如果我也能有个孩子就好了……李世真说完,突然捕捉到身边的徐伊景一刹那间的失神。李世真暗暗怪自己多嘴,明知道婚姻跟孩子这样的话题是禁忌,为什么还要提。
回去的路上,一路无话。李世真几次想说今天在幼儿园的事情,又怕徐伊景想的更多,所以干脆闭嘴,专心看着路。徐伊景大概也是累了,一直神色平静地开车,什么也没说。李世真想,该不会真的生气了吧,不是吧,就一句话而已?可是她也深知,徐代表看起来无所不能的外表下,藏着一颗易燃易爆炸的心,稍有不慎,就可能触碰到徐代表敏感的心灵,让徐代表开始生气。并且这人生气了,面上是看不出来的,她只会在暗处使劲儿,暗戳戳怼你,明面儿上弄你,总之,徐代表不开心了,必然会让让她不开心的人更不开心十倍。
这种惴惴不安的心情一直持续到了到家,李世真非常狗腿地替徐伊景拿包,还主动问徐伊景要不要按摩累不累。徐伊景看着李世真,直到李世真心里开始发毛,李世真想问点什么,却被徐伊景问的话震到九霄云外。
世真你有没有想过,要去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什么?
我的意思是,徐伊景微微蹙了下眉头,有没有想过,得到一个被大部分人认同婚姻,有一个自己的孩子,每天吵吵闹闹,充满烟火气的生活。你今天不是还在说,觉得孩子很好吗?可是世真你要明白,我可以给你全世界,只有这两个东西,我没办法给你。
李世真心一紧,下意识拉住了徐伊景的衣袖,她有些着急,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一时之间,竟然说不出口。徐伊景把她的手放开,对她淡淡地说,世真可以再考虑考虑。
我不要考虑!李世真一下子激动了,怕徐伊景消失似的紧紧抱住徐伊景。
那些平常的生活,固然是好。我承认我也想要过。可是代表说过,什么都想要,那是孩子做的事。我不是孩子了,如果跟代表在一起,就要舍弃这些寻常的幸福,那就不要它们好了。我,我只想跟代表在一起。
李世真说着说着,眼泪啪嗒嗒往下掉,她抱着徐伊景,死活不肯松手,仿佛一只抱着树的考拉。
徐伊景无可奈何地伸出手,轻轻拍了拍李世真环抱着自己的手。她说,好了,世真。不要哭了。
不松手不松手,就不松手。李世真哭的抽抽噎噎。
我是要拿东西给你。徐伊景无奈。李世真放开徐伊景,一只手仍旧死死拉着徐伊景的袖子,徐伊景笑了笑,从公文包里拿出两张机票。
这是?
也工作这么久了,该出去散散心了。徐伊景的眼神偏向远方,李世真看了看目的地,“台湾?”
听说那里风景不错,适合散心。而且……
而且,可以结婚,是不是?李世真的脸都哭花妆了,此刻她又没心没肺笑起来,像个173的孩子。
我说过,世真是我的担保。徐伊景看着李世真,慢慢地说,对一般人来说,婚姻,孩子,都是保证两个人关系长久的担保。既然,我没办法给世真一个世真的孩子,那我就给世真一个婚姻吧。我们两个人之间,永远不会有第三个人出现。
这是她们第一次真正的过节。
后:飞机上
李世真:话说回来,代表为什么那么不喜欢过节呢
徐伊景:节日同样的东西价格上涨好几倍,性价比不行,完全是浪费钱
李世真:……果然
徐伊景:而且,节日的时候才想到送礼物,仿佛只是为了尽义务。而我如果平时都送你礼物,看到什么都想到你。那才证明是真的在乎一个人
李世真:所以,你是无时无刻都在想我吗
徐伊景:好像快要到台湾了吧?
李世真:……我们才刚起飞十分钟

评论(25)

热度(129)

  1. cherry409大魔王就是萌 转载了此文字